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條款與隱私權政策更新

HyRead服務團隊相當重視您的使用權益與個人資料保護,並於2018年7月更新 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 ,敬請詳閱並點選同意以便繼續使用本服務。
若不同意,將返回至會員登入頁。

  • 加入LINE好友
  • 免費好康
  • 作家專欄
  • 精選文章
  • 精選書
  • 讀書共和國
  • 台灣角川
  • 圓神書活網
  • 狗屋果樹出版社
  • 秀威出版
  • About HyRead
  • PCHome提貨券使用說明
  • PCHome儲值卡使用說明
  • EricData
  • HyRead Journal

翻譯、寫作、奇幻宅 戚建邦

左道書 七、訪友

  • 瀏覽數:401
  • 發表時間:2016-03-28

標籤: 翻譯、寫作、奇幻宅

11

次日清晨,卓文君起床練完晨功,用畢弟子送來的早飯,隨即前往青囊齋探望郭在天。經過一夜調養,郭在天氣力已然恢復大半,正坐在青囊齋後堂讓崔望雪把脈。卓文君進入後堂,也不打擾他們,逕自去茶几倒茶等候。

據郭在天所言,與卓文君作別後,他又在臨淵客棧待了數日,靜待拜月教追兵。三日後正午,貪狼、巨門兩尊者趕到。郭在天暗中偷聽,得知拜月教買通中原高手盜取玄天劍一事。之後行跡敗露,臨淵客棧一場惡鬥,他與貪狼尊者對了一掌,雙雙身受內傷。郭在天輕身功夫天下無雙,儘管身上負傷,依然撇開追兵,逃出重圍。一路無話,直到三天前又在道上遇上祿存三尊,雙方且戰且走,終於打回成都。

崔望雪提筆書寫藥方,讓女徒弟下去煎藥,說道:「師兄,這帖藥喝下去,寒毒便清得差不多了。請你待在青囊齋靜養,不要運功調息,三天之後,內傷自可痊癒。」

卓文君放下茶杯,走到桌前,招呼道:「師兄,師姊。」

郭在天問道:「文君,鎮天塔可有加派防守?」

卓文君道:「昨晚嵐兒親自鎮守第六層。今早我已讓森兒前去換班。」

郭在天點頭:「兩個孩兒都是人才,有他們負責守塔,錯不了。」

「師兄靜養便是,這些瑣事不煩操心。」

崔望雪輕聲嘆息,說道:「咱們加倍提防,對頭再難得手。文君,抓到盜劍之人,你打算如何處置?」

卓文君望望師兄,瞧瞧師姊,說道:「先關起來,等大師兄回來發落。」

崔郭二人對看一眼,神色遲疑。

卓文君問道:「師兄、師姊已然料到盜劍者何人?」

崔望雪道:「若是尋常盜賊,再多咱們也不放在心上。怕只怕真正有能得手之人。」

郭在天接著道:「日防夜防,家賊難防。當今世上,熟悉本宗人員部屬與鎮天塔守衛機關,又擅長竊取寶物及藏匿行蹤的,想來想去也只有一人。」

「你們是說五師兄?」卓文君問。「這話可是聽到拜月教徒說的?」

郭在天搖頭。「就算當真聽到,我也會懷疑是離間之計。只不過......普天之下,除了『蜀盜』梁棧生外,再無他人可盜玄天劍。」

卓文君皺眉沉思。

崔望雪問:「文君,若是棧生來盜,你要如何處置?」

卓文君揚眉說道:「師姊以為交予大師兄發落不妥?」

崔望雪道:「大師兄待人寬厚,不會從重責罰。棧生打從出道以來,一直在給玄日宗添麻煩。今天得罪這個,明天又出賣那個,為了錢財,他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卓文君插嘴:「師姊言重了。五師兄縱然行止不端,亦稱不上十惡不赦。」

「但他畢竟是在敗壞本宗名譽。」崔望雪道。「大師兄貴為武林盟主,連個不肖師弟都無法管束,這些年江湖上不知道有多少人拿此事來大作文章,暗地笑話咱們。」

卓文君知她所言不虛。梁棧生名聲不佳,多年以來確實拖累玄日宗聲望。每年總壇總會接到幾封投訴蜀盜作案,不顧武林同道義氣的信函。為了幫他收拾殘局,玄日宗自趙遠志以下,一代弟子個個都曾前赴武林各派道歉賠禮。江湖中人看在武林盟主的面子上,吃了虧也不好當真與他為難。總算梁棧生天性不壞,闖出禍事頂多躲起來避風頭,不至恃強凌弱,殘殺無辜。否則他要當真做起惡來,武林中治得了他的人可真不多。「蜀盜」這個綽號本已不太好聽,江湖人士背地裡還會腹誹,叫他「鼠盜」。蜀鼠同音,即便當面這麼叫,他也不能多說什麼。有時吃虧的人氣不過,便跑到他面前多叫幾聲,聊以自慰。

卓文君問:「照師姊的意思,要如何處置五師兄?」

崔望雪與郭在天對看一眼,一時並不答腔。

卓文君心下一寒,緩緩說道:「師兄、師姊有何想法,但說無妨。」

郭在天道:「這回盜劍之人若非棧生,自然最好。但若真是棧生......盜玄天劍可是背叛本門之舉,更遑論他還是受番邦邪教所託前來盜劍。此舉不但背叛師門,尚且背叛大唐.....如此罪名加諸其身,咱們自當......清理門戶。」

卓文君冷冷看他,一言不發。片刻過後,他伸起小指,掏掏耳朵,側過頭去,說道:「請師兄再說一遍。」

郭在天深吸口氣,說道:「我說清理門戶。」

「是,我當是聽錯了,原來師兄真這麼說。」卓文君轉向崔望雪。「師姊也是這個意思?」

崔望雪輕輕點頭,沒有說話。

卓文君端起茶杯,喝一口茶,緩緩放下,說道:「小弟只是暫時代掌門戶,怎麼好不稟明大師兄就幹清理門戶這等大事?」

郭在天道:「稟明大師兄就不用清了。」

卓文君點頭:「原來師兄是要我擔責任。」

「文君,」崔望雪勸道:「棧生也不是沒有對不起你過。當年之事,難道你當真沒有放在心上?」

卓文君側頭望她,說道:「我遠走他鄉,退隱山林,便是要將當年的一切通通拋下。」

郭在天道:「如今你回來了,當年的一切自然又找上門來。」

卓文君望著茶杯,沉吟片刻,說道:「此事我會考慮。若是五師兄盜劍,咱們暫且活捉,日後從長計議。總之,我會在大師兄回來之前給你們一個交代。」

郭在天還要再勸:「師弟......」

卓文君起身離座。「我今日要上洞天觀找太平真人與妙法禪師敘舊,有什麼事等我回來再說。」說完刻意不理會兩人,大步離開青囊齋。

***

玄日宗掌門人出門,自有一番排場。總壇中掌管司儀的弟子一見卓文君往外走,立刻迎上前來,請掌門人稍待片刻,他去叫二十名輪班弟子敲鑼打鼓,列隊開道。卓文君推說私人訪友,不需隨從。司儀弟子脾氣極拗,說什麼也不肯聽。卓文君點了他穴道,讓他坐在門口,逕自步出總壇,朝向城東而去。

他刻意路過鬧市,只見人聲鼎沸,熱鬧喧囂,店家多,生意好,比他印象中更加繁榮。不一會兒功夫轉了個彎,來到一條鬧中取靜的小巷中,一看地上坐了六、七名乞丐,個個蓬頭垢面,衣衫破爛,偶爾開口乞討,卻是中氣不足,虛脫無力。卓文君取出幾錠碎銀,於每人的破碗裡丟上一錠,最後扶起一名老丐,問道:「這位老丈,乞討該到街上去討。窩在這兒,人跡罕至,是能討到幾個子兒?」

老丐嘆道:「大爺是從外地來的?官府定下規矩,說乞丐有礙觀瞻,不得上街要飯。想要,得在巷子裡要。上街要飯若是讓官差瞧見,上來就是一頓毒打。咱們在成都城裡要飯,哪個身上不帶點傷的?」

卓文君細看眾乞丐,果然人人鼻青臉腫,皮開肉綻。他自懷中取出錢袋,將身上的銀子盡數散給群丐。

來到洞天觀,他讓門口道童入內通報,只說姓卓,要找太平真人。片刻過後,太平真人與妙法禪師一同出門迎接,領著卓文君進入內院,於牆邊石亭喝茶敘舊。故人相見,分外欣喜,三人放下昨日在正日廳上的拘謹姿態,肆無忌憚,暢所欲言,互訴別來之情,直到將近一個時辰後,這才進入主題。

