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下放權力讓社區更好

文:管中祥 / 發表日期:2020-03-23

Photo by Marco Oriolesi on Unsplash

 

最近幾年,有機會參與社區活動,不但感受動台灣在地社區豐沛的生命力,也看見社區工作面臨的現實與困境。

 

聽過不少社區領袖提起,社區組織的經費大多難以自給自足,仍得向政府申請補助,或執行政府計畫才能生存下去。雖然,政府會給予經費,但幾乎得自己先墊錢,核銷程序也非常麻煩,同一個案子碰到不同的承辦人員,規則又不一樣,等到拿到款項有時得到半年以後,口袋不夠深社區發展協會,根本撐不下去。有時政府要推動政策、拼業績,也會主動找上社區組織,這些業務未必是社區想作的,但為了和政府保持關係,希望多少能有經濟上的補助,還是會硬著頭皮接下來,雖然得到了經費,但卻反而讓自己陷入核銷的困境,甚至沒有氣力作自己想作的工作。

 

但,為什麼一定得依賴政府經費?

 

台灣大多數的社區組織或發展協會是以村、里為單位,區域規模較小,在地市場較不活絡,難以發展自給自足的運作系統,特別是鄉村人口大量外移,地方產業更為衰退,再加上社區人口老化,組織成員有限,亦無氣力向企業拉贊或尋求合作,更別說是要透過捐款維持運作,除非有許多熱心的志工或有力的頭人,社區組織的理想往往很難達成。

 

也因為這樣,台灣不少社區組織往往過度依賴政府而失去自己,甚至成了地方政府或派系的附庸。

 

健全且自主的社區是民主社會的重要基礎,不但能有進步的公民意識與公共參與,也能限制國家及市場的權力擴張。曾任印度央銀總裁、IMF首席經學家的拉古拉姆.拉詹便在其著作《第三支柱:在國家與市場外維繫社會穩定的第三股力量》中提到社區對民主社會的重要性,若有良好的社區組織,不但人民有較高的自主權,也因鄰里關係緊密,有助社會安全網的建立、協助社區弱勢者,同時還能促成不同文化群體間的多元包容,扼止民粹主義蔓延。

 

《第三支柱》考察了國家、市場及社區三大支住的消長關係,直指國家及市場權力的擴張,削弱了社區的能量,惟有讓這三根支柱恢復平衡,才能讓自由市場民主體制長治久安。

 

但,該怎麼作呢?

 

拉詹指出,國家可以制定法律透過權利,讓社區資源合理分配,政府應該幫助社區興建基礎建設,提升學校品質,以社區為基礎,為有需要的人提出適當的補助,但他也明白的告訴讀者:「國家是社區的助力,但也開始取代社區。如果無法監督公共資金的運用,政府官僚就會假借援助社區之名登堂入室。官僚主義傾向建立專業帝國,從而消減地方的控制,排擠社區參與,削弱社區的民主覺醒。」

 

這樣的提醒,某種程度呼應了台灣社區運動的窘境,過度依賴國家支援,卻導致社區組織成了國家體系的「打工仔」,逐步失去自主性,失去了原本存在的目的,甚至成了地方政治勢力的競逐之地。

 

理想的狀態是社區組織要能自給自足,但這是台灣是需要努力的目標,現實上政府仍須承擔起健全社區發展的責任,除了妥善分配資源,也得調整面對社區的心態及策略,除了改變「給錢」或「指派任務」的思維,更重要的是下放權力,讓社區有更多參與政策討論及政治決策的空間,例如,興辦各類事業前要廣納意見,讓在地充分討論並納入決策,或者,透過審議式民主機制讓社區參與地方政策及預算規畫。而社區組織也得謹記初衷,逐步尋求自主之道,並要了解,政府的經費來自於我們的稅金,取之於人民、用之於社區是理所當然,但在期待國家支持的同時,也得同步監督,並要求經費公開透明,都是能否讓社區健全發展的基本之道。

(本文作者為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

 



