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諒、和解,該怎麼說放就放
梅芙及丹尼兩姊弟在被趕出荷蘭大宅後,自此相依為命。及至長大成人,仍不時開車重返大宅前,一起回憶在此生活的點滴。荷蘭大宅,一處童話般的場景設定,卻是風暴的起點,是恨意發芽之處。兩人怎麼就是無法拋下過去,寧願噩夢?繞心頭? 而外人所不知的是,不停地回憶往事,於他們而言,絕非坐困愁城,而是為了繼續恨著,繼續恨著,才能感到到自己仍活著。原諒、和解,該怎麼說放就放?
電子書 NT$ 336
紙本書NT$480
臉書,即祖克柏
2021年10月,臉書更名為Meta,將全力發展元宇宙。在問為什麼之前,有必要理解一件事,那便是:臉書,即祖克柏。他大膽,寧願追求成長而犧牲用戶隱私;在有能力監管內容品質之前,先擴張版圖再說;不管別人怎麼說,先收購威脅到自身的企業。細讀本書,不禁為這走一步算一步的心態感到恐慌。 然而,他依舊有恃無恐,將全力發展元宇宙,一個多數人仍處於懵懂的虛擬世界。臉書,已然改變世界,人們也因祖克柏的一己之私從此改變生活,甚至付出慘痛的代價,而他從未在意。往後,在新的虛擬世界裡,我們是否還要在他且戰且走、充滿爭議的步履中過日子?
為什麼我們的社會讓人無法好好休息
跨區視訊會議取代舟車勞頓,e-mail取代傳統的書信往返,掃地機器人取代了掃把。人類不斷發展出最有效的做事方法,為什麼只是愈來愈忙碌?因為,追求效率,而也是為了效率,導致多數人以為,做任何事,都一定要有成效,才不是浪費。於是,當行事曆上出現一小段空白,便不覺慌張起來。 這已是常態,然作者當然也不是要鼓勵所有人都不要工作,而是要培養興趣,培養會耗上你很多時間的興趣,分攤工作在生活中所占的高比例,並藉此重新定義工作與生活,找出兩者之間最完美的平衡。
「家世背景」到底是什麼?有好,有壞嗎?
在《我的黑手父親》中,作者因研究的契機,訪談起自己擔任黑手數十年的父親及和他有關的行業,並從這過程中,梳理出自己在成長過程,是如何的被摒除在父親的職業之外,以及父親自認為自己的職業從來就不值得被書寫。書寫這一篇論文,讓她對台灣工人階級有了許多理解,卻也萌生諸多疑問,而她希望從中獲得解答。然而,對一名讀者而言,則會意識到,台灣某個以技術為導向的社會階層會不會其實日漸消逝。這是好是壞,無以定奪。但這群人,確確實實的走過一回,若將他們置入台灣經濟發展史的脈絡中,這群人的存在,從未顯暗淡,而是明亮如星。他們必須被書寫、被記憶。  
這個社會,沒有所謂菁英分子。
我們其實身處於一個很容易一分為二的世界。當政治立場不同,便毫無懸念的否定對立面的那一方所提的任何見解;又或者,科技的發展,工程師成就出某一種人人嚮往的職場價值,與此同時,勞力密集的工作,幾乎是為人所摒棄。諸如此類的一分為二,就在我們的生活裡,而在這麼幽微的偏見下,所謂成功、平等,便帶有缺失,以致極權、民粹、紛爭,在各地崛起、萌芽。 《正義;一場思辨之旅》的作者認為,帶來這些種種挑戰的原因,是人們對「成功」的誤解。一旦有人被定義為「贏家」,就有一群人注定是失敗者,且兩族群之間彼此無法溝通,漸漸地,社會開始分裂。於是,桑德斯從三種層面討論,帶我們重新反思成功的定義。 這個社會,沒有所謂菁英分子,實際上是,社會需要所有人。
她隱居。而今而後,她只需要對自己誠實
由於個性暴躁,和人相處向來只有衝突,所以,她隱居。而今而後,她只需要對自己誠實,真心的與這處空屋交談,而不感到孤獨;放眼望去的自然,則填滿了她內心的空洞。這是美國日記體作家梅‧薩藤最感到自在的世界。
30位文學大師,寫給大人與孩子的奇幻故事
倡導天賦人權的盧梭寫下一則童話,一個行為經常脫軌的皇后好不容易懷孕,卻不想要兒子,只想要女兒,甚至不准他人猜測孩子的性別,異想天開的她,在孩子出生後,會有什麼驚人之舉? 而這一回,歌德不再為少年維特煩惱,他在〈青蛇與麗百合〉中展現神奇魔法,人類的力量,可以發揮到什麼境界呢?書寫《紅字》的霍桑,則創作出一則稻草人全心愛人的寓言。《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的卡爾維諾,筆下的童話故事,又會帶我們前往哪一處幻想世界? 30則童話故事,由橫跨300年、各個不同時期的大文豪完成。成熟的文字下,他們有的,原是童心。
看懂人類「身心運作機制」,學會如何「當一個人」
對她而言,人間是一座大型的實驗室,所有的衝突、關係、禮儀、決定等,都可以由物理、化學、生物等相關學科的實驗步驟說明,只要依著步驟,一步步跟著實驗,便可學會所有生而為人的面向。卡蜜拉.彭為什麼要這麼做,因為她從不懂怎麼跟人互動、怎麼觀察別人的情緒,她一直只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一介入他人,周圍的人便天翻地覆。於是,她為自己寫,也為和她有同樣苦難的人寫,寫這本人類使用說明書。這本半回憶式的科學行文中,掩卷,卻只見一個人的徬徨及無助。
父母親的離世,往往不只是他們生命之旅的結束
似乎一直是如此,父母親的離世,往往不只是他們生命之旅的結束,而是身為晚輩的自己,反省、理解的開始。 村上春樹這幾年的創作,似乎都和「個人」有很大的關係,如《身為職業小說家》,以及本書《棄貓》。而《棄貓》裡的文字或許顯得輕,然而,當父親離世多年,對他記憶已漸漸分散,在書寫的過程中,該如何忽視許多情緒的干擾,並將父親寫成一個完整的故事,對所有人而言,都是一件難事。
「到底有誰在聽你說話?」
這個世界,看起來溝通無礙,因為有許多不同應用程式可做為彼此交流的管道。然而,若更深入觀察,會發現,這一連串的對話,只是訊息傳達,幾乎無關乎情感,並不是真正的溝通。即便是面對面說話,也經常不自覺瞄一下手機、插話或急著表達意見。   「到底有誰在聽你說話?」本書作者凱特‧墨菲直接這麼詢問受訪者,得來的卻是一陣尷尬。由此更觸動她去理解,在現今溝通管道如此多元的情況下,人們是否真正聆聽,又或者,是否被真正聆聽?而當我們聆聽,我們在心理上,會有何感受?
還沒安裝 HyRead 3 嗎?馬上免費安裝~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