卓文君道:「道長,方丈,兄弟十年不涉江湖,不熟悉江湖近況。此次執掌玄日宗,有些不明白的地方要向兩位請教。」

太平真人笑道:「道友不必客氣。老道與方丈大師今日請道友來,不就是為了這個嗎?」

「道長一如往常,快言快語。」三人哈哈一笑。卓文君問道:「武漢門門主逝世,二弟子江虎投書玄日宗,述說其師兄方大龍的不是,希望玄日宗擁立他繼任掌門。據我師姊所言,方大龍親朱全忠,江虎親李克用。玄日宗為了平衡藩鎮勢力,偶爾參與各派內務,干涉掌門廢立。這等事情,兩位可曾聽過?」

太平真人道:「江湖規矩,各門派掌門更替,向來會行書知會武林盟主。曾幾何時,這份書信已成制式公文,需要經過武林盟主批示,掌門方能做得穩當。」

卓文君吃了一驚:「有這等事?」

「阿彌陀佛,」妙法禪師道:「確有此事。」

卓文君問:「難道連少林寺和天師道都要經過同意才能當掌門嗎?」

「不知。」太平真人道:「老道和方丈大師命大,至今尚未駕鶴西歸。咱二人的繼任人選要不要武林盟主批准才能當?那可得要等咱們死了才知道。」

「阿彌陀佛,」妙法禪師又道:「老衲不急著知道。」

「豈有此理。」卓文君語氣憤慨。「這會是我大師兄的意思嗎?」

「是不是趙掌門的意思,貧道身為外人,不可亂說。」太平道人道。「既然此事全武林的人都知道了,若說趙掌門不知,只怕有點說不過去。」

妙法禪師道:「卓施主,貧僧知你素來敬重趙掌門,不願相信這些事情與他有關。然則偌大一個玄日宗腐敗到如此田地,要說趙掌門渾然不知,豈非昏庸無能?」

「夠多腐敗?」

太平真人道:「道友可知武林各派掌門廢立,看何條件?」

卓文君皺眉問:「不是看擁戴藩鎮嗎?」

「當此亂世,武林人士只求混口飯吃,除了趨炎附勢之徒,多少人當真在乎藩鎮鬥爭?擁戴宣武還是河東,玄日宗或許有其考量,卻不會拿來當作評斷各門派的標準。試想,要當真這麼幹的話,玄日宗豈不明擺著跟朱全忠翻臉了?」太平真人輕輕搖頭,繼續說道:「說來說去,還不是為了錢?」

卓文君一口熱茶差點噴出,問道:「為了錢?」他自回歸玄日宗後,處處表現得處變不驚,高深莫測,此刻在兩名老友面前,他終於放下前輩高人的姿態,展露真實本性。「為了錢?」

太平真人點頭:「想當掌門,當得隨信附上一千兩白銀。想搶掌門,那得付出更多。道友只見到江虎的訴願信,那銀子定是一早讓人收走了。貧道聽說各門各派每年尚須繳納貢金給玄日宗,不過從未有人來跟天師道與少林寺要過錢,因此我也不知確實數目。」

「豈有此理!」卓文君怒道。「那些小門小派哪有這許多錢財?他們這麼做,不是逼得武林人士欺壓百姓嗎?」

「本屆玄武大會,與會的門派會比十年前要少得多。」

「那又為什麼?」

太平真人道:「只因玄日宗定下規矩,參加玄武大會須得繳納會費一千兩,繳不出來,恕不招待。」

卓文君氣極,正要發作,妙法禪師補充道:「這一千兩,除了會費,還包含與會期間在成都城的食宿安危。各派上路赴會時,玄日宗亦會派遣弟子隨行護送。卓施主也知道,各派為了在玄武大會嶄露頭角,往往於大會之前便會先起衝突,更有不少人打定主意要趁著各門派齊聚一堂的機會清算舊帳。玄日宗要排解這些紛爭,花費的人力物力也不算小。貧僧認為,收一點錢,倒也合理。只不過收一千兩,未免太多了點。」

卓文君緩緩搖頭。「那天河幫主上官元述於汴州據地稱王,黃沙派掌門盛南天三度來信請援,玄日宗始終不肯出手相助,莫非......莫非也是因為盛南天沒有付錢?」

太平真人道:「盛南天乃趨炎附勢之輩,長年疏通官場,左右逢源,不會不懂玄日宗的規矩。想是因為汴州土匪勢大,上官元述武功高強,玄日宗索價甚高,兩邊價碼談不攏之故......」

「行了,行了,行了......」卓文君手撫太陽穴,嘆道:「兄弟實在聽不下去了。」

太平真人幫卓文君倒滿一杯茶,苦心勸道:「道友這次回來,究竟所為何事?是打算整頓玄日宗,還是只想完成趙掌門的託付,撐過這個月交差?老道以為,道友若無心置喙江湖之事,還是不要知道這麼多得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待得玄武大會一了,拍拍屁股走人便是。」

卓文君喝一口茶,沉吟半?,跟著閉上左眼,以右眼望向太平真人;隨即又閉上右眼,以左眼望向妙法禪師。三人會心一笑,卓文君睜眼說道:「一眼見佛,一眼見道。若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天下可得讓我瞧得小了。」

「阿彌陀佛,」妙法禪師合十說道。「施主滿腔熱血,實乃性情中人。能夠隱居十年,可真不容易。」

「大師說笑了。」

太平真人正色道:「既然道友有心振作,貧道有話代趙掌門轉述。」

卓文君神色一凜,問道:「兄弟不知道長與我大師兄有這麼大交情。」

「承蒙趙掌門看得起,貧道不敢有負所託。」太平真人說著轉向妙法禪師。「方丈大師不是外人,然則此乃玄日宗門戶之事,還請大師暫且避讓。」

妙法禪師微笑。「貧僧腹中飢餓,正要去伙房走走。」說完步出涼亭,朝玉皇殿中而去。

太平真人待妙法禪師走遠,這才說道:「十五年前,趙掌門將玄日宗一份重要事物私下交由天師道保管,囑咐貧道除了玄日宗繼任掌門外,萬萬不可跟任何人透漏此事。」

卓文君問:「道長可知是什麼東西?」

「貧道不知。」太平道人道。「趙掌門說此物乃是玄日宗祖傳之寶,凡玄日宗後世弟子,不得隨意翻閱,即使掌門人亦不得違逆。他說這便是他將東西寄放在天師道的緣故。道友可知道那是什麼?」

卓文君點頭:「有個底。」

太平真人道:「此物連趙掌門亦敬而遠之,道友自然也不會來取了?」

卓文君道:「此物不祥,有勞道長多多費神,繼續保管。」

「那也不必費什麼神。武林中無人知曉此事。十五年間,從來沒人前來鶴鳴山盜過這份寶物。」太平真人頓了頓,又道:「半個月前,趙掌門飛鴿傳書,信上說道倘若玄日宗門戶有變,掌門更替,要我查探繼任掌門的人品才略,自行決定是否轉述此事。」他揚眉望向卓文君:「聽趙掌門的意思,似乎認定自己掌門做不長了?」

卓文君眉頭緊蹙,說道:「六師兄生死未卜,五師兄下落不明,大師兄不但要我回來代理掌門,暗地裡竟然還有這等交代?」

太平真人道:「總之,知道繼任的是道友,貧道就放心多了。」

卓文君皺起眉頭。「我這代理掌門乃是大師兄遠行之前交代下來的,算算跟道長收到傳書的時日差不多。看來大師兄是算準我不會長久做下去,又或許他知道有人覬覦掌門之位。」

「瞧趙掌門這兩年來的行事處斷,似乎有意讓他兒子繼任掌門。」

卓文君點頭。「嵐兒天資聰穎,見事明白,假以時日,必成大器。本門二代弟子中,就屬他最合適接任掌門。但以他此刻武功威望,尚不足以服眾。若是我那些師兄裡有人想要爭奪掌門,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太平真人道:「這麼說倒似趙掌門已經讓出掌門大位一樣。」

卓文君神情凝重。「大師兄此行,或許並不單純。不弄清楚詳情,好生令人不安。」

太平真人問:「道友可知趙掌門此行究竟前往何處?」

「他去長安辦事。」

太平真人點頭:「是了。貧道會讓門下弟子多加留意趙掌門的動向。不過要是牽扯到玄日宗門戶大事,只怕趙掌門也不會希望天師道插手。」

卓文君拱手道:「道長好意,兄弟心領了。此事我自會安排,不勞道長掛心。」

「大家武林一脈,自當互相照應。」太平真人道。「這次包庇宦官之事,難保朱全忠不會借題發揮。他既除宦官,野心已露,接下來剷除滿朝文武,收拾反對勢力,都已經勢在必行,只是時間問題罷了。貧道與方丈大師徹夜商談,都認為他極可能會趁這次玄武大會對武林人士不利。道友為武林同道著想,一力承擔包庇宦官之責,實乃天下大仁,然則天師道和少林寺可不能讓玄日宗專美於前。我們回歸本門後便會知會武林,收留兩派附近宦官。朱全忠若要借題發揮,也好分散他的實力。」

