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LINE好友
  • 作家專欄
  • 精選文章
  • 精選書
  • 免費好康
  • 秀威出版
  • 宏碩、行遍天下
  • 讀書共和國
  • 博愛有理,輕小說專區
  • About HyRead
  • PCHome提貨券使用說明
  • PCHome儲值卡使用說明
  • EricData
  • HyRead Journal

翻譯、寫作、奇幻宅 戚建邦

左道書 三十三、今後

  • 瀏覽數:186
  • 發表時間:2017-05-17

標籤: 翻譯、寫作、奇幻宅

11

不知過了多久,卓文君睜開雙眼,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大床上。身上蓋的被單繡工細緻,並非尋常人家之物。卓文君轉頭一看,房間不大,但是裝飾華麗,家具都是上等檀木,桌腳椅腳都有雕飾。他腦中迷糊,難以細想,只知道自己並非身處牢獄,也不在玄日宗總壇之中。總之,不算太糟。


「師姐的百花針見血封喉,倘若我功力尚在,自可抵擋一陣。但我功力都被化光了,怎麼可能沒死?難道師姐用的不是百花針?難道她假裝殺我,暗地裡卻救了我?」他閉上雙眼,沉心運氣,只覺全身空盪盪地,一點內力都沒剩下。「不知那玄天化功散的效力能維持多久?倘若我重新培元養氣,是不是又會被它化去?」他運起轉勁訣第一層的法門,在丹田中培育真氣。突然間想起昨晚之事,吳曉萍和齊天龍了無生氣的面孔歷歷在目。他心裡一痛,難以練功,灰心想道:「我功力盡失,雖不至於淪為廢人,想要報仇卻也不容易。從前總覺得冤冤相報何時了,以為報仇雪恨是痴人在做的事情。如今仇恨找上了門,要我就此放下,卻也沒那麼容易。哼,要挑掉玄日宗,本就極為困難,且看我卓文君辦不辦得到。」


門外傳來人聲。卓文君想要下床,卻感渾身無力。他奮力坐在床緣,緩緩吸一口氣,雙腳顫抖,撐起自己。他步伐虛浮,輕輕走到門邊,依靠門框而立,靜心傾聽。他聽見了拜月教主赤血真人的聲音。


「貴宗卓掌門昨日還好好地,怎麼一夕之間,竟會暴斃身亡?」


與他說話之人聲音也很耳熟,卻是趙言嵐。「七師叔連日操勞,突染惡疾,即使我娘盡力救治,依然回天乏術。我二師叔臨危受命,明日將公開宴客,繼任掌門之位。請赤血真人賞臉,共襄盛舉,參加本派掌門繼位大典。」


赤血真人問:「趕在玄武大會之前接位掌門嗎?」


趙言嵐道:「玄武大會總要本派掌門主持。若非如此,二師叔也不會這麼急著繼位。」


赤血真人又問:「我聽說卓掌門回來之前,玄日宗是由趙少俠暫代掌門。怎麼卓掌門突然逝世,趙少俠就甘心把掌門之位讓給李命嗎?」


趙言嵐道:「本派掌門,能者居之,二師叔當之無愧。」


赤血真人笑道:「果然識時務者為俊傑。不然,要是趙少俠接下掌門,又跟卓掌門一樣突然暴斃,就不好了。」


趙言嵐乾笑兩聲,說道:「真人說笑話了。」


赤血真人道:「好,請趙少俠回覆李二俠,就說本真人身染惡疾,明日不克出席。恭賀李二俠的事情,就等玄武大會再說吧。」


趙言嵐說:「既然如此,晚輩告退。」說完離開。


赤血真人遣走廳上教眾,回頭望向臥房門口,說道:「卓七俠既然醒了,便請出來說話。」


卓文君推開房門,緩步而出,雙眼始終盯著赤血真人看。赤血真人拉開一張椅子,請卓文君坐。卓文君氣力未復,光是站著,便感疲累,於是依言就坐。赤血真人又拉一張椅子,坐在卓文君對面。


「玄日宗說卓七俠一夕暴斃,不知實情如何?」


卓文君提起旁邊茶几上的茶壺,給自己到了杯茶,自顧自喝了一口,說道:「我識人不明,心機不足,讓人一夕暴斃,也沒什麼好說的。」他伸手摸摸頸部昨晚中針之處,那根百花針自然已經不在。他問:「我脖子上的金針餵得是見血封喉的毒藥。敢問是真人救了我嗎?」


赤血真人搖頭:「本教神醫已幫卓七俠看過了。那針上之毒,冠絕天下,中者立斃。卓七俠之所以沒死,都是因為事先已經用過解藥的關係。」


「解藥?」


赤血真人往他左肩一指。「你肩頭的劍傷上除了蝕骨膏外,還讓人塞了百花針的解藥。我不知道幫你擦藥之人是誰,但肯定是個表面上想要害你,其實是為了救你的人。」


卓文君心裡激動,右眼流下一行淚。


赤血真人嘆氣:「想不到你功力全失,喜怒哀樂都藏不住了。」


卓文君擦拭眼淚,問他:「你昨晚一直在暗中窺視?」


「不。」赤血真人搖頭。「昨晚入夜之後,本教全城探子回報,都說玄日宗密謀佈署,看不出有何企圖。我怕你們對本教不利,是以循線追查。找到你的時候,你已中針身亡。崔望雪本該抬你的屍首回去交差,但她養尊處優,不願親自動手,是以又下山去找人來抬屍體。我與你共同禦敵,也算相識一場,見你下場淒涼,於心不忍,便想抬走你的屍體,找個寶地埋葬。順便讓玄日宗摸不清楚你的下落,便會有所忌憚。想不到一時三刻之後,你竟又活了過來。」


卓文君問:「我身邊另外兩具屍首呢?」


「我留在原地,多半已讓玄日宗的人收去了。」


卓文君閉上雙眼,沉默不語。片刻後問道:「那現在如何?我是你的階下囚嗎?」


赤血搖頭:「你如今無權無勢,只是一介散人。就算拿你的性命要脅玄日宗,只怕也沒人會來買帳。放你離開,讓你自己去跟玄日宗算帳,對本教比較有利。你內力雖失,轉勁訣的功夫卻沒擱下,就算不再是絕頂高手,江湖上還是沒幾個人傷得了你。我這麼說沒錯吧?」


卓文君喝一口茶,吸氣道:「我還是得先調養身體才行。」


赤血道:「這間客棧現在是拜月教的地盤,玄日宗不會來此搜查。你在這裡安心靜養,等到後天玄武大會正日,再找機會離開成都。」


「如此安排甚好。」卓文君說。「我這一去之後,從此有了仇恨,有了立場,做事不會再像從前那樣漫不精心,對一切冷眼旁觀。你我下次相遇,倘若立場相左,卓某不會再像上次那樣手下留情。」


赤血揚眉:「卓七俠跟人道謝是這種態度嗎?」


「你救了我,卻也不問問我想不想被你救。」


赤血也不多說,只是看他。


卓文君低頭看著茶杯。「大恩不言謝。卓某人會放在心上的。」


赤血微微一笑,站起身來,拍拍卓文君肩膀,說道:「改變是好事。但也不要變得太過份了,是吧?」說完把他留在廳上,自己走了出去。


卓文君又在廳上坐了片刻,隨即回歸臥房,上床打坐練功。


《左道書二》完

FACEBOOK留言

戚建邦著作

臺北殺人魔

臺北殺人魔

電子書價:203元(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