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條款與隱私權政策更新

HyRead服務團隊相當重視您的使用權益與個人資料保護,並於2018年7月更新 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 ,敬請詳閱並點選同意以便繼續使用本服務。
若不同意,將返回至會員登入頁。

  • 加入LINE好友
  • 免費好康
  • 作家專欄
  • 精選文章
  • 精選書
  • 新書月報
  • 暢銷書短評
  • 九歌出版社
  • 讀書共和國
  • 天下雜誌出版品
  • 圓神書活網
  • 台灣角川
  • 狗屋果樹出版社
  • 國立空中大學電子教材
  • 秀威出版
  • 新月出版集團
  • PCHome提貨券使用說明
  • PCHome儲值卡使用說明
  • EricData
  • HyRead Journal

紙飛機的故事生活 申惠豐

與環境共好的有機美學

  • 瀏覽數:547
  • 發表時間:2016-08-23

標籤: 紙飛機的故事生活

11

「你知道菱角是什麼顏色嗎?」

 

問話的是「水菱有機農園」的員工陳昶仰,綽號小腸,一位才三十出頭歲的年輕人,黝黑精瘦,有著農夫的樸實氣質,但很健談,身旁跟著一位嘉義大學農藝系的實習生,是個有深邃酒窩害羞的小女孩。

 

「黑色。」我很直覺的反應。

 

聽到我的答案,小腸臉上的笑容散的更開了,「其實是紅色。」小腸接著說:「不然怎麼會有採紅菱的說法呢!」我想,這個梗他肯定用過很多次,教育效果十足。「我第一次看到剛採收的菱角,還以為是什麼神奇的新品種,結果身旁每個前輩都大翻白眼。」小腸解釋,我們在市面上看到的黑色菱角,是外皮氧化後的顏色,剛採收的菱角,有著粉嫩的淡紅色。

 

種菱角其實超辛苦

 

「種菱角這個產業,可能會在五年內消失。」領著我們探訪有機菱角田的小腸突然對著我們說,因為種菱角太辛苦,沒什麼年輕人願意投入。我蹲在菱角田邊,正午時分官田炎酷的日頭曬得我頭皮發燙,我想我能懂小腸所謂的辛苦,光是這熱度,就足以蒸發我腦中所有的念頭。

 

採菱,一個看起來很浪漫的詞,但現實上不然。由於菱角只能用人工採收,無法使用機器,且採收菱角必須採取跪姿,極耗體力,長久下來對膝蓋的傷害不小,是一個極為辛苦的工作,「跪著採收還好,真正讓你痛苦的是下半身浸在水裡,上半身頂著豔陽,那種下身濕悶上身乾烤水火不容的違和感,才真的是讓人難受。」小腸邊說邊從後車廂中拿出防水褲穿上,「現在幫我們採收菱角的夥伴,最年輕的65歲,不誇張,一排看過去,都是老人。」小腸說。

 

為了我們報導需要的畫面,小腸很夠意思的為我們下水示範採菱角的過程,他緩緩地走入菱角田,拖著一個銀色大鐵盆,採起的菱角就放入鐵盆裡,「收成時,我們得這樣泡在水裡一整天。」小腸抬起頭,丟了一顆菱角給我,不騙人,真的是粉紅色,只是長相跟我們常見的菱角不太一樣,多了兩隻角,小腸說這叫「四角菱」,一般都是去殼後當食材販售,口感比二角菱清脆。

 

曾經,遍地鳥屍

 

台南官田濕地,台灣菱角的重要產區,同時也是二級珍稀保育類動物--水雉重要的棲息地。官田濕地菱角與水稻輪作,六月到十二月為菱角的採收期,收完後會改種水稻。過去無論種植菱角或水稻,為了防治蟲害,都會噴灑大量農藥。特別是水稻,農民為了節省成本,採取「直播稻穀」的農法,但為了防止鳥類啄食,會將稻穀拌入農藥後再撒入田中,造成水雉棲地生態的嚴重破壞。

 

「友善大地有機聯盟」負責人楊從貴語氣凝重地提起一段往事,他說農藥問題曾在官田造成水雉的浩劫,「當年光水雉的屍體就撿到了八十八隻,還有更多沒撿到的,那你就知道這個族群快被農藥滅光了。」回想這段往事,人稱「貴哥」的楊從貴皺著眉,鳥屍成堆的景象,慘況讓人不忍想像。