卓文君問:「難道兩位不來參加玄武大會嗎?」

「少林寺人才濟濟,高手如雲。方丈大師回去分派之後,便會趕回成都為相助道友。」太平真人緩緩搖頭。「貧道打算留守天師道,除了包庇宦官外,尚可分派人手接應趙掌門。再說,不來參加玄武大會,還可省下一千兩銀子,倒也划算。只是有點不給道友面子便是。」

卓文君笑道:「道長如此為本門著想,已經給足兄弟面子。」

妙法禪師於玉皇殿內問道:「道長與施主聊完了沒有?」

太平真人道:「已經聊完了。」

「那便吃飯吧。」妙法禪師領著洞天觀弟子開上素齋,三人於石亭內飽餐一頓。餐後,妙法禪師與太平真人不再逗留,各自出城趕回本門。卓文君一路送到城門口,這才回頭認明方向,朝向大理寺少卿宋百通下榻的長安客棧走去。

***

一路無話,不一會兒功夫轉上西大街,眼看便要抵達長安客棧,卻見前方鬧哄哄地圍了一大群人,原來有人打架。卓文君一面推擠,一面聽到圍觀百姓叫囂:「三個打一個,害不害臊啊!」「別這麼說,人家一對一打不過,自然多拉幫手一塊兒打。」「多拉幫手還打這麼久?行不行啊?」「嘿!那位老兄右手盡往懷裡揣,我瞧他準是要放暗器,咱們看熱鬧的可得留神。」「怕什麼?這位官爺兩把判官筆使得出神入化,再快的暗器也擋得下來。」「你又知道了?他老兄那麼厲害,怎麼左手又讓人開了一道口子?」「哎呀?你不信?開賭!」「賭就賭!誰怕誰?」「開賭了?我也要,我也要啦!」

卓文君擠到前排,一看有三、四十的人圍成一個大圈子,中間四個人打得正熱鬧。其中以一敵三的是個中年漢子,身穿錦衣官服,手持兩支判官筆,右手出筆甚快,好似狂草奔放不羈;左手出筆工整,點橫豎勾井井有條。這雙筆齊出有個名堂,喚作狂楷訣,乃是江州蘭亭派的鎮派絕學。江湖上擅使此訣的僅只一人,便是人稱「冷眼判官」的大理寺少卿宋百通。敵對三人中有兩人武功招式如出一轍,認出是拜月教的人。另外一人右手使短刀,左手放飛鏢,瞧身手似是關中一帶的功夫,不過認不出門派。

左邊一名長者品評道:「久聞冷眼判官的筆法天下無雙,今日一見,確實不凡。」右邊的漢子卻道:「老丈人如此吹捧,我瞧也不怎麼樣。這位大理寺的官爺打了老半天了,連三個毛賊都拾奪不下。你說說,這麼點功夫,如何捍衛王法,懲奸除惡?」長者道:「這三人可不是尋常毛賊。」漢子道:「不是嗎?要有玄日宗的爺兒們在場,三兩下便將他們收拾乾淨。」長者冷笑一聲,望向對面道:「光在場可不算,還得願意出手才行呀。」

卓文君順著他的目光瞧去,只見對街長安客棧二樓窗口站著五名巡城衛士,領頭的是名二代弟子,昨晚接風宴裡會過,叫作陳良傑。眾玄日宗弟子冷眼旁觀,完全沒有出手管事的意思。「老丈人,」卓文君側頭問道。「這些玄日宗弟子不是該管城內秩序嗎?為什麼光是站在旁邊看呢?」

長者尚未答話,旁邊的漢子接過來道:「兄台有所不知,這位大理寺的官爺乃是為了調查玄日宗而來,你說說看,玄日宗的衛士怎麼會出手幫他,沒有親自動手已經算很客氣了。」

卓文君心中一驚,問道:「怎麼大理寺要調查玄日宗?」

那長者心細,見卓文君是生面孔,怕多說是非會惹禍上身,朝那漢子猛使眼色。那漢子並不理會,說道:「此事也不是什麼天大的祕密。這冷眼判官宋百通在成都城內四下打探玄日宗的事情,稍微留意江湖事務的人哪個沒有聽說?哼,大理寺如今無權無勢,薪餉都發不出來。什麼東西?該管的不管,放任各方節度使魚肉百姓,卻來找咱們武林人士的麻煩。玄日宗就算收錢,也是有在為武林盡心做事。成都百姓能夠安居樂業,還不是庇蔭在玄日宗之下的緣故?放眼天下,還有哪座城鎮比成都更加繁華的?」

長者搖頭:「兄弟這麼說就不對了。這三個人光天化日之下,在成都大街上毆打朝廷命官。要是玄日宗連這種事情都放任不管的話,你怎麼放心把成都的安危交給他們?」

卓文君點頭道:「老丈人說得是。待兄弟去提點他們一番。」

長者和漢子忙道:「使不得!莫要惹惱了玄日宗的人......」

卓文君微笑:「沒法子,誰叫他們惹腦我了。」說完沿著人牆邊繞,朝向長安客棧走去。到得客棧樓下,斜裡突然飛來一把飛鏢,嚇得圍觀群眾一陣驚呼。卓文君順手接下飛鏢,反身便往客棧二樓投去。就聽見嗔地一聲,飛鏢插入客棧二樓的圍欄中,正對玄日宗眾衛士。玄日宗弟子大吃一驚,紛紛開罵:「什麼人這麼好狗膽?」「活得不耐煩了?」「有種的站出來!」

卓文君雙手叉腰,惡狠狠地叫道:「陳良傑,給我下來!」

眾弟子還待再罵,為首的陳良傑已然認出卓文君,當場嚇得兩腳一軟,幾欲摔倒。幸虧兩旁弟子連忙攙住他雙臂,這才不致當眾出糗。他忙道:「原......原來是掌門師叔駕到。弟子......弟子......」

卓文君道:「下來!」

玄日宗眾弟子連忙下樓,形容狼狽地奔出客棧大門,來到卓文君面前畢恭畢敬地行禮。圍觀百姓紛紛交頭接耳,終於知道玄日宗代掌門原來是如此長相。

卓文君道:「光天化日之下,三名匪徒圍毆朝廷命官。你們瞪大眼睛瞧著,也不上前勸架,算是什麼?」

「師......師叔,那朝廷命官......」

卓文君臉色一沉,陳良傑當即住嘴,說道:「師叔教訓得是。」

「還不給我拿下了?」

「是......是......」陳良傑神色遲疑,低聲問道:「敢問師叔,是拿那三名匪徒,還是拿那朝廷命官?」

卓文君心下氣極,不怒反笑,冷冷說道:「你自己看著辦。要拿錯了人,提頭來見。」

「是......師叔......」陳良傑轉過身去,望著手下,吞口口水,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下令。

卓文君搖了搖頭,嘆道:「我上二樓喝酒。等你們弄完了,請宋大人上來一敘。」說完不再理會他們,逕自步入客棧,上二樓找張空桌坐下,吩咐小二打上酒菜。

不一會兒功夫,樓下打鬥漸歇,喧嘩人聲似乎也逐漸散去。就聽見樓梯口腳步聲響,陳良傑領著宋百通步上二樓,來到卓文君面前。陳良傑恭敬說道:「啟?掌門師叔,大理寺少卿冷眼判官宋百通大人到。」

卓文君站起身來,還沒開口,宋百通已經一步搶上,拱手說道:「宋百通多謝卓掌門相助之恩。」

卓文君搖頭道:「宋大人無需言謝。成都治安本該玄日宗所管,宋大人不來怪罪咱們救助來遲,已算很給面子。那三名匪徒,宋大人要領回去親自審問嗎?」

宋百通道:「匪徒是貴派抓到的,自然由卓掌門發落。」

卓文君微微一笑,說道:「請坐。」趁宋百通就座時,他轉向陳良傑道:「良傑,把三名匪徒押回總壇審問。有什麼結果,派人來跟宋大人知會一聲。」

「是,師叔。」

「對了,良傑。」

「師叔?」

「我身上沒帶錢。你出去的時候先跟掌櫃的結個帳。」

「是,師叔。」陳良傑道:「?師叔,凡玄日宗弟子在城都城內飯館用膳,只要記在玄日宗的帳上便可。每個月月底,自有人來與飯館結清。」

「這樣啊?」卓文君說。「那你們先回去吧。」

陳良傑領著一眾衛士,壓著三名匪徒離去。卓文君幫宋百通斟了杯酒,宋百通直呼不敢當。卓文君問道:「這三名匪徒跟宋大人有何過節,竟然在成都大街上當眾衝突?」

宋百通道:「倒也不是當眾衝突。他們其實是來客棧暗算我,只不過事跡敗露,無力得手,這才打到街上去。」

卓文君問:「宋大人可知他們所為何來?」

宋百通道:「咱們在大理寺當差,自然會結不少仇家。這等行刺暗算之事,每年總要碰上兩、三回。要說他們是為了什麼特定目的而來,在下可拿不準。適才三人,放暗器的那個使得是京兆府飛蝗門的功夫,或許是打從長安一路跟蹤在下而來。另外兩個使的番邦功夫,在下見識不廣,認不出來。」

