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條款與隱私權政策更新

HyRead服務團隊相當重視您的使用權益與個人資料保護,並於2018年7月更新 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 ,敬請詳閱並點選同意以便繼續使用本服務。
若不同意,將返回至會員登入頁。

  • 加入LINE好友
  • 免費好康
  • 作家專欄
  • 精選文章
  • 精選書
  • 讀書共和國
  • 台灣角川
  • 圓神書活網
  • 狗屋果樹出版社
  • 秀威出版
  • About HyRead
  • PCHome提貨券使用說明
  • PCHome儲值卡使用說明
  • EricData
  • HyRead Journal

北川舞的筆下世界 北川舞

二一邊緣的四十男女:Ch.05 結婚是一場七嘴八舌的忙亂

  • 瀏覽數:1394
  • 發表時間:2016-02-24

標籤: 北川舞的筆下世界

11

打從朋友們知道我要結婚之後,聚會就未曾間斷過。所有人的焦點,全都鎖定在「閃亮」的身上,沒有一個人敢相信我竟然會決定要結婚,況且從來也都沒人聽我提起過戀愛這檔子事,以至於大夥碰面後的第一句話,幾乎都是慷慨激昂的國罵,或者情緒炙烈的唾棄,從父母到老師,無一倖免。

「他X的,你今天不好好說個清楚別想給我走出這扇大門,枉費這幾年來我還一直替你安排相親,結果一點徵兆都沒有就突然說要結婚,看!」雷公拍了下桌子,義正嚴詞的叫囂著。

「X恁老師哩,你到底有沒有把我們這群人當成是麻吉?交女朋友、談戀愛這種大事,從沒聽你透露過,結果現在竟然就直接跳到結婚這個步驟,這是愚人節才有的橋段,不是嗎!該不會是不小心把人家的肚子給搞大了,所以不得不結吧?早就跟你說過辦事得小心,該戴的就別省略,現在可好了吧!」怪獸說得慷慨激昂,可硬是把自身的經歷給套用到我身上來。

「好樣的,千萬別跟我們說那女人其實是個男的,咱們這群人還沒先進到可以接受這種事喔,就算你叫「好寂寞」,可也沒必要寂寞到這等程度吧!」文卿半開玩笑式的說道,只是挖苦的成份遠大過於疑問。

四、五個人就這麼圍著我,前前後後盡是一陣撻伐,沒半個相信我是真的要結婚,可卻又明白我不會拿這種事來亂開玩笑。而眾人之所以會如此氣憤的原因,該是由於沒能參與到那過程而感到某種程度的失落吧。

明明我是一個隨Call隨到的咖、是個重情重義的好哥兒們、是個以朋友為優先的絕情體,怎麼可能會有談情說愛的時間哩!就算擠得出空檔,又怎能保密到這步田地呢?

所有人不解的地方在於兩點:一、有哪個女人可以接受我那種第二順位的愛情?二、有哪種麻吉會對朋友隱瞞自己戀愛的訊息?

這第一點純屬好奇,並不足以構成全民公敵,但第二點卻著實會讓人感到氣憤難耐,因為它顛覆了大夥對麻吉的定義,也違反了朋友間應有的坦誠行為,所以該罵。

我自知理虧,只好任憑大夥發洩著怒氣,想當然爾,最終的結果一定是得安排一場女主角的歡喜見面會才行。但倘若這麼做的話,我又怕閃亮會不高興,因為她很忙,忙到很難喬得出時間來交際,更不喜歡被人品頭論足式的打量,尤其是異性。以至於我當場並未做出任何的承諾來,僅能先用手機裡的相片聊慰這群義憤填膺的麻吉們,好讓當下的炮火能夠冷卻下來。

「禽獸,真是禽獸,有這麼漂亮的女朋友竟然從來都沒想過要引薦給我們認識,簡直就是可惡,難不成是怕我們這群善良的綿羊把她給吃了嗎?」

操,羊和狼可是差很多的,我可以當禽獸,但你們絕對不會是羊,好嗎!

不過,就算你們是狼,我也不怕閃亮被你們給吞了,因為她可不是普通的強悍與犀利,在正常的狼群眼裡,她應該算是那種掛著冷峻微笑的恐怖獵人,你愈是對她狂妄咆嘯,她便愈是殘忍回擊。有些時候我都在想,自己之所以沒讓大夥知道這段戀情,到底是因為怕打亂她的時程,還是怕她嚇到了大家?我不得而知。

不過,罵歸罵,朋友終究是義氣的,餐會後,每個人都主動在結婚這件事上扛下了一份工作,縱然我壓根都沒想過要辦一場風風光光的婚禮,但對這群人而言,彷彿很早就擬好了這項紅毯計畫般:

「寞,我跟你說,結婚對女人來講,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所以你一定得做足面子給她,不一定要花最多錢,但一定得辦到最特別。你要讓所有來參加典禮的女性同胞們都面露欽羨的神色,甚至搞到全世界都讚嘆不已,縱然不是真正的全世界,但也要是她交際上的所有人,這樣你將來才會有好日子過的。」飯團語重心長地提醒著,因為當年他的婚禮可是具備超高等級的規格。

打從求婚開始,他的艾琳娜就要求得驚天動地、流芳百世,不僅全程要擺上網路,最好還能有新聞報導,搞得我們這群朋友各個是暈頭轉向。你能想像籌畫半年,燒掉將近七位數字的小朋友,只不過是為了週五的夜晚,在信義計畫區A8的LED看板中,秀出短短二十秒的影音告示:

「注意!注意!全城告急,親愛的艾琳娜,我的世界已經因為妳而徹底淪陷,今晚,沒錯!就在此刻,妳一定得給我一個答案,一個改變我人生色彩的重要答案:明天,你要嫁給我嗎?」

螢幕閃完後,還得商請一批舞蹈系與音樂系的學生,趁著人群未散、意識恍惚之際,快閃一段兩分半鐘的「明天你要嫁給我嗎」,真他媽的虐待人。

重點是,為了這場要人命的求婚舞台劇,男主角還得勤練一個半月的現代爵士舞。媽的哩!你爹娘六十大壽時也沒見過你如此賣命,敢情真的是下半身的依靠比起上半生的呵護來得更加重要,無怪乎人們都說:「爹親、娘親,都比不上肌膚之親。」

結果當然是苦了我們這幾個死黨,除了得負責聯繫、場控、放音、錄影、遞花束、傳戒指、發便當外,還得用掉自己難得的特休假,簡直就是要人命的折磨。但這一切的付出,遠遠比不上女主角的演技來得扣人心弦,明明所有的規格和標準都是她大小姐定下的,可當場卻得裝作毫不知情、熱淚盈眶,看得我們這夥人心裡都狂暴的訐譙了起來。

雖然她的確是不知道執行細節 (因為通常大老闆在意的都是結果,而不是過程,只要目的達到了,誰管你中間拚死拚活的歷程和淚水呢),但畢竟這是個意料之內的驚喜,以至於我們眾人對艾琳娜的心機,總是抱持著戒慎恐懼的態度。

甭說,求婚的規格就已經搞成了這副模樣,更何況是宴請賓客的婚禮呢!

