服務條款與隱私權政策更新

HyRead服務團隊相當重視您的使用權益與個人資料保護,並於2018年7月更新 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 ,敬請詳閱並點選同意以便繼續使用本服務。
若不同意,將返回至會員登入頁。

  • 加入LINE好友
  • 免費好康
  • 作家專欄
  • 精選文章
  • 精選書
  • 新書月報
  • 暢銷書短評
  • 九歌出版社
  • 讀書共和國
  • 天下雜誌出版品
  • 圓神書活網
  • 台灣角川
  • 狗屋果樹出版社
  • 國立空中大學電子教材
  • 秀威出版
  • 新月出版集團
  • PCHome提貨券使用說明
  • PCHome儲值卡使用說明
  • EricData
  • HyRead Journal

北川舞的筆下世界 北川舞

二一邊緣的四十男女:Ch.06 塑身衣的仇敵

  • 瀏覽數:783
  • 發表時間:2016-03-10

標籤: 北川舞的筆下世界

11

女人的臉蛋很重要,但身材更重要,這也是為什麼減肥能夠成為國民運動,但整型卻僅只是個時尚流行。雖然化妝品依舊會有卸妝後的煩惱,可當兩人沒天天生活在一起的時候,任誰也不會發現到脂粉下的那張臉差異究竟會有多大。不過,即便是在一起了,還是有人可以做到永遠都不讓另一半看見卸妝後的自己,每天仍然打扮的漂漂亮亮,就像登台作秀般神奇。然而,身材可就不一樣了,激情的當下,所有私密是藏都藏不住的,因為有些東西一見到光,就被刻進了腦海,雖然不見得會死,可卻足以嚇壞凡人,除非妳可以永遠都關著燈辦事,不然該露的躲都躲不掉。

「亮,妳很不夠意思耶!不是說好了一起都不結婚的嗎,怎麼自己先偷跑了呢?」跑趴女王克拉拉撐著那張迷人的下巴,一雙經過瞳孔放大片修飾過的皎潔明眸,眨呀眨的張望著我,那修長捲翹的睫毛,彷彿像是唐老鴨的女友黛西般妖媚惑人。

事實上,我和克拉拉雖然算熟,但卻沒到手帕交的程度,她和蕾蕾還有妮琪算是我大學時期的麻吉,可其中只有蕾蕾與我最好,因為她很可愛、也很善良,屬於神經大條的那種,而通常這種人都會和我比較要好。不過克拉拉和妮琪也是挺有趣的,雖然個性不太相同,但言詞都很犀利,重點是兩人均抱持著迥異的毒身主義,一個是不想被固定的男人綁住,一個是找不到心中值得託付的男人,前者是下毒的人,後者是中毒的心。

我們四個之中,最早結婚且步入家庭的人只有蕾蕾一個,克拉拉則是遊戲人間,把愛情當成米飯來吃;而妮琪卻是沉浸在不斷輪迴地相親中,並以此為休閒娛樂的活動;至於我呢,除了事業之外沒有別的。也因此在我們三個裡面,怎麼看最後結婚的一定都該是我,未料我不僅贏過了從不缺男友的A咖,更勝過了一天到晚都在相親的B咖,這先馳得點的C咖,對她們來說似乎傷害頗大。

「他硬要娶我,也沒辦法呀!」我給了一個很瞎的理由。

「最好是!每個月都有人要我嫁他,可我不堅持到現在嗎。」克拉拉當然沒這麼好騙。

不過,她那種狀況是因為選擇太多的緣故,以至於多到無法確認答案吧!