「那是吐蕃拜月教的武功。」

「拜月教?」宋百通皺眉。「成都城內怎麼會有吐蕃人?」

「成都地近吐蕃,原本就常有吐蕃商旅走動。加上玄武大會將至,拜月教自然也會派人前來參加。」卓文君想到昨晚追殺郭在天而來的五星尊者,不知拜月教已經派了多少人混入成都,緩緩搖了搖頭。「宋大人跟拜月教有過節?」

宋百通搖頭:「據我所知沒有。」

卓文君道:「如此說來......要就是宋大人最近查案不小心查到他們頭上,不然就是有仇家買通他們來對付你。」

宋百通沉吟半?,說道:「想不出來。」

卓文君舉杯敬酒。宋百通連忙回敬。卓文君放下酒杯,這才開口說道:「卓某昨日回歸成都,隨即受命代理玄日宗掌門一職。宋大人昨日來書請見,卓某看過,也向我四師姊問起此事。據我師姊說,那是因為玄武大會將至,本門諸事繁忙,騰不出人手協助大理寺辦案,是以一直沒請宋大人過去。我今日登門造訪,就是想要問問宋大人此行究竟所謂何事。」

宋百通忙道:「不敢有勞卓掌門走這一趟......」

卓文君繼續說道:「適才在人群中聽說,才知道宋大人此行成都乃是為了調查玄日宗而來,難怪我師姊他們不願見你。」

宋百通笑容一僵,神色尷尬,只道:「這個......在下......也不是......」

「宋大人,卓某歸隱已久,這次回來,並不是為了接掌玄日宗,而是為了探望六師兄。剛好適逢其會,答應出面代為掌理一下本門事務罷了。玄日宗若有什麼事情驚動大理寺調查,還請直言相告。卓某對派內事務不甚熟悉,難以向宋大人保證什麼。但教宋大人信得過卓某,便還是包在卓某人身上給大理寺一個交代。」

宋百通道:「卓掌門言重了。其實在下此行,也不是為了什麼大不了之事。大理寺這兩年狀況不佳,在武林中早已不是秘密。當今天下,各地實權都掌握在藩鎮手中,中央賦稅收入一年不如一年。國庫逐年空虛,朝廷只有從精簡官職上著手。照崔胤崔大人的意思,大理寺與刑部職掌重複,應當擇一用之。如今大理寺已被裁撤到剩下幾個空銜,手下根本無人可用。重大案件全都轉由刑部負責。上面怕大理寺閒著,於是讓咱們回頭重開一些陳年懸案來辦。其實這種案子,上面壓根沒有指望能夠破案,只是咱們還是得要做個樣子,盡盡人事。這麼說,卓掌門應當能夠諒解。」

卓文君皺眉問道:「宋大人是為了哪件陳年懸案而來?」

宋百通道:「中和三年安定縣令鄭道南滅門血案。」

卓文君心中一驚,當下不動聲色,說道:「二十年前的案子?此案跟玄日宗有關?」

宋百通道:「在下不知。根據二十年前的調查,鄭道南貪贓枉法,勾結黃賊,判了不少冤獄,害許多百姓家破人亡。當年適逢武林召開玄武大會,令師兄趙掌門首度執掌武林盟主。大理寺調閱玄武大會記載,查到京畿道共有五門七派的掌門人連署上書,希望武林盟主出面主持公道,私下懲處鄭道南。大會記載中,趙掌門並未答允。然則鄭道南畢竟還是死了,而且不單僅是鄭府一家二十三口慘遭滅門,連安定縣衙一眾衙役、師爺、捕快等人亦無一倖免,一夜之間盡數死絕。此事絕非尋常盜賊所能為,定有武林高手參與其中。依常理判斷,即便玄日宗沒有親自動手,必定也對此事有所聽聞。在下此行成都,便是想向玄日宗探聽此事。」

卓文君道:「當年黃巢禍國,天下大亂。長安城破,僖宗皇帝出走成都,滿朝文武都讓黃巢收去當他大齊國的官員。中央都沒了秩序,地方還能指望什麼節操?似鄭道南這等地方縣令,即使不被黃賊幹掉,亦難保哪天不會遇上暴民。黃賊作亂的最後幾年間,全國死傷百姓逾數百萬,堪稱大唐開國以降最混亂的時局。宋大人想要調查亂世中一個縣令的死因......」他搖了搖頭。「只怕不大容易。」

「上面交待下來,在下總得辦理。」宋百通道。「在下投入公門之前,也曾行走江湖一段時日。貪官污吏勾結盜匪,荼毒百姓,所在多有,在下看在眼裡,亦感義憤填膺。江湖俠士按奈不住,私下動手懲奸除惡,其實也算人之常情。然則國有國法,家有家規;當此亂世,若是人人罔顧法令,殺官造反,天下豈有回歸太平的一日?」

「是了。」卓文君道。「如此說來,宋大人投身公門,原是為了剷除貪官污吏,為天下蒼生謀福利?」

「時局已經這麼亂了,貪官還要魚肉百姓。這等事情,在下是實在看不下去。」宋百通道。「可惜在下有心無力,在大理寺幹了這麼多年,貪官還是抓不勝抓。如今貪官沒得抓了,卻讓上面交代了這樣一件差事。唉......」他搖搖頭。「在下也是千萬個不願意呀。」

卓文君問:「宋大人來到成都這些時候,可有查出什麼線索?」

宋百通道:「實不相瞞,此案難查得緊。二十年前,黃巢亂世,玄日宗上代前輩高人......於亂世中元氣大傷。二十年來,玄日宗在趙掌門帶領下好生興旺,開枝散葉,門徒天下,然則鄭道南案案發之時......貴派的人數並不太多。如今他們在玄日宗內個個位高權重,在下想見一面都極為困難。卓掌門說在下在成都城內探聽消息,其實哪裡是探聽什麼消息?根本是在打探哪位大俠什麼時候會出總壇,在下可以上哪兒去刻意相會。這幾個月來,一點兒消息都沒打探到。」他搖了搖頭,繼而問道:「敢問卓掌門,那孫六俠的傷勢可有好轉?」

卓文君緩緩搖頭,問道:「宋大人識得我六師兄?」

宋百通道:「孫六俠急公好義、嫉惡如仇,這些年間時常協助大理寺追捕匪徒。在下有幸,曾與孫六俠合力查辦過幾件案子。這回孫六俠受傷,在下好生掛念。」

「我六師兄至今依然昏迷不醒,不過傷勢並無惡化。」卓文君道。「宋大人可知道我六師兄究竟是何人所傷?」

宋百通口道不知,眉宇間卻頗有遲疑神色。

卓文君忙問:「卓某這次回歸成都,完全是為了六師兄受傷一事而來。宋大人若是知道些什麼,還請明言告知。」

宋百通忙道:「此事在下確實不知。」卓文君冷冷瞧他,只看得他渾身不自在,這才說道:「實不相瞞,孫六俠出事之前,曾經托人稍信給在下。信上說他得知在下正在成都追查此案,要我稍安勿燥,不可輕舉妄動,等他忙完手頭上的事情,趕來成都與在下會合之後再做打算。」

卓文君皺眉:「有這等事?」

宋百通道:「是。可惜沒過多久便聽說孫六俠受傷的消息。儘管不知與此案有無相關,在下依然深感內疚。」

卓文君問:「你可知道他之前在忙什麼事情?」

宋百通道:「近兩年來,孫六俠一直在留意宣武節度使的動態。前一陣子他曾與在下提起,說接到玄日宗故人傳來消息,朱全忠有意聯合外族勢力,一舉擊潰各方節度使。想來他近日便是在追查此事。」

「玄日宗故人?」卓文君疑問。「六師兄當年與本門師兄弟割袍斷義,立誓不再與玄日宗門人往來。二十年來,我曾數度登門拜訪,六師兄始終拒而不見。玄日宗故人......」他望向宋百通,問道:「他可曾說過這位故人是誰?」

「沒有。在下也沒有問過。」宋百通等待片刻,見卓文君出神不語,便又說道:「朱全忠手下網羅了不少武林高手。依在下推斷,孫六俠多半是在梁王府裡遭人圍攻......」

卓文君揚起眉毛:「梁王府的高手中,可有擅使寒冰掌之類陰寒功夫的?」

宋百通沉吟片刻,搖頭道:「不曾聽說。」

卓文君微感失望,嘆道:「這麼說,一切都只是猜測罷了。」

宋百通見他難過,勸道:「孫六俠武功蓋世,內力深厚,不管受到多嚴重的傷,總有痊癒的一天。卓掌門也不需要太難過了。等孫六俠醒轉過來,自然會說出事發經過。」

卓文君聽說此言,靈光一現,心下思量,嘴裡說道:「多謝宋大人關心。待六師兄傷勢好轉,我會派人通知宋大人前來探病。」說著站起身來,作揖道別。

宋百通連忙起身回禮,欲言又止,只道:「卓掌門......」

「怎地?」

「那鄭道南案......不知卓掌門......?」

「回頭幫你問問。」卓文君不再多說,下樓離去。

次日清晨,卓文君起床練完晨功,用畢弟子送來的早飯,隨即前往青囊齋探望郭在天。經過一夜調養,郭在天氣力已然恢復大半,正坐在青囊齋後堂讓崔望雪把脈。卓文君進入後堂,也不打擾他們,逕自去茶几倒茶等候。

