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美國選出首位女副總統 性平讓競爭力升級

文:David Stinson 孫維德 / 發表日期:2020-12-06

 

Photo by Omar Lopez on Unsplash

 

近期出現了多項性別平等里程碑,包括花旗銀行任命珍˙佛雷瑟為全球首位大型銀行的女性CEO,歐洲復興開發銀行任命芮諾-巴索為行長,更廣為人知的是,美國選出史上首位女副總統。她們的任職為整個體制帶來重大意義。

 

女性無論在哪個國家、哪個行業,都經常難以兼顧就業與生產育兒;有志擔任領導職位的女性更是會因此遇到重大阻礙。媽媽一旦請了幾年的假去照顧孩子,就會與業界脫節,失去最新的業界知識,之後難以升遷至管理職。公司如果想要讓更多女性走進決策階層,就必須解決女性還在初中階職位時碰到的問題。

 

銀行業增加決策層女性比例

 

花旗銀行在2020年9月任命珍˙佛雷瑟(Jane Fraser)為全球第一位大型銀行的女性執行長。銀行業一直不喜歡任命女性為執行長,根據奧緯諮詢公司(Oliver Wyman)的《2020年金融服務業中的女性》(Women in Financial Services 2020)報告,全球銀行業的執行長只有6%是女性。

 

這項任命除了增加決策階層的女性比例,也表示銀行業開始接受新的人生規劃。佛雷瑟討厭華爾街的大男人工作狂文化,於是從第一個兒子出生時,就開始兼職擔任麥肯錫的合夥人,一做就做了5年。

 

她在《財富》(Fortune)雜誌舉辦的全球最有影響力女性線上高峰會中,回憶過去一位導師的話:「珍,你這輩子會經歷好幾個職業,每個職業可能都會做十年以上。所以為什麼現在就要急著一次完成所有目標?放輕鬆、冷靜,給自己空間去享受整個人生中每一段不同的過程吧。」最後佛雷瑟也的確回到了企業界。

 

在這方面,政府也制定了產假政策來減低女性員工生養孩子的壓力,並藉此讓雇主提早知道年輕女性是良好的長期投資。只不過最重要的部分還是得靠公司。而且真要說起來,企業提高文化多樣性的方式,幾乎和讓工作場所對女性更友善的方式完全重疊,幾乎不可能只取其一。

 

人們可能會用經濟角度來看性別多樣性,如果願意同時提拔男性與女性,高階職位候選的人才數量就瞬間加倍,同時也能廣納更多有能力的人進入初階職位。這當然沒錯,但性別多樣性能帶來的優勢遠高於此,提升多樣性所需的條件也遠比人們以為的更多。

 

我們有很多行為都是在文化中後天習得的,所以刻板印象總會帶來危險。許多證據證實,女性在商場上的思維方式與男性不同,她們不僅更重視家庭,評估財務風險的方式也不一樣。

 

人們常說女性比較討厭風險,但這種說法過於簡化。波士頓顧問公司(BCG)研究指出,女性在投資之前調查的資訊比男性更多。女性通常會持有較多現金和指數型資產,男性通常會不斷基於直覺在市場上殺進殺出。

 

女性領導防疫成績相對亮眼

 

兩性處理風險的風格差異,可以解釋為什麼女性領導的政府因應武漢肺炎的整體表現似乎更佳。像台灣、紐西蘭、德國這些國家,以及由倫敦˙布里德(London Breed)治理的舊金山這些地方政府,都在疫情惡化之前就採取行動。當然除了疫情之外,領導人還會面對許多其他決策,所以這並不表示女性的整體領導能力優於男性;但依然足以顯示女性的決策過程與男性不同。

 

但決策風格的差異可能也讓女性在升遷時遇到風險。女性通常會擔心展現事業野心而變得很沒女人味,所以比男性更不敢強調自己的資歷,也更不敢主動要求加薪,但這兩者都是重要的升遷策略。如果公司想要提拔女性員工,可能必須主動去問她們的升遷意願。

 

金融業不僅較少提拔女性員工,也常遺漏女性客戶的需求。BCG估計全球財富有32%握在女性手中,這個數字比全球高階主管的女性比例還低。

 

此外,女性通常更想要用投資來保障生活,不想為了投資而累垮。《金融服務業中的女性》就引述了一位女性客戶抱怨公司推銷產品時的說詞用了太多術語:「我在工作中已經很累了,我投資是為了可以照顧孩子,未來好好退休,才不是為了擊敗市場。」

 

女性更願意投資ESG相關領域

 

女性的資金需求與男性不同,而兩者的金融消費方式差異,也和女性到了職涯中期就會比男性更難升遷有關。在這種時候,男性投資顧問往往看不見收入波動對女性客戶造成的衝擊。

 

該報告也引用了世界婦女銀行(Women's World Banking)總裁兼執行長瑪莉˙艾倫˙伊斯坎德連(Mary Ellen Iskenderian)的話。世界婦女銀行是一個與全球許多銀行業與金融機構合作的非營利組織。伊斯坎德連指出,「你賣給男性的金融商品可能是男性顧客眼中的好商品;但為女性客戶設計的商品卻更能嘉惠所有人。」金融業即使不去承擔這麼遠大的願景,依然可以藉由讓女性員工一起設計金融商品,去吸引目前可能被忽略的重要客戶。

 

性別多樣性不僅能提升公司與員工和顧客之間的關係,顯然也對其他利害相關者有利。女性投資人更認為金融與社會息息相關,比男性更願意投資環境、社會及治理(ESG)項目。

 

工作環境對女性友善不會降低競爭力

 

目前還不確定性別多樣性對公司的利有多高比例來自雇用更多女性員工,又有多高比例來自讓女性更想來應徵那家公司。雖然有大量相關研究,但都只能找到相關性而找不出因果。只不過企業不需要去管兩者之間的差異,保守地說,只要企業想打造正確的企業文化,願意重視上述的各項因素,自然而然就會讓公司內的性別平等。

 

如果用整個文化的角度來分析性別問題,還會發現男性的工作方式也可以做出一些改革。例如若讓男性能更彈性地安排工作,女性員工就會發現公司已經開始改變,員工可能也會更能與客戶產生共鳴。這個例子還顯示,對女性更友善的工作環境不但不會犧牲男性的利益,更不會降低整體競爭力。

 

這幾個月出現了好幾項性別平等的里程碑。冷戰結束後不久,各國合資建立了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uropean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去協助中東歐前共產國家,該行在2020年10月任命芮諾-巴索(Odile Renaud-Basso)為行長。美國則在11月選出了史上第一位女性副總統,她將與史上年紀最大的新總統一同就任。希望她們的任職不僅能在自己的人生中寫下重要一筆,也能為整個體制帶來重大意義。

 

►►本文作者為台灣金融研訓院特聘外籍研究員;譯者為劉維人

〈更多文章內容請詳:台灣銀行家 [第132期]
探索更多精彩內容,請持續關注《台灣銀行家》雜誌 (http://service.tabf.org.tw/TTB)



台灣銀行家 [第132期]:綠色金融 引領永續金未來
電子書 NT$ 110
紙本書 NT$ 220
本期內容簡介
 
特別企劃
「她」經濟當道 金融業女力崛起
 
精彩內容
探索「拜登新秩序」樣貌
金融業者數位轉型須先處理四大迷思
菁業獎:金融人才是關鍵決勝點



還沒安裝 HyRead 3 嗎?馬上免費安裝~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