「妳也太不夠意思了,竟然比我們兩個還要早嫁人,切…」妮琪才剛走回座位而已,便對著我發起了牢騷來,手上那盤滿到不行的Buffet都還沒來得及放下,眼神就瞪了過來。

「拉拉,妳怎麼不去拿東西哩!這家餐廳的Buffet可是超級有名的,要不是妮琪說一定要來吃,我還捨不得花這麼多錢耶。」蕾蕾緊接著妮琪的腳步回來,坐下的同時,一臉訝異地瞪視著克拉拉那張空蕩蕩的盤子,完全無法理解她的作為。

「還說哩,明知道我全年無休都在節食,竟然還挑這種地方聚會,簡直是找死。」克拉拉瞟了一眼妮琪,嘮叨的念道。

「拜託,要怪就怪妳旁邊那個叛徒好嗎,是她先拋棄我們兩個跑去結婚的,這口氣我怎麼嚥得下呀。若沒好好發洩一次,怎能平息我胸中的怒火、腦中的怨念。」妮琪鼓脹的腮幫子裡裝滿了食物,用力咀嚼的同時亦憤怒地叨嚷著,恨不得我是她口中的食物,可見這怨念有多深刻呀。

「好啦…別再氣了,今天這餐算我請客,就當是向你們大夥賠個不是,可以嗎?」自首無罪,先投降總比被公幹好。

「這還用說嗎!當然是妳買單了,破壞遊戲規則此種情事,可不能如此輕易地放過。但念在妳尚有誠意解決,所以就暫且先擱一旁,等吃飽了再說。」妮琪的火氣非常之大,似乎對我早她一步結婚的事情十分介意。畢竟她可是一天到晚都在相親的人,結果到現在,卻依然是孤家寡人一個,反而是我這個忙到沒時間戀愛的女人,竟無聲無息的走到了結婚這一步,就這點來看,她確實應該要憤怒的。

「可惡,妳們非得要這麼邪惡嗎?一定要逼我破戒才甘心嗎?好吧,老娘今天就跟妳們拚了,不好好吃她一頓出口氣怎麼行呢!」一聽到有人自願買單這等事,克拉拉也決定豁出去了。

「對啊,拉拉!妳身材這麼好根本就吃不胖的,沒事別亂減肥,對身體不好,而且還會錯過一大堆的美食,太不值了啦!」蕾蕾天真地說道。

「傻孩子,妳不懂啦!女人的美麗有兩大剋星,一個是年紀,另一個是地心引力。為了對抗這兩個邪惡大帝,人類才創造出如此多樣的產業商機,倘若這問題有那麼好解決的話,還需要整形醫師、藥廠、化妝品公司、服飾店還有健身房嗎?」拉拉義正嚴詞地回應著。

「喔~也對,啊…不過,既然對抗不了,何不就順其自然呢,幹嘛要虐待自己呀?」蕾蕾依舊不是很解。

「天啊!我就說嘛,女人真不該走入婚姻,更不該生孩子的。亮,妳可得拿蕾蕾當前車之鑑啊,這麼簡單的邏輯都沒辦法理解,肯定是婚姻造成的腦部傷害。」

對克拉拉來說,在她的世界裡容不下「老和醜」這兩件事,倘若年紀與地心引力是美麗的剋星,那婚姻便是美麗的殺手。所以她根本就不會想要結婚,只想儘可能地讓自己的美麗綻放下去。然縱使再美的花朵,也終會有凋謝的時候,可只要有方法能夠延續這美麗,那怕僅是增加一秒而已,她也會毫不遲疑地選擇下去。妳可以說她逃避現實,因為誰不會老呢。但妳也可以說她看透了現實,因為太了解自己,所以堅持一定要美麗。

雖然她沒結過婚,也不想要結婚,但似乎比誰都還了解婚姻,尤其是裡頭那些現實的層面。她常說:「我就是做不到那些偉大的犧牲,什麼為了老公、孩子、幸福的家,屁啦!舉凡那些婚姻專家所說的相處之道,或人生價值,我全都做不到,所以何苦去害人呢?結了婚再來離婚多糟蹋自己啊!更何況那些所謂的專家之中,有些甚至都還沒結過婚哩,這樣的人竟在高談婚姻的相處之道,就像是沒生過孩子的在傳授養兒育女之術一樣,簡直是招搖撞騙嘛。」

