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遷不只是天氣異常,更甚者,引發一帝國的覆亡。
大明王朝始建於1368年,亡於1644年,國祚近三百年。記入史冊的亡朝原因,不外乎閹黨亂政、民變、吳三桂引清兵入關等。 史學家卜正民卻認為,這些或許都只是結果,不是根源。於是,他多方研究各種史料,發現小冰河期對大明帝國物價的影響,並從中映照出當下的社經環境,接著,便是民不聊生、饑荒等。若是如此,未來的我們,是否也將面臨同樣的處境?
攝影,是觀照過去的事實,也是觀者的想像起點。
羅蘭.巴特曾想過要終其一身地探究所謂攝影的「本質」,而他也的確如此。對他而言,攝影複製了當下,影像中的所有事物凝結,自此無可取代。無可取代聽來絕對、不可妥協,然觀者注視著影像,卻又得以想像下一幕,甚至前一幕,或更早先的可能性。 攝影所帶來的,竟是人們觸碰不到的真實,以及無限的虛幻空間。
電子書 NT$ 266
紙本書NT$380
關於兒童創傷,關於修復,這條路,沒有想像中簡單。
妹妹十三歲那一年,親眼目睹父親對母親砍了十七刀。自此,他和妹妹成了被害者的小孩,也是加害者的小孩。 妹妹接受警方偵訊時,冷靜的回答問題,當下情緒受到嚴重影響的,卻是身為哥哥、人不在現場的他。今天這樣的結果,其實有跡可循,或者說,父母相處的模式,一直在為眼下的結果布局,他在這一刻,都懂了。而這一切的一切,在審判結束後,彷彿一一向兄妹兩人索要精神賠償般,不斷的折磨他們,尤其是才十三歲的妹妹,糾?著她的噩夢,總徘徊不去。到底,他們能否有撥雲見日的一天? 關於兒童創傷,關於修復,這條路,沒有想像中簡單。
孩子犯錯怎麼教
長久以來,學業成績一直是孩子乖不乖、優不優秀的標準,培養出資優生,更是許多「父母的」人生目標。紅榜上有名,很值得向人炫耀,一旦孩子扯上霸凌、說謊等偏差行為,父母反而不知如何是好,更多的是只以責罵或眼不見為淨來面對。 社會中的許多偏差行為或想法,都不是虛構,更非事不關己,而進入社會前的家庭教養,便是導正行為中,至關重要的一環。如何在學業之外,更重視品格教養,身為科學雜誌編輯的作者,透過科學數據給出可行的方法。
從小就面對的爭辯——這是我的!
從飛機座椅往後靠是否侵占後座乘客的空間,到網路瀏覽紀錄的擁有者,關於所有權的概念,其實存在於我們的日常生活中,而且,相安無事就算了,一旦意見相左,就是無止境的爭辯。 爭辯是好事,多少可以理出一些頭緒,但作者要告訴我們的是,當所有權的爭論來到最終點,我們會發現,一切其實都在「他人」的掌握中,而這「他人」又是誰?看完這本書,會禁不住回想:在我們還小的時候,經常掛在嘴邊的,是不是就這麼一句——「這是我的!」想來就深感疲憊,原來我們終其一生,都在為捍衛自身所有權而戰。由此,我們更應該理解所有權,找出其中的邏輯,雖無法完全停止爭辯,但至少也要懂得如何保護自己的所有權。
咦,這樣那樣又變好玩了。
好無聊啊,好無聊,咦,這樣那樣又變好玩了。這樣坐著好無聊,那如果坐著在地上滾來滾去呢?哈哈哈哈,好好笑,但只有好玩一下下。公園的沙地好無聊,如果沙地上有魔幻城堡,一定好好玩。我今天來偷穿爸爸的褲子,明天把襪子套在手上變手套!每天都有一點點不一樣。 對忙碌的大人而言,無聊是一種奢求;對孩子而言,卻是日常,他們會怎麼化無聊為有趣呢?大人或許也該學學!
家,不是一種耽溺,而是一種回望。
作者說,她的母親每到一處新場所,第一件事便是從提袋中拿出一隻雞,熬起雞湯。原因無他,母親只想讓家的感覺無處不在。自小身在主廚之家,見慣了各種料理,看遍了各類食材,而母親溫吞、包容的個性總表現在料理上,創造出令人回味再三的滋味。那麼習以為常的她,及至書寫這本書,更是明白母親、家的感覺,對她有多重要。如果你是為人父、為人母,或許你會希望孩子閱讀這本書。然若你是自己一人,讀了芬妮.辛格,你會想安安靜靜地坐著,回味心中那家的感覺。    家,不是一種耽溺,而是一種回望、一種想念、一種感覺。
這些人,那些事,這些關於台灣生態的二三事。
的確有那麼一群人,他們酷愛戶外,親近生態,認真研究起台灣各種物種。鍬形蟲、翡翠樹蛙、泰雅鈍頭蛇、台灣獼猴、黑長尾雉等,透過他們仔細的介紹,只覺這些生物好可愛。    年輕的他們,對台灣生態滿是熱愛,他們不甘於只是當個鍵盤生態家或保育員,而是觸摸大地,體驗自然,他們也是台灣特有種。
每一件事都是好玩的,每一種生物都有獨特的魅力
這裡的每一件事都是好玩的,每一種生物都有獨特的魅力。鼴鼠、水鼠、獾,蛤蟆,牠們是什麼?老虎、狼、黑豹,是不是很可怕?大熊、小兔子,他們不是在動物園嗎?如果孩子提出這些問題,我們該怎麼告訴他們關於不同生物的故事?羅伯.英潘化經典為圖像,帶我們一起跳進兔子洞,和動物們一起展開冒險之旅。繪本大師羅伯英潘經典童話套書(全套3冊):柳林風聲+森林王子+愛麗絲漫遊奇境。
也許你不是特別的孩子
小說家與兩個兒子的親子日常, 最深刻的父子情、最爆笑的親子奇景, 宛如熊麻吉的育兒經,駱以軍最真摯的親情散文! 駱以軍說:「我和兩個孩子, 從他們還小時就經常打打鬧鬧, 我可能是他們心中的熊麻吉還甚過父親的形象吧! 這其實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幸運, 父親的角色在那舞台燈光被調得柔和的家庭劇場中, 得到了更多像是和小熊追打、不再那麼孤單的父親的愛的學習。」
還沒安裝 HyRead 3 嗎?馬上免費安裝~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