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條款與隱私權政策更新

HyRead服務團隊相當重視您的使用權益與個人資料保護,並於2018年7月更新 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 ,敬請詳閱並點選同意以便繼續使用本服務。
若不同意,將返回至會員登入頁。

  • 加入LINE好友
  • 免費好康
  • 作家專欄
  • 精選文章
  • 精選書
  • 讀書共和國
  • 台灣角川
  • 圓神書活網
  • 狗屋果樹出版社
  • 秀威出版
  • About HyRead
  • PCHome提貨券使用說明
  • PCHome儲值卡使用說明
  • EricData
  • HyRead Journal

新媒體尋路 董福興

新媒介恐慌

  • 瀏覽數:536
  • 發表時間:2015-12-10

標籤: 新媒體尋路

11

為什麼數位正快速改變世界時,總有人懷著鄉愁視而不見?


2015年底,讓我們來回顧台灣的數位內容:

音樂:迎來了Spotify,KKBOX走了出去,但Apple Music全世界(包括中國)開張時,漏了台灣,而且在2015看來開不了。

電影:Netflix在日本開始服務時,就宣稱2016年要搶攻繁體中文市場(香港、台灣),我們雖有零星的服務,但任何一個都不夠大。

書籍:iBooks store在中國開張,早好幾年接洽的台灣卻無聲無息;Line Manga等外來服務逐漸走進來,發現幾年過去了,還是沒有書


新媒介——或者該說Internet的普及——在過去20年內已經歷經了兩個世代。第一個世代是寬頻世代,從2000到2010年,網路速度從Kb以致Mb而(部分)來到Gb。第二個世代是行動世代,從2008年到現在,短短數年之間,行動上網的速度已經來到與寬頻同等的水準,加上行動載具的普及,改變了近乎所有事物——包括新媒介的普及。


落後一個世代

當我們看數位媒介的發展時,有一段故事一直讓人津津樂道。就是在那個P2P猖獗,Nepstar提供大量MP3供聽眾下載的時期,Steve Jobs如何創造出iPod以及iTunes Music Store,改變人們的習慣,願意重新為音樂付費。(若你不了解這段故事,請看賈伯斯傳第31章)那是2003年的事情。

但是那發生在美國,然後快速地擴張到歐洲、日本。來到台灣是2012年,已經相差十年了。

新媒介是否能讓人們接受,變成願意付費的商品,可以分成天時地利人和來談:

  • 天時:軟硬體是否成熟到製作與聆聽都方便,硬體是否快速普及。
  • 地利:Internet的速度與普及是否超越物理物流的便捷性。
  • 人和:線上消費機制的完善,以及人們是否習慣於在網路上購物。


這三點任意恣意發生,難以預期。但隨著環境越來越成熟,都會突破臨界值。讓人們願意接受數位內容。

但是否變成消費與產值,又是另外一個時機問題。

以音樂而言,人們都會拿出購買的光碟,透過電腦RIP成數位音檔,然後放進自己的隨身裝置中聆聽。或者在網路上分享。他們也習慣於購物,但是卻用來購買隨身裝置。想要購買內容時,發現無處可買。這樣的行為就會持續下去。晚了十年的亞洲國家,面對環境徹底成熟時轉向新媒介,就遇到了這樣的問題。


時機問題

對於iPhone的使用者,在他擁有iPhone之前,可能已經有了iPod,而也習慣於在iTunes store上購買音樂。所以換到了iPhone上,依然保持相同的行為。

但若在那之前,他沒有購買數位音樂的習慣,他會依然自己轉換、下載音樂,放進iPhone裡頭聆聽。突然告訴他:「嘿,我們開始賣音樂了。」等到他願意掏錢購買,培養習慣,得花上不少時間。

電子書也是一樣,在2007年iPhone發表時,Amazon同時啟動了Kindle電子書服務,除了電書機以外,後來也提供了App,能讓使用者在任何載具上面閱讀。對於使用者來說,兩者是並行的。我想在我擁有的隨身載具上讀書,那我可以買電子書。

但在台灣,也許你已經擁有iPhone好幾年了,但從來沒能付費買到一本有授權的電子書,這時才開始賣給你書,你也是從這一刻才開始養成習慣。

同時還有許多隨著網路而來的取代品。你可能不買音樂,而是放著YouTube上MV的歌單;你可能不再讀書,因為各網站與Facebook上一直都有內容可以閱讀。

當天時地利人和對於數位內容都成熟,眼見就要爆發之際,另一種替代品可能發展得更好——這時時機已經錯過。


鄉愁是一種小確幸

為什麼?

字字珠璣的鄭立說了一句話很得我意:

Cheng Lap -

西方人的懶惰, 是懶惰於討厭做重覆的工作. 我們的懶惰, 是懶惰於討厭改變已有的工作方式.

數位內容對於音樂與電影來說,主要問題在於權利,這些內容早就數位化——在你的光碟裡,在片商製作母帶時。

對於電子書來說稍微麻煩,除了權利以外,還包括了一系列工作流程的變革。這些流程自從上個世紀末出版商導入電腦桌上排版以來,就沒太大改變(甚至變得更糟糕)。

因為他們從未改變工作方式,以至於談及數位媒介時,總是重言反覆到令人生厭。直到現在也沒有想要改變的模樣。

但我們卻搭上另一種風潮。

每個時代改變時,都會有人懷著鄉愁想要復古。從光碟時代以來,就有人開始搜集黑膠唱片;數位相機普及後,也有人無論如何都要拍底片。這種小眾的hobby誕生精緻的文化與作品——但絕對不會回到產業發展的正軌上,除非突然發生一場核戰,癱瘓了所有網路與電力。

但若不依附在這種復古情懷上,我們面對的是更殘酷的環境:

  • 人們沒有購買數位內容的習慣;
  • 發行商沒有數位權利;
  • 有權利但沒有適於數位使用的檔案;
  • 金流環境大不便??

 

這都不是一人一公司能夠改變的現狀,所以抱著小確幸,似乎比較好些。

 

正視現實

怎麼辦?

日本遇到更為嚴重的問題。日本內容產業對於著作權更為嚴守,所以無論音樂、電影,以實體光碟販賣拆帳最實際。變成數位內容販賣,光是處理好權利就要花上非常長的時間。

而日本出版社在發達的分工下,也不願意變更既有的工作流程。


以電子書來說,日本出版市場在1997年達到巔峰,然後逐年下滑。但主要萎縮的是雜誌,對於書籍而言,大致上持平。直到2008年起,因為寬頻與行動網路的普及、書店的數量大幅減少等,開始迅速滑落。

今年甚至連最大的經銷公司日販,圖書出版本業也出現赤字。對於印刷書出版、流通、販賣的衰退,日本出版界找不出解套的方法,於是在2010年產官學合作一齊促進電子書發展,到了2014年,已經穩穩站住陣腳,佔總量的10%。雖遲,不晚。

我們再怎麼樣,也沒辦法追回過去逝去的時間與時機。面對殘酷的現狀,站穩陣腳,Don't Panic,逐一處理問題,讓我們補上缺失的十年,應該是較好的發展方式。

FACEBOOK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