克拉拉值得稱許的地方在於,她並沒有把自己的夢想加諸在男人身上,而之所以不願意結婚更是因為不想害到人家。在兩性的世界裡,她清楚明白自己不適合婚姻、也沒意願當媽,所以才會堅決的不想踩上紅毯,某種程度也算是對別人負責、給自己交代。不管外界對她的評論如何,至少她忠於自己,也沒危害人間。

「拉拉,妳別亂講話,人家結婚是一件好事,別嚇唬閃亮了。亮,別聽她這種偏激的言論,妳那麼聰明肯定會幸福的。」蕾蕾的心地真是善良,不過我當然不會把克拉拉的話給當真,只是聰明的人肯定會幸福嗎?我怎麼覺得好像相反哩。

我們四個女人的談話內容天馬行空,時而辛辣開放、時而溫馨感人、時而憤世忌俗、時而噴飯莞爾,不過克拉拉的故事總是能夠引起我們大家的好奇,尤其是對蕾蕾,聽著她那種肉裡來慾裡去的奇遇,常都能驚到渾然忘我。在蕾蕾身上,有著我高中死黨小珍的身影,都對婚姻以外的感情世界和肉體關係,有著濃烈的好奇和想像。

克拉拉是那種超級吸睛的女人,自信、高傲,卻又帶著濃濃的嫵媚與挑逗,既懂得穿衣,又懂得交際,常會讓我有種銀座媽媽桑的錯覺,可想而知,追她的男人是多到爆炸,其中更是不乏名人富豪,但她有個原則,就是堅持不當小三,尤其不和那些結過婚的亂搞。可好笑的是,追求她的人潮裡,超過一半都是結過婚的男人,該不會是因為這樣,所以她才會對婚姻徹底反感吧!對於那些在婚姻裡不忠的男人,她會故意搔到他們奇癢無比,可卻連碰都不給碰到一下,目的只是為了好玩和懲罰罷了。有時候我都在懷疑,難道從沒一個男人會讓她心動嗎?依她的說法,當然有的,只不過一旦對方進一步想要一生一世,她便會逃之夭夭,不是害怕承諾,而是對自己沒有信心。

這頓午餐,妮琪吃到兩眼無神,因為食物已經滿到快吐出來啦,這種發洩方式實在也太自虐了。然克拉拉才吃了兩盤就跑到廁所去了,而且這一去就是十五分鐘,妮琪說她肯定又是碰到花癡糾纏,所以才流連忘返,可我卻覺得事有古怪,於是便跑到廁所裡去尋她了。

「拉拉!妳在裡面嗎?」

「閃亮,是妳嗎?」

「是啊,妳還好吧!」克拉拉的聲音裡和著一股不安的氣息,一聽就覺得不太對勁。

「亮,妳進來幫我一下。」

此刻,有間廁所的門忽然開了,我趕緊跑過去探個究竟,克拉拉似乎才剛吐了一回,未待我問話,她便一把將我給跩進了門裡,然後拉下了緊身禮服的鍊子,匆忙地對著我說:「亮,幫我脫了它。」

「蛤…妳說啥?現在?在這兒?脫什麼?」我一臉茫然卻又極度慌張,克拉拉該不會一時性起吧!莫非她不結婚是因為愛的不是男人,我心裡是七上八下、胡思亂想,一雙手欲舉還收的朝她背後伸去。

「笨蛋,不是那一件,是裡頭那件啦!」

「啥…那不是內衣嗎?幹嘛脫那件,不太好吧!」

「廖芸晴,妳想到哪裡去了,我說的是那一整排的扣子,先幫我解開再換成扣第二排啦!這個調整型內衣束得我都快喘不過氣了,妳還不快點!」

「喔…好!」

我費了好大一股勁兒才把整排扣子給解了開來,然後又花上好大一番功夫才又把扣子給勾了上去。天啊,真是要命,她竟然穿這麼緊緻的塑身衣,簡直是要把自己給勒死嘛,難怪剛剛會抱著馬桶狂吐了,穿成這樣能吃進任何一點東西嗎?