據郭在天所言,與卓文君作別後,他又在臨淵客棧待了數日,靜待拜月教追兵。三日後正午,貪狼、巨門兩尊者趕到。郭在天暗中偷聽,得知拜月教買通中原高手盜取玄天劍一事。之後行跡敗露,臨淵客棧一場惡鬥,他與貪狼尊者對了一掌,雙雙身受內傷。郭在天輕身功夫天下無雙,儘管身上負傷,依然撇開追兵,逃出重圍。一路無話,直到三天前又在道上遇上祿存三尊,雙方且戰且走,終於打回成都。

崔望雪提筆書寫藥方,讓女徒弟下去煎藥,說道:「師兄,這帖藥喝下去,寒毒便清得差不多了。請你待在青囊齋靜養,不要運功調息,三天之後,內傷自可痊癒。」

卓文君放下茶杯,走到桌前,招呼道:「師兄,師姊。」

郭在天問道:「文君,鎮天塔可有加派防守?」

卓文君道:「昨晚嵐兒親自鎮守第六層。今早我已讓森兒前去換班。」

郭在天點頭:「兩個孩兒都是人才,有他們負責守塔,錯不了。」

「師兄靜養便是,這些瑣事不煩操心。」

崔望雪輕聲嘆息,說道:「咱們加倍提防,對頭再難得手。文君,抓到盜劍之人,你打算如何處置?」

卓文君望望師兄,瞧瞧師姊,說道:「先關起來,等大師兄回來發落。」

崔郭二人對看一眼,神色遲疑。

卓文君問道:「師兄、師姊已然料到盜劍者何人?」

崔望雪道:「若是尋常盜賊,再多咱們也不放在心上。怕只怕真正有能得手之人。」

郭在天接著道:「日防夜防,家賊難防。當今世上,熟悉本宗人員部屬與鎮天塔守衛機關,又擅長竊取寶物及藏匿行蹤的,想來想去也只有一人。」

「你們是說五師兄?」卓文君問。「這話可是聽到拜月教徒說的?」

郭在天搖頭。「就算當真聽到,我也會懷疑是離間之計。只不過......普天之下,除了『蜀盜』梁棧生外,再無他人可盜玄天劍。」

卓文君皺眉沉思。

崔望雪問:「文君,若是棧生來盜,你要如何處置?」

卓文君揚眉說道:「師姊以為交予大師兄發落不妥?」

崔望雪道:「大師兄待人寬厚,不會從重責罰。棧生打從出道以來,一直在給玄日宗添麻煩。今天得罪這個,明天又出賣那個,為了錢財,他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卓文君插嘴:「師姊言重了。五師兄縱然行止不端,亦稱不上十惡不赦。」

「但他畢竟是在敗壞本宗名譽。」崔望雪道。「大師兄貴為武林盟主,連個不肖師弟都無法管束,這些年江湖上不知道有多少人拿此事來大作文章,暗地笑話咱們。」

卓文君知她所言不虛。梁棧生名聲不佳,多年以來確實拖累玄日宗聲望。每年總壇總會接到幾封投訴蜀盜作案,不顧武林同道義氣的信函。為了幫他收拾殘局,玄日宗自趙遠志以下,一代弟子個個都曾前赴武林各派道歉賠禮。江湖中人看在武林盟主的面子上,吃了虧也不好當真與他為難。總算梁棧生天性不壞,闖出禍事頂多躲起來避風頭,不至恃強凌弱,殘殺無辜。否則他要當真做起惡來,武林中治得了他的人可真不多。「蜀盜」這個綽號本已不太好聽,江湖人士背地裡還會腹誹,叫他「鼠盜」。蜀鼠同音,即便當面這麼叫,他也不能多說什麼。有時吃虧的人氣不過,便跑到他面前多叫幾聲,聊以自慰。

卓文君問:「照師姊的意思,要如何處置五師兄?」

崔望雪與郭在天對看一眼,一時並不答腔。

卓文君心下一寒,緩緩說道:「師兄、師姊有何想法,但說無妨。」

郭在天道:「這回盜劍之人若非棧生,自然最好。但若真是棧生......盜玄天劍可是背叛本門之舉,更遑論他還是受番邦邪教所託前來盜劍。此舉不但背叛師門,尚且背叛大唐.....如此罪名加諸其身,咱們自當......清理門戶。」

卓文君冷冷看他,一言不發。片刻過後,他伸起小指,掏掏耳朵,側過頭去,說道:「請師兄再說一遍。」

郭在天深吸口氣,說道:「我說清理門戶。」

「是,我當是聽錯了,原來師兄真這麼說。」卓文君轉向崔望雪。「師姊也是這個意思?」

崔望雪輕輕點頭,沒有說話。

卓文君端起茶杯,喝一口茶,緩緩放下,說道:「小弟只是暫時代掌門戶,怎麼好不稟明大師兄就幹清理門戶這等大事?」

郭在天道:「稟明大師兄就不用清了。」

卓文君點頭:「原來師兄是要我擔責任。」

「文君,」崔望雪勸道:「棧生也不是沒有對不起你過。當年之事,難道你當真沒有放在心上?」

卓文君側頭望她,說道:「我遠走他鄉,退隱山林,便是要將當年的一切通通拋下。」

郭在天道:「如今你回來了,當年的一切自然又找上門來。」

卓文君望著茶杯,沉吟片刻,說道:「此事我會考慮。若是五師兄盜劍,咱們暫且活捉,日後從長計議。總之,我會在大師兄回來之前給你們一個交代。」

郭在天還要再勸:「師弟......」

卓文君起身離座。「我今日要上洞天觀找太平真人與妙法禪師敘舊,有什麼事等我回來再說。」說完刻意不理會兩人,大步離開青囊齋。

***

玄日宗掌門人出門,自有一番排場。總壇中掌管司儀的弟子一見卓文君往外走,立刻迎上前來,請掌門人稍待片刻,他去叫二十名輪班弟子敲鑼打鼓,列隊開道。卓文君推說私人訪友,不需隨從。司儀弟子脾氣極拗,說什麼也不肯聽。卓文君點了他穴道,讓他坐在門口,逕自步出總壇,朝向城東而去。

他刻意路過鬧市,只見人聲鼎沸,熱鬧喧囂,店家多,生意好,比他印象中更加繁榮。不一會兒功夫轉了個彎,來到一條鬧中取靜的小巷中,一看地上坐了六、七名乞丐,個個蓬頭垢面,衣衫破爛,偶爾開口乞討,卻是中氣不足,虛脫無力。卓文君取出幾錠碎銀,於每人的破碗裡丟上一錠,最後扶起一名老丐,問道:「這位老丈,乞討該到街上去討。窩在這兒,人跡罕至,是能討到幾個子兒?」

老丐嘆道:「大爺是從外地來的?官府定下規矩,說乞丐有礙觀瞻,不得上街要飯。想要,得在巷子裡要。上街要飯若是讓官差瞧見,上來就是一頓毒打。咱們在成都城裡要飯,哪個身上不帶點傷的?」

卓文君細看眾乞丐,果然人人鼻青臉腫,皮開肉綻。他自懷中取出錢袋,將身上的銀子盡數散給群丐。

來到洞天觀,他讓門口道童入內通報,只說姓卓,要找太平真人。片刻過後,太平真人與妙法禪師一同出門迎接,領著卓文君進入內院,於牆邊石亭喝茶敘舊。故人相見,分外欣喜,三人放下昨日在正日廳上的拘謹姿態,肆無忌憚,暢所欲言,互訴別來之情,直到將近一個時辰後,這才進入主題。

卓文君道:「道長,方丈,兄弟十年不涉江湖,不熟悉江湖近況。此次執掌玄日宗,有些不明白的地方要向兩位請教。」

太平真人笑道:「道友不必客氣。老道與方丈大師今日請道友來,不就是為了這個嗎?」

「道長一如往常,快言快語。」三人哈哈一笑。卓文君問道:「武漢門門主逝世,二弟子江虎投書玄日宗,述說其師兄方大龍的不是,希望玄日宗擁立他繼任掌門。據我師姊所言,方大龍親朱全忠,江虎親李克用。玄日宗為了平衡藩鎮勢力,偶爾參與各派內務,干涉掌門廢立。這等事情,兩位可曾聽過?」

