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條款與隱私權政策更新

HyRead服務團隊相當重視您的使用權益與個人資料保護,並於2018年7月更新 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 ,敬請詳閱並點選同意以便繼續使用本服務。
若不同意,將返回至會員登入頁。

  • 加入LINE好友
  • 免費好康
  • 作家專欄
  • 精選文章
  • 精選書
  • 新書月報
  • 暢銷書短評
  • 九歌出版社
  • 讀書共和國
  • 天下雜誌出版品
  • 圓神書活網
  • 台灣角川
  • 狗屋果樹出版社
  • 國立空中大學電子教材
  • 秀威出版
  • 新月出版集團
  • PCHome提貨券使用說明
  • PCHome儲值卡使用說明
  • EricData
  • HyRead Journal

北川舞的筆下世界 北川舞

二一邊緣的四十男女:Ch.15 最後一面的傷痛

  • 瀏覽數:488
  • 發表時間:2016-07-22

標籤: 北川舞的筆下世界

11

年紀不同,面對死亡時的感受也會有所不同,而一個生命的逝去,剝離的不只是對他的思念、不捨和傷痛,更重要的是,它會讓人看清楚自己未來所將面對的問題。分離原本就是件感傷的事,但生離和死別之間,卻是有著天差地遠的衝擊。


自從外婆走後,我從未想過死亡會離我這麼的近,雖然比起一般人來說,我該是要更能體會失去親人的苦痛,可看著和自己同樣年紀的人突然逝去,那抹惆悵卻是會令人無法釋懷的。因為你們曾經是那麼的親近、如此的相似;擁有同一群朋友、經歷同一段歲月、活在同一座城市。你以為年年大家都會一同舉杯,一起變老,一塊告別,但路才剛走到一半而已,卻有人戛然止住了步伐,前一秒你依舊在笑,可下一秒卻變成是在哭了。


這天,怪獸的老婆薇薇打了通電話給我,哽咽的聲音裡藏著滿滿的恐懼和不安:

「寂寞,你可以找兄弟們來看看怪獸嗎?現在的他,很需要你們的加油跟打氣。」

「弟妹,怎麼了嗎?怪獸出了什麼事?」


「他病了,突然就這麼病了,醫生說是猛爆性肝炎,前幾天送進醫院後,就一直待在加護病房裡,至今狀況都沒好過。今天,醫生說他的處境很危險,可能隨時都會走,要我做好心理準備,我好害怕,已經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所以才會打這通電話給你,希望你們大家能夠撥個空來看看他,或許你們給他一些鼓勵,可能會有幫助也說不定。」怪獸的老婆話才說了一半,人便崩潰了,那啜泣的聲音就像是鞭子般,狠狠抽痛著我的心。

怎麼會呢?上個禮拜不是人還好好的嗎?兄弟們更是約好了月底要去露營的,怎麼突然就變了個樣哩。這種整人遊戲可是一點都不好玩。掛斷電話後,我用著最快的速度,在群組裡發送出這個訊息,不到五分鐘大夥就整裝出發了,這種時刻誰還顧得了工作啊!就怕慢了那一秒,一切就此天人永隔。

 

當我們陸續趕到醫院時,加護病房外的走廊上,已經站滿了怪獸的家人,那每一張臉孔都顯得哀傷且沉重,看得我們個個是心慌意亂,薇薇一見到我們,旋即走了過來:

「不好意思,臨時要你們趕過來。」

「快別這麼說,現在的情況是……」看著這每一張憂愁的面容和若大的陣仗,肯定會讓人焦慮著事情的發展,我不敢臆測、更不想猜測,只能吞吞吐吐地等待著對方給出的答案。

「尚在昏迷中,但醫生說肝炎所併發的腦水腫一直消不下來,所以腦壓很高,而且已經開始有其它的器官跟著衰竭了……」她邊說邊掉下了淚來。

「我們現在該做些什麼,儘管告訴我。」感謝老天,至少沒聽到那個最令人害怕的答案。

「我想說,待會兩點鐘的會客時間,可不可以請你們進去和他說說話,給他打打氣,要他千萬不能放棄。」薇薇的雙眼早已經給哭腫了,整顆眼珠子更是佈滿了腥紅的血絲。

「當然一定不能放棄啊,我絕對會要他挺過來的。」光說這句話而已,我自己都快擋不住淚腺了。

「可照規定,一次只能進去兩個人,而且要先洗手、戴口罩並且穿上探病衣……」

「好的,沒問題,這都小事。弟妹妳可要堅強點,一定要相信怪獸會沒事的。」

「嗯!」


我們五個人商量了一下,最後由我和文卿率先進去和怪獸聊聊。一進到病房,我的心都快崩了,那張熟悉的臉孔竟會黃如染黑的蠟菊,鼻樑上罩著的呼吸器,規律的替代著他呼吸,一旁的點滴架上,還掛著三袋不同顏色的注射液,心電儀中的綠色光點,尚且微弱地上下跳動著。

天啊!這還算得上是一個人嗎?他還聽得見我們的聲音嗎?望著他,我腦海裡快速地閃動著過往的一切,那一張張把酒言歡、談笑風生的畫面,怎麼樣也對不齊眼前的這幅輪廓。隔著口罩,我的鼻頭是一陣酸澀,一旁的文卿也紅上了眼眶,可現在絕不是傷心的時刻,因為我們的任務是來加油打氣的,沒事別多添一筆傷痛啊。

「怪獸,兄弟們都來了,我們每個都是來為你加油的。記得嗎?月底還約好了要去露營的,我們連酒都買好了,而且還準備了你最愛吃的烤玉米,你可別爽約呦!你他媽的這顆肝是故意來鬧場的,所以千萬別被它給嚇倒了,連飯糰那顆油包肝都沒事了,你也一定會沒事的。」我伸手握了下他那攤平的手掌,生硬的指節彷彿像是冰冷的雞爪,絲毫沒任何的反應,這種時候不都該會有奇蹟發生嗎!怎麼連個反應都沒呢。真是去他媽的電視連續劇,那些劇情果然都是騙人的玩意兒。


「兄弟,你是我們幾個之中最耐操又壯碩的大隻牛,這點小事難不倒你的,只要你趕快好起來,我保證把精心收藏的那五百張女優光碟全都送給你,那可是我從大學到現在所累積出來的成果,是看了近萬支影片才篩選出的日月精華,非常珍貴!就連寂寞都還沒看完呢。」文卿丟出了一顆碩大的蘿蔔,只要是真男人應該都會心動的,不愧是好哥兒們。

「是啊!真的很精采,你一定要看。」我在一旁搧風點火。

「兄弟,醒醒啊!你知道外頭有多少人正在擔心你嗎?別讓你老婆和孩子難過呀。如果你想看那五百支片,多少給個回應吧,轉轉眼珠子或動動手指頭都行,別盡躺著不動呀。」

我倆睜著眼,專心一意地注視著他的表情,同時用力地搓動起他的手掌,只是依舊沒得到任何的回應。媽的哩,要不是有一堆人正在外頭瞧著,我和文卿肯定會抱頭痛哭的。

 

「寂寞,我們倆到底行不行啊!怪獸怎就一點反應也沒有,讓我眼睜睜地看著他變成這副模樣,會頂不住的。」

說老實話,我也快頂不住了,平常大夥都是彼此吐槽、相互虧損,可今天非但連句像樣的話都聊不出口,甚至是說好的打氣加油也忘了該怎麼說。文卿忍不住哭了出來:

「媽的哩,上個禮拜你人還好好的,怎麼這會兒說倒就倒,是存心嚇我們的是吧!不過沒關係,只要你願意醒過來,我就不和你計較,而且送你們全家到東京迪士尼五日遊,如果還不夠,寂寞再加碼送你們夫妻倆到峇里島二度蜜月,這樣行了嗎?」

操你媽的死文卿,趁這種時候狂開支票,你以為不用兌現的嗎?