「拉拉~,妳瘋了嗎?幹嘛扣得這麼緊,搞不好會出人命的。」

「亮,答應我,千萬別跟人說上這件事,知道嗎!」克拉拉的眼神裡透著一抹嚴肅的氣息,擺明了是在威脅我得絕對保守秘密。

「嗯,明白了!」

「早知道在吃之前就先鬆開一排扣子,搞得這麼狼狽,真是丟人。」

「妳到底在說些什麼呀!這樣未免也太不健康了吧。」

「妳不懂啦!好了,廢話不說,陪我到外頭去抽根菸吧。」

克拉拉喘上一口氣後,拉著我步出了廁所,立馬站在洗手台前,好整以暇的重新抹了下口紅、補上些妝、刷了筆睫毛,然後抬頭挺胸的牽著我,朝向戶外的露天吸菸區走去。

她用力地吸上了一口氣,火紅的光暈將白色的煙捲給迅速燃燒開來,沒多久又重重的吐出了一口菸來:「妳知道發現自己變老是件多麼可怕的事嗎?頭髮白了可以染,皺紋多了可以打針,毛細孔粗了可以填粉,可身材走樣後卻是很難救得回來。」

我沒回話,因為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上五次健身房也消耗不掉今天囤積下來的脂肪,更何況又不是每天都能上健身房,不過最傷的其實是拚酒,那杯看似沒什麼了不起的液體,根本就是糖和脂肪合成的肥料,跑一次趴我得上一次三溫暖、兩次健身房、三天不吃晚餐。偏偏我又是個跑趴女王,結果消耗熱量的速度當然遠比不上黏著在皮下的油脂,這樣能夠不穿塑身衣嗎?」

「拉拉,妳訂的標準真得太高了。不用穿塑身衣、無須刻意減肥,怎麼看妳都是個大美女、身材依舊火辣辣,為什麼不放過自己讓日子輕鬆點呢?」

「哈哈…亮,我的世界妳們是不會懂的。我的自信來自我的外表,這副外表引來無數的追求,更招致強烈的羨慕,而這些就是我存在的依靠。不然我憑什麼拿下別人都簽不到的案子,憑什麼全身上下都是名牌。不就是這張臉蛋和身材嗎?女性主義者最討厭我這種人了,因為我是典型物化的醜陋代表,可他們卻沒有想過,那些男人可是像條哈巴狗一樣追著我跑,到底誰才是受操控的人,我,還是他們?」克拉拉的話裡有著一股讓人參不透的哲理,妳無法認同、無力反擊,卻又同時深受著迷。

「算啦!再怎麼不願,歲月還是不會停下來等人,想想自己從辣妹、?女、熟女到現在的美魔女,不知道下一步會是什麼?」

「女神啦!」

「切…算妳懂事!記住,縱使妳結了婚,也別忘了要雕塑自己,不是為了留住老公的眼光,而是為了保持戰力給他危機感,知道了嗎!」

「嗯…」我用力的點著頭,認同但卻不一定做得到,畢竟他那種迷死人的外表,實在不是一般人可以達到的境界,至少對我來說是不可能的。


青春總是會有一次叛逆,叛逆過後可能是成長,也可能是墜落;

美麗總是會有一回凋零,凋零過後可能是重生,也可能是老去;

愛情總是會有一道關卡,關卡過後可能是昇華,也可能是分離;

婚姻總是會有一場典禮,典禮過後可能是開始,也可能是結束。

那件完美的訂製衣,緊緊扣住的不是身材而是恐懼;那副妖媚惑人的身形,凹凸拉提的不是自信而是虛榮。然而人們總是喜歡包裹恐懼、競逐虛榮,並且通常都是到了最後,才會發現這原來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

FACEBOOK留言

北川舞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