 

事件發生後,林務局非常的緊張,大量珍稀鳥類的死亡,不只是生態問題,也會影響台灣國際形象,於是林務局與「慈心基金會」合作,透過補助的方式鼓勵與推廣有機種植,而「水菱有機農園」--這個由一群年輕農夫秉持著「生態保育」理念經營的有機濕地農場--便是這條艱難道路上的先驅者與火車頭。

 

有機菱角與水雉保育

 

走在官田的路上,可以看到水雉造型的圖騰掛在路燈上,由此可知,水雉在官田有著重要的象徵意義,而有機菱角的栽種,目的也是為了保育這一群珍貴美麗的嬌客。以有機農法種植菱角,說的容易做的難,不能施藥,許多方面就只能依靠人工,無論時間的成本、勞動的成本甚至金錢的花費,都會大大增加,但產量卻少了一半以上。小腸說:「一般慣行農法的菱角田,產季可以收成七到八次,但有機菱角田,最多就四到五次。」我想,選擇有機,已經不是數學問題,而是理念與價值的取捨。

 

小腸領著我們走在田埂上,眼前是一片又一片的菱角田。這一片濕地,不全是有機菱田,但要辨識,其實一點也不難,水雉「一五、一五」的叫聲從哪傳來,哪塊田的葉片上布滿了福壽螺的蛋,就可以知道哪一塊是有機的菱角田。由於這裡的菱田,有機與慣行比鄰,潛藏著被汙染的可能性,因此這些無毒菱角,始終無法獲得有機的認證,為此,林務局與「慈心基金會」合作,推動「綠色保育標章」,強調生態保育,友善環境,在「有機」與「不有機」的二分法下,走出一條以生態平衡與生命教育為核心的路。

 

在我眼前的這片水田,菱角葉上滿是福壽螺的卵,數量之多,若非親見否則難以想像,相信就算遠望,都能清楚看見水田中顯眼的粉紅色,一點一點,隨機的分布,小腸對我說,這一團卵就是三百顆蛋,就算我這個外行人都知道,這對收成肯定有很大的影響。「如果數量不多,我們可以用人工摘除,但像這麼一大片,基本上也只能順其自然,任它去了!」沒有焦慮,小腸語氣平和,彷彿這一切就是這麼理所當然 。

 

看著小腸,這個曾經在台北奮鬥十年,領著一份不差的薪水,待在冷氣房內,做著高端的3D製圖工作,如今卻跑到這鄉下地方,下田當農夫,很辛苦,但卻樂在其中。我突然意識到,或許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天命,無論你走了多久,離開多遠,最終還是會回到屬於自己的地方,不論是小腸,還是其他投身到有機菱角種植的菱農們,我相信都是如此,否則不會如此義無反顧的往前行去,就算前方滿是迷霧與荊棘。我們真的需要這些人的付出,站在這片菱角田間,我的感激之情,溢滿胸臆。

 

後記

 

採完菱角後,小腸帶著我們走到另一塊田,他指著田間豎起的一根細竹竿說:「那裡有水雉的蛋。」害羞的水雉爸爸,見人靠近,馬上拍翅遠飛,白色的雙翼,引領著無瑕的想像。小腸東瞧西瞧,突然興奮地拍著我的肩說:「看到沒,那就是水雉的蛋。」日光下,菱葉間,我依稀看見三顆泛著銅色金屬光澤的小鳥蛋,那絕對是令人難忘的豔異景色。「我們做了這麼多,就是為了讓大家都能看到這幅美麗的畫面。」小腸感性的說。

 

離開前,我與小腸閒聊,他說,不管是有機菱角還是其他有機農業,大眾支持的力量非常重要,只要大家願意購買,就會有更多農夫願意投入有機農業,「你看,買有機菱角,還可以保育水雉,重點是身體健康。」

 

說完,小腸隨手在水田旁的圍籬上,摘了幾顆火龍果後,跟我們道別。

 

我心想當農夫或許不那麼浪漫,但是,卻有著令人羨慕的簡單生活,就像小腸一樣。

FACEBOOK留言

申惠豐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