任憑我們胡謅些什麼,眼前這個軀殼卻是一動也不動地躺在那兒,霎時有種恐懼爬上了心頭,那就像是在這場名為人生的戰役上,有個原本和你一同衝鋒陷陣的親暱戰友,竟毫沒來由地突然倒下。你本以為每個人都能陪著你奔向終點線的,可未料才剛過中線而已,竟就有人撒手陣亡,而且倒來下的還是最強壯的那個。接下來的你,會慢慢地恐懼大過於悲傷,因為一直有道陰影揮之不去:「下一個會是誰呢?是自己,還是別人?」

 

不一會兒,外頭有人敲了敲病房的門,似乎是在提醒我倆,該輪到下一批人進來探視了,於是我和文卿趕緊用手把眼淚給抹乾,免得待會兒被弟兄們給瞧見。兩個小時的會客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我們五個人心慌意亂的湊合出幾句安慰的話送給了弟妹,雖然知道沒啥用處,但能做的也僅剩如此而已。

出了電梯,穿過大堂,我們五個人全都安安靜靜地啥話也蹦不出口,因為方才的畫面太過寫實且殘酷,以至於沒一個人扛得住。可我們幾個卻又不甘心就這樣離去,總覺得該要替朋友再做些什麼才是,於是我停下了腳步,對著大夥說道:「我想去龍山寺替怪獸許個願,一起去嗎?」每個人都用力地點著頭。

就這樣,我們在龍山寺誠心跪拜了好一陣子,祈求觀世音菩薩能夠保佑怪獸渡過此次的危機,但這樣似乎還不太夠,不夠讓自己放心,於是我又再次說道:「我想再去關渡宮拜一下。」其他人沒多餘的話,跟著我一起去到了淡水關渡,五個人就這麼跪在拜墊上,誠心誠意的祈求媽祖娘娘幫幫我們的好弟兄,別讓死神就這麼把他給抓走了。廟裡的志工熱心地問著:「要不要抽一支籤看看。」未料我們五個全都斷然的搖了搖頭,我想應該是沒人敢去面對神明給出的答案吧,因為無論如何,我們都不允許老天爺有說不的機會。

 

傍晚時分,我們五個坐在淡水河邊的堤防上,看著澄黃的落日沒入到海中,那份繁華盡落的滄桑,給人一種好深沉的空洞,原來人是如此的渺小、這般的脆弱,當老天爺決定要奪走一條生命的時候,那種無能為力的感覺會令人好生受挫。

「怪獸會沒事吧?」

「一定沒事的,笨蛋!」

這種時刻最怕的就是失去信心,因為一旦連自己都不去相信,那奇蹟當然就不可能會發生,也因此飯糰的疑問,換來的肯定是眾人的韃伐。這一晚我們待了好久,但沒人敢說要喝酒,因為朋友正在病房裡受苦,而酒卻像是在慶祝;可也沒人敢拿菸出來抽,因為那渺渺的煙霧,彷彿像是在祭天,給人一種超不吉利的感覺。

 

三天過後,怪獸走了,接到電話時我整個人都呆住了,那晚我們五個人來到了我家,圍坐在客廳裡瘋狂地灌酒,想當然不是在慶祝,而是在麻醉,這種痛說不出口,就算說了也沒太大用處,所以只能藉由酒精來麻痺感覺,只是喝得愈多,情緒卻愈是脆弱,飯糰不經意的一句:「怪獸,我敬你!」竟惹哭了這群無用的男人。

「或許這樣走了也好,沒拖著病痛累掛了一家,那樣的日子恐怕會更加難過的。我有一個同事,一天醒來突然中風,結果半輩子都得癱在床上,他苦,照顧他的人更累。所以我想怪獸是體貼的,他肯定是不想讓薇薇和孩子過得太苦,所以才決定要離開的,他就是這樣一個人。」大刁淌著淚無力地訴說著。

怪獸驟然的離去,給了我們許多的衝擊。送走他後,每個人都去做了一次健康檢查,也才發現到,紅字竟然會多到讓自己尷尬。可除了檢視自個兒的健康外,這次還讓我們看清楚了一件更重要的事實,原來死亡竟是離我們這般的近,近到讓自己不得不去思考未來的日子該怎麼樣過,倘若生命是如此的脆弱,世事是這麼的難料,我們該抓住些什麼,或者是該留下些什麼,才能讓自己覺得不虛此行呢?

 

在你我相識的日子裡,道過了無數次的再見,只是這次你忘了說便走。

縱然每個人都在目送,可你卻不再有回頭。

我知道要再相見,得等到來生之後,只不過這天不該是在半途之中。

你知道中場離席,錯過的可能不只會是精采,但偏偏誰都留不住你;

或許有天,我也會有一場屬於自己的告別式,可我明白,

這次離開不為什麼,僅是為了與你再續前緣罷了。

FACEBOOK留言

北川舞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