太平真人道:「江湖規矩,各門派掌門更替,向來會行書知會武林盟主。曾幾何時,這份書信已成制式公文,需要經過武林盟主批示,掌門方能做得穩當。」

卓文君吃了一驚:「有這等事?」

「阿彌陀佛,」妙法禪師道:「確有此事。」

卓文君問:「難道連少林寺和天師道都要經過同意才能當掌門嗎?」

「不知。」太平真人道:「老道和方丈大師命大,至今尚未駕鶴西歸。咱二人的繼任人選要不要武林盟主批准才能當?那可得要等咱們死了才知道。」

「阿彌陀佛,」妙法禪師又道:「老衲不急著知道。」

「豈有此理。」卓文君語氣憤慨。「這會是我大師兄的意思嗎?」

「是不是趙掌門的意思,貧道身為外人,不可亂說。」太平道人道。「既然此事全武林的人都知道了,若說趙掌門不知,只怕有點說不過去。」

妙法禪師道:「卓施主,貧僧知你素來敬重趙掌門,不願相信這些事情與他有關。然則偌大一個玄日宗腐敗到如此田地,要說趙掌門渾然不知,豈非昏庸無能?」

「夠多腐敗?」

太平真人道:「道友可知武林各派掌門廢立,看何條件?」

卓文君皺眉問:「不是看擁戴藩鎮嗎?」

「當此亂世,武林人士只求混口飯吃,除了趨炎附勢之徒,多少人當真在乎藩鎮鬥爭?擁戴宣武還是河東,玄日宗或許有其考量,卻不會拿來當作評斷各門派的標準。試想,要當真這麼幹的話,玄日宗豈不明擺著跟朱全忠翻臉了?」太平真人輕輕搖頭,繼續說道:「說來說去,還不是為了錢?」

卓文君一口熱茶差點噴出,問道:「為了錢?」他自回歸玄日宗後,處處表現得處變不驚,高深莫測,此刻在兩名老友面前,他終於放下前輩高人的姿態,展露真實本性。「為了錢?」

太平真人點頭:「想當掌門,當得隨信附上一千兩白銀。想搶掌門,那得付出更多。道友只見到江虎的訴願信,那銀子定是一早讓人收走了。貧道聽說各門各派每年尚須繳納貢金給玄日宗,不過從未有人來跟天師道與少林寺要過錢,因此我也不知確實數目。」

「豈有此理!」卓文君怒道。「那些小門小派哪有這許多錢財?他們這麼做,不是逼得武林人士欺壓百姓嗎?」

「本屆玄武大會,與會的門派會比十年前要少得多。」

「那又為什麼?」

太平真人道:「只因玄日宗定下規矩,參加玄武大會須得繳納會費一千兩,繳不出來,恕不招待。」

卓文君氣極,正要發作,妙法禪師補充道:「這一千兩,除了會費,還包含與會期間在成都城的食宿安危。各派上路赴會時,玄日宗亦會派遣弟子隨行護送。卓施主也知道,各派為了在玄武大會嶄露頭角,往往於大會之前便會先起衝突,更有不少人打定主意要趁著各門派齊聚一堂的機會清算舊帳。玄日宗要排解這些紛爭,花費的人力物力也不算小。貧僧認為,收一點錢,倒也合理。只不過收一千兩,未免太多了點。」

卓文君緩緩搖頭。「那天河幫主上官元述於汴州據地稱王,黃沙派掌門盛南天三度來信請援,玄日宗始終不肯出手相助,莫非......莫非也是因為盛南天沒有付錢?」

太平真人道:「盛南天乃趨炎附勢之輩,長年疏通官場,左右逢源,不會不懂玄日宗的規矩。想是因為汴州土匪勢大,上官元述武功高強,玄日宗索價甚高,兩邊價碼談不攏之故......」

「行了,行了,行了......」卓文君手撫太陽穴,嘆道:「兄弟實在聽不下去了。」

太平真人幫卓文君倒滿一杯茶,苦心勸道:「道友這次回來,究竟所為何事?是打算整頓玄日宗,還是只想完成趙掌門的託付,撐過這個月交差?老道以為,道友若無心置喙江湖之事,還是不要知道這麼多得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待得玄武大會一了,拍拍屁股走人便是。」

卓文君喝一口茶,沉吟半?,跟著閉上左眼,以右眼望向太平真人;隨即又閉上右眼,以左眼望向妙法禪師。三人會心一笑,卓文君睜眼說道:「一眼見佛,一眼見道。若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天下可得讓我瞧得小了。」

「阿彌陀佛,」妙法禪師合十說道。「施主滿腔熱血,實乃性情中人。能夠隱居十年,可真不容易。」

「大師說笑了。」

太平真人正色道:「既然道友有心振作,貧道有話代趙掌門轉述。」

卓文君神色一凜,問道:「兄弟不知道長與我大師兄有這麼大交情。」

「承蒙趙掌門看得起,貧道不敢有負所託。」太平真人說著轉向妙法禪師。「方丈大師不是外人,然則此乃玄日宗門戶之事,還請大師暫且避讓。」

妙法禪師微笑。「貧僧腹中飢餓,正要去伙房走走。」說完步出涼亭,朝玉皇殿中而去。

太平真人待妙法禪師走遠,這才說道:「十五年前,趙掌門將玄日宗一份重要事物私下交由天師道保管,囑咐貧道除了玄日宗繼任掌門外,萬萬不可跟任何人透漏此事。」

卓文君問:「道長可知是什麼東西?」

「貧道不知。」太平道人道。「趙掌門說此物乃是玄日宗祖傳之寶,凡玄日宗後世弟子,不得隨意翻閱,即使掌門人亦不得違逆。他說這便是他將東西寄放在天師道的緣故。道友可知道那是什麼?」

卓文君點頭:「有個底。」

太平真人道:「此物連趙掌門亦敬而遠之,道友自然也不會來取了?」

卓文君道:「此物不祥,有勞道長多多費神,繼續保管。」

「那也不必費什麼神。武林中無人知曉此事。十五年間,從來沒人前來鶴鳴山盜過這份寶物。」太平真人頓了頓,又道:「半個月前,趙掌門飛鴿傳書,信上說道倘若玄日宗門戶有變,掌門更替,要我查探繼任掌門的人品才略,自行決定是否轉述此事。」他揚眉望向卓文君:「聽趙掌門的意思,似乎認定自己掌門做不長了?」

卓文君眉頭緊蹙,說道:「六師兄生死未卜,五師兄下落不明,大師兄不但要我回來代理掌門,暗地裡竟然還有這等交代?」

太平真人道:「總之,知道繼任的是道友,貧道就放心多了。」

卓文君皺起眉頭。「我這代理掌門乃是大師兄遠行之前交代下來的,算算跟道長收到傳書的時日差不多。看來大師兄是算準我不會長久做下去,又或許他知道有人覬覦掌門之位。」

「瞧趙掌門這兩年來的行事處斷,似乎有意讓他兒子繼任掌門。」

卓文君點頭。「嵐兒天資聰穎,見事明白,假以時日,必成大器。本門二代弟子中,就屬他最合適接任掌門。但以他此刻武功威望,尚不足以服眾。若是我那些師兄裡有人想要爭奪掌門,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太平真人道:「這麼說倒似趙掌門已經讓出掌門大位一樣。」

卓文君神情凝重。「大師兄此行,或許並不單純。不弄清楚詳情,好生令人不安。」

太平真人問:「道友可知趙掌門此行究竟前往何處?」

「他去長安辦事。」

太平真人點頭:「是了。貧道會讓門下弟子多加留意趙掌門的動向。不過要是牽扯到玄日宗門戶大事,只怕趙掌門也不會希望天師道插手。」

卓文君拱手道:「道長好意,兄弟心領了。此事我自會安排,不勞道長掛心。」

「大家武林一脈,自當互相照應。」太平真人道。「這次包庇宦官之事,難保朱全忠不會借題發揮。他既除宦官,野心已露,接下來剷除滿朝文武,收拾反對勢力,都已經勢在必行,只是時間問題罷了。貧道與方丈大師徹夜商談,都認為他極可能會趁這次玄武大會對武林人士不利。道友為武林同道著想,一力承擔包庇宦官之責,實乃天下大仁,然則天師道和少林寺可不能讓玄日宗專美於前。我們回歸本門後便會知會武林,收留兩派附近宦官。朱全忠若要借題發揮,也好分散他的實力。」

卓文君問:「難道兩位不來參加玄武大會嗎?」

「少林寺人才濟濟,高手如雲。方丈大師回去分派之後,便會趕回成都為相助道友。」太平真人緩緩搖頭。「貧道打算留守天師道,除了包庇宦官外,尚可分派人手接應趙掌門。再說,不來參加玄武大會,還可省下一千兩銀子,倒也划算。只是有點不給道友面子便是。」