第三支柱:在國家與市場外, 維持社會穩定的第三股力量
電子書 NT$ 488
紙本書 NT$ 650
本期內容簡介
 
科技變革與全球化的貿易競爭引發大量人口失業與貧富差距加大,導致反全球化與民粹主義的興起,自由市場與民主體制遭到破壞。拉詹回顧過往人類歷史,發現國家、市場、社區是維持社會穩定的三大支柱,如今國家與市場雙雙擴大影響力,社區功能式微。我們正處於人類歷史上的關鍵時刻,一旦選擇錯誤,人類經濟發展的列車就可能脫軌。
 
穩定發展的社會應該要讓三大支柱達成平衡,太弱或太強,都會引發社會不穩定
市場太弱,社會就沒有生產力;市場太強,社會就會失去公平性
社區太弱,社會就會傾向裙帶資本主義;社區太強,社會就會停滯
國家太弱,社會就會轉為恐懼與冷漠;國家太強,社會則會變得專制
 
唯有強化地方主義、賦予社區權力,同時利用國家和市場的力量使社會更有包容性,才能讓三大支柱維持平衡,創造穩定的社會。
 
各界推薦
 
對想要找方法來維護民主的人來說,《第三支柱》是一定要讀的書。從拉詹嶄新的視角來看,成功的民主國家需要在競爭的市場、誠實的政府和健康的在地社區之間取得平衡。但是我們的社區受到全球化和資通訊科技革命的破壞。因此,恢復第三支柱是當今決策者面臨最重要的任務。
珍娜‧葉倫(Janet Yellen)
美國聯準會前主席
 
這是一本非常重要的書。在地社區的失落與隨之興起的民粹式民族主義是全世界的問題。在逐漸國際化的世界,讓人訝異的是,解決問題的答案所要採取的形式是擁抱「附近的地方,也就是社區,而不是較遠的地方」。
羅伯特‧席勒(Robert Shiller)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釣愚》(Phishing for Phools)共同作者
 
很少有經濟學家能像拉詹那樣出色的橫跨政策和學術圈,而且更少人對世界經濟誤入的歧途一直有正確的看法。拉詹最新的書提醒我們在地社區的重要性,這是把在鄰近區域生活的人緊密連結的社會聯繫。他認為,我們不僅需要在國家與市場間取得平衡,還需要讓市場與國家和社區取得平衡。拉詹提出一個大膽原創的願景,讓我們對民主制度弊端的討論出現明顯的進展,並將討論轉移到新的領域。
丹尼‧羅德里克(Dani Rodrik)
哈佛大學教授、《全球化矛盾》(The Globalization Paradox)作者
 
對資本主義的演變、根基與未來有獨到而驚嘆的見解。拉詹綜觀歷史,充滿說服力的指出,傳統在經濟和社會發展上只劃分國家與市場,會忽視社區這根第三支柱的關鍵角色。因此,不論是擁護一個更大、更集權的國家,或是追求市場自由的保守分子,全都忽視建立繁榮而平衡社會關鍵的部分。這是一本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深刻論述。
肯尼斯‧羅格夫(Kenneth Rogoff)
國際貨幣基金前首席經濟學家
 
《第三支柱》新穎、有見解,而且引人入勝,它提供出色的解決方案來應對當今最重要、而且很有可能會造成嚴重破壞的挑戰。他提出明確、有說服力的案例,不只是要保護弱勢團體。更重要的是,它還提到該如何增強整體社會的效能。
穆罕默德‧艾爾伊朗(Mohamed El-Erian)
《大衝撞》(When Markets Collide)作者
 
對於過度關注市場和國家所感受到的功效,卻忽視社區這個關鍵重要角色的懲罰做出精彩而深刻的分析。拉詹大聲而清楚的說明為什麼這種不平衡需要緊急糾正。
阿馬帝亞‧沈恩(Amartya Sen)
哈佛大學教授、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但突然間,資本主義顯然生病了……幸運的是,在芝加哥大學布斯商學院任教的印度央行前總裁拉詹提供無以倫比的知識和經驗來解決這個問題。
安格斯‧迪頓(Angus Deaton)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我的父母經歷過大蕭條、法西斯主義的崛起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我以為我生長在一個以根本不同的方式組織起來的世界。但我錯了,我們都需要馬上考慮這個問題。這本書就是起點。
詹姆士‧羅賓森(James A. Robinson)
芝加哥大學教授、《國家為什麼會失敗》(Why Nations Fail)作者



還沒安裝 HyRead 3 嗎?馬上免費安裝~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