卓文君笑道:「道長如此為本門著想,已經給足兄弟面子。」

妙法禪師於玉皇殿內問道:「道長與施主聊完了沒有?」

太平真人道:「已經聊完了。」

「那便吃飯吧。」妙法禪師領著洞天觀弟子開上素齋,三人於石亭內飽餐一頓。餐後,妙法禪師與太平真人不再逗留,各自出城趕回本門。卓文君一路送到城門口,這才回頭認明方向,朝向大理寺少卿宋百通下榻的長安客棧走去。

***

一路無話,不一會兒功夫轉上西大街,眼看便要抵達長安客棧,卻見前方鬧哄哄地圍了一大群人,原來有人打架。卓文君一面推擠,一面聽到圍觀百姓叫囂:「三個打一個,害不害臊啊!」「別這麼說,人家一對一打不過,自然多拉幫手一塊兒打。」「多拉幫手還打這麼久?行不行啊?」「嘿!那位老兄右手盡往懷裡揣,我瞧他準是要放暗器,咱們看熱鬧的可得留神。」「怕什麼?這位官爺兩把判官筆使得出神入化,再快的暗器也擋得下來。」「你又知道了?他老兄那麼厲害,怎麼左手又讓人開了一道口子?」「哎呀?你不信?開賭!」「賭就賭!誰怕誰?」「開賭了?我也要,我也要啦!」

卓文君擠到前排,一看有三、四十的人圍成一個大圈子,中間四個人打得正熱鬧。其中以一敵三的是個中年漢子,身穿錦衣官服,手持兩支判官筆,右手出筆甚快,好似狂草奔放不羈;左手出筆工整,點橫豎勾井井有條。這雙筆齊出有個名堂,喚作狂楷訣,乃是江州蘭亭派的鎮派絕學。江湖上擅使此訣的僅只一人,便是人稱「冷眼判官」的大理寺少卿宋百通。敵對三人中有兩人武功招式如出一轍,認出是拜月教的人。另外一人右手使短刀,左手放飛鏢,瞧身手似是關中一帶的功夫,不過認不出門派。

左邊一名長者品評道:「久聞冷眼判官的筆法天下無雙,今日一見,確實不凡。」右邊的漢子卻道:「老丈人如此吹捧,我瞧也不怎麼樣。這位大理寺的官爺打了老半天了,連三個毛賊都拾奪不下。你說說,這麼點功夫,如何捍衛王法,懲奸除惡?」長者道:「這三人可不是尋常毛賊。」漢子道:「不是嗎?要有玄日宗的爺兒們在場,三兩下便將他們收拾乾淨。」長者冷笑一聲,望向對面道:「光在場可不算,還得願意出手才行呀。」

卓文君順著他的目光瞧去,只見對街長安客棧二樓窗口站著五名巡城衛士,領頭的是名二代弟子,昨晚接風宴裡會過,叫作陳良傑。眾玄日宗弟子冷眼旁觀,完全沒有出手管事的意思。「老丈人,」卓文君側頭問道。「這些玄日宗弟子不是該管城內秩序嗎?為什麼光是站在旁邊看呢?」

長者尚未答話,旁邊的漢子接過來道:「兄台有所不知,這位大理寺的官爺乃是為了調查玄日宗而來,你說說看,玄日宗的衛士怎麼會出手幫他,沒有親自動手已經算很客氣了。」

卓文君心中一驚,問道:「怎麼大理寺要調查玄日宗?」

那長者心細,見卓文君是生面孔,怕多說是非會惹禍上身,朝那漢子猛使眼色。那漢子並不理會,說道:「此事也不是什麼天大的祕密。這冷眼判官宋百通在成都城內四下打探玄日宗的事情,稍微留意江湖事務的人哪個沒有聽說?哼,大理寺如今無權無勢,薪餉都發不出來。什麼東西?該管的不管,放任各方節度使魚肉百姓,卻來找咱們武林人士的麻煩。玄日宗就算收錢,也是有在為武林盡心做事。成都百姓能夠安居樂業,還不是庇蔭在玄日宗之下的緣故?放眼天下,還有哪座城鎮比成都更加繁華的?」

長者搖頭:「兄弟這麼說就不對了。這三個人光天化日之下,在成都大街上毆打朝廷命官。要是玄日宗連這種事情都放任不管的話,你怎麼放心把成都的安危交給他們?」

卓文君點頭道:「老丈人說得是。待兄弟去提點他們一番。」

長者和漢子忙道:「使不得!莫要惹惱了玄日宗的人......」

卓文君微笑:「沒法子,誰叫他們惹腦我了。」說完沿著人牆邊繞,朝向長安客棧走去。到得客棧樓下,斜裡突然飛來一把飛鏢,嚇得圍觀群眾一陣驚呼。卓文君順手接下飛鏢,反身便往客棧二樓投去。就聽見嗔地一聲,飛鏢插入客棧二樓的圍欄中,正對玄日宗眾衛士。玄日宗弟子大吃一驚,紛紛開罵:「什麼人這麼好狗膽?」「活得不耐煩了?」「有種的站出來!」

卓文君雙手叉腰,惡狠狠地叫道:「陳良傑,給我下來!」

眾弟子還待再罵,為首的陳良傑已然認出卓文君,當場嚇得兩腳一軟,幾欲摔倒。幸虧兩旁弟子連忙攙住他雙臂,這才不致當眾出糗。他忙道:「原......原來是掌門師叔駕到。弟子......弟子......」

卓文君道:「下來!」

玄日宗眾弟子連忙下樓,形容狼狽地奔出客棧大門,來到卓文君面前畢恭畢敬地行禮。圍觀百姓紛紛交頭接耳,終於知道玄日宗代掌門原來是如此長相。

卓文君道:「光天化日之下,三名匪徒圍毆朝廷命官。你們瞪大眼睛瞧著,也不上前勸架,算是什麼?」

「師......師叔,那朝廷命官......」

卓文君臉色一沉,陳良傑當即住嘴,說道:「師叔教訓得是。」

「還不給我拿下了?」

「是......是......」陳良傑神色遲疑,低聲問道:「敢問師叔,是拿那三名匪徒,還是拿那朝廷命官?」

卓文君心下氣極,不怒反笑,冷冷說道:「你自己看著辦。要拿錯了人,提頭來見。」

「是......師叔......」陳良傑轉過身去,望著手下,吞口口水,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下令。

卓文君搖了搖頭,嘆道:「我上二樓喝酒。等你們弄完了,請宋大人上來一敘。」說完不再理會他們,逕自步入客棧,上二樓找張空桌坐下,吩咐小二打上酒菜。

不一會兒功夫,樓下打鬥漸歇,喧嘩人聲似乎也逐漸散去。就聽見樓梯口腳步聲響,陳良傑領著宋百通步上二樓,來到卓文君面前。陳良傑恭敬說道:「啟?掌門師叔,大理寺少卿冷眼判官宋百通大人到。」

卓文君站起身來,還沒開口,宋百通已經一步搶上,拱手說道:「宋百通多謝卓掌門相助之恩。」

卓文君搖頭道:「宋大人無需言謝。成都治安本該玄日宗所管,宋大人不來怪罪咱們救助來遲,已算很給面子。那三名匪徒,宋大人要領回去親自審問嗎?」

宋百通道:「匪徒是貴派抓到的,自然由卓掌門發落。」

卓文君微微一笑,說道:「請坐。」趁宋百通就座時,他轉向陳良傑道:「良傑,把三名匪徒押回總壇審問。有什麼結果,派人來跟宋大人知會一聲。」

「是,師叔。」

「對了,良傑。」

「師叔?」

「我身上沒帶錢。你出去的時候先跟掌櫃的結個帳。」

「是,師叔。」陳良傑道:「?師叔,凡玄日宗弟子在城都城內飯館用膳,只要記在玄日宗的帳上便可。每個月月底,自有人來與飯館結清。」

「這樣啊?」卓文君說。「那你們先回去吧。」

陳良傑領著一眾衛士,壓著三名匪徒離去。卓文君幫宋百通斟了杯酒,宋百通直呼不敢當。卓文君問道:「這三名匪徒跟宋大人有何過節,竟然在成都大街上當眾衝突?」

宋百通道:「倒也不是當眾衝突。他們其實是來客棧暗算我,只不過事跡敗露,無力得手,這才打到街上去。」

卓文君問:「宋大人可知他們所為何來?」

宋百通道:「咱們在大理寺當差,自然會結不少仇家。這等行刺暗算之事,每年總要碰上兩、三回。要說他們是為了什麼特定目的而來,在下可拿不準。適才三人,放暗器的那個使得是京兆府飛蝗門的功夫,或許是打從長安一路跟蹤在下而來。另外兩個使的番邦功夫,在下見識不廣,認不出來。」

「那是吐蕃拜月教的武功。」

「拜月教?」宋百通皺眉。「成都城內怎麼會有吐蕃人?」

「成都地近吐蕃,原本就常有吐蕃商旅走動。加上玄武大會將至,拜月教自然也會派人前來參加。」卓文君想到昨晚追殺郭在天而來的五星尊者,不知拜月教已經派了多少人混入成都,緩緩搖了搖頭。「宋大人跟拜月教有過節?」

宋百通搖頭:「據我所知沒有。」

卓文君道:「如此說來......要就是宋大人最近查案不小心查到他們頭上,不然就是有仇家買通他們來對付你。」

宋百通沉吟半?,說道:「想不出來。」

卓文君舉杯敬酒。宋百通連忙回敬。卓文君放下酒杯,這才開口說道:「卓某昨日回歸成都,隨即受命代理玄日宗掌門一職。宋大人昨日來書請見,卓某看過,也向我四師姊問起此事。據我師姊說,那是因為玄武大會將至,本門諸事繁忙,騰不出人手協助大理寺辦案,是以一直沒請宋大人過去。我今日登門造訪,就是想要問問宋大人此行究竟所謂何事。」

宋百通忙道:「不敢有勞卓掌門走這一趟......」

卓文君繼續說道:「適才在人群中聽說,才知道宋大人此行成都乃是為了調查玄日宗而來,難怪我師姊他們不願見你。」

宋百通笑容一僵,神色尷尬,只道:「這個......在下......也不是......」

「宋大人,卓某歸隱已久,這次回來,並不是為了接掌玄日宗,而是為了探望六師兄。剛好適逢其會,答應出面代為掌理一下本門事務罷了。玄日宗若有什麼事情驚動大理寺調查,還請直言相告。卓某對派內事務不甚熟悉,難以向宋大人保證什麼。但教宋大人信得過卓某,便還是包在卓某人身上給大理寺一個交代。」

宋百通道:「卓掌門言重了。其實在下此行,也不是為了什麼大不了之事。大理寺這兩年狀況不佳,在武林中早已不是秘密。當今天下,各地實權都掌握在藩鎮手中,中央賦稅收入一年不如一年。國庫逐年空虛,朝廷只有從精簡官職上著手。照崔胤崔大人的意思,大理寺與刑部職掌重複,應當擇一用之。如今大理寺已被裁撤到剩下幾個空銜,手下根本無人可用。重大案件全都轉由刑部負責。上面怕大理寺閒著,於是讓咱們回頭重開一些陳年懸案來辦。其實這種案子,上面壓根沒有指望能夠破案,只是咱們還是得要做個樣子,盡盡人事。這麼說,卓掌門應當能夠諒解。」

卓文君皺眉問道:「宋大人是為了哪件陳年懸案而來?」

宋百通道:「中和三年安定縣令鄭道南滅門血案。」

卓文君心中一驚,當下不動聲色,說道:「二十年前的案子?此案跟玄日宗有關?」

宋百通道:「在下不知。根據二十年前的調查,鄭道南貪贓枉法,勾結黃賊,判了不少冤獄,害許多百姓家破人亡。當年適逢武林召開玄武大會,令師兄趙掌門首度執掌武林盟主。大理寺調閱玄武大會記載,查到京畿道共有五門七派的掌門人連署上書,希望武林盟主出面主持公道,私下懲處鄭道南。大會記載中,趙掌門並未答允。然則鄭道南畢竟還是死了,而且不單僅是鄭府一家二十三口慘遭滅門,連安定縣衙一眾衙役、師爺、捕快等人亦無一倖免,一夜之間盡數死絕。此事絕非尋常盜賊所能為,定有武林高手參與其中。依常理判斷,即便玄日宗沒有親自動手,必定也對此事有所聽聞。在下此行成都,便是想向玄日宗探聽此事。」

卓文君道:「當年黃巢禍國,天下大亂。長安城破,僖宗皇帝出走成都,滿朝文武都讓黃巢收去當他大齊國的官員。中央都沒了秩序,地方還能指望什麼節操?似鄭道南這等地方縣令,即使不被黃賊幹掉,亦難保哪天不會遇上暴民。黃賊作亂的最後幾年間,全國死傷百姓逾數百萬,堪稱大唐開國以降最混亂的時局。宋大人想要調查亂世中一個縣令的死因......」他搖了搖頭。「只怕不大容易。」

「上面交待下來,在下總得辦理。」宋百通道。「在下投入公門之前,也曾行走江湖一段時日。貪官污吏勾結盜匪,荼毒百姓,所在多有,在下看在眼裡,亦感義憤填膺。江湖俠士按奈不住,私下動手懲奸除惡,其實也算人之常情。然則國有國法,家有家規;當此亂世,若是人人罔顧法令,殺官造反,天下豈有回歸太平的一日?」

「是了。」卓文君道。「如此說來,宋大人投身公門,原是為了剷除貪官污吏,為天下蒼生謀福利?」

「時局已經這麼亂了,貪官還要魚肉百姓。這等事情,在下是實在看不下去。」宋百通道。「可惜在下有心無力,在大理寺幹了這麼多年,貪官還是抓不勝抓。如今貪官沒得抓了,卻讓上面交代了這樣一件差事。唉......」他搖搖頭。「在下也是千萬個不願意呀。」

卓文君問:「宋大人來到成都這些時候,可有查出什麼線索?」

宋百通道:「實不相瞞,此案難查得緊。二十年前,黃巢亂世,玄日宗上代前輩高人......於亂世中元氣大傷。二十年來,玄日宗在趙掌門帶領下好生興旺,開枝散葉,門徒天下,然則鄭道南案案發之時......貴派的人數並不太多。如今他們在玄日宗內個個位高權重,在下想見一面都極為困難。卓掌門說在下在成都城內探聽消息,其實哪裡是探聽什麼消息?根本是在打探哪位大俠什麼時候會出總壇,在下可以上哪兒去刻意相會。這幾個月來,一點兒消息都沒打探到。」他搖了搖頭,繼而問道:「敢問卓掌門,那孫六俠的傷勢可有好轉?」

卓文君緩緩搖頭,問道:「宋大人識得我六師兄?」

宋百通道:「孫六俠急公好義、嫉惡如仇,這些年間時常協助大理寺追捕匪徒。在下有幸,曾與孫六俠合力查辦過幾件案子。這回孫六俠受傷,在下好生掛念。」

「我六師兄至今依然昏迷不醒,不過傷勢並無惡化。」卓文君道。「宋大人可知道我六師兄究竟是何人所傷?」

宋百通口道不知,眉宇間卻頗有遲疑神色。

卓文君忙問:「卓某這次回歸成都,完全是為了六師兄受傷一事而來。宋大人若是知道些什麼,還請明言告知。」

宋百通忙道:「此事在下確實不知。」卓文君冷冷瞧他,只看得他渾身不自在,這才說道:「實不相瞞,孫六俠出事之前,曾經托人稍信給在下。信上說他得知在下正在成都追查此案,要我稍安勿燥,不可輕舉妄動,等他忙完手頭上的事情,趕來成都與在下會合之後再做打算。」

卓文君皺眉:「有這等事?」

宋百通道:「是。可惜沒過多久便聽說孫六俠受傷的消息。儘管不知與此案有無相關,在下依然深感內疚。」

卓文君問:「你可知道他之前在忙什麼事情?」

宋百通道:「近兩年來,孫六俠一直在留意宣武節度使的動態。前一陣子他曾與在下提起,說接到玄日宗故人傳來消息,朱全忠有意聯合外族勢力,一舉擊潰各方節度使。想來他近日便是在追查此事。」

「玄日宗故人?」卓文君疑問。「六師兄當年與本門師兄弟割袍斷義,立誓不再與玄日宗門人往來。二十年來,我曾數度登門拜訪,六師兄始終拒而不見。玄日宗故人......」他望向宋百通,問道:「他可曾說過這位故人是誰?」

「沒有。在下也沒有問過。」宋百通等待片刻,見卓文君出神不語,便又說道:「朱全忠手下網羅了不少武林高手。依在下推斷,孫六俠多半是在梁王府裡遭人圍攻......」

卓文君揚起眉毛:「梁王府的高手中,可有擅使寒冰掌之類陰寒功夫的?」

宋百通沉吟片刻,搖頭道:「不曾聽說。」

卓文君微感失望,嘆道:「這麼說,一切都只是猜測罷了。」

宋百通見他難過,勸道:「孫六俠武功蓋世,內力深厚,不管受到多嚴重的傷,總有痊癒的一天。卓掌門也不需要太難過了。等孫六俠醒轉過來,自然會說出事發經過。」

卓文君聽說此言,靈光一現,心下思量,嘴裡說道:「多謝宋大人關心。待六師兄傷勢好轉,我會派人通知宋大人前來探病。」說著站起身來,作揖道別。

宋百通連忙起身回禮,欲言又止,只道:「卓掌門......」

「怎地?」

「那鄭道南案......不知卓掌門......?」

「回頭幫你問問。」卓文君不再多說,下樓離去。

FACEBOOK留言

戚建邦著作

臺北殺人魔

臺北殺人魔

電子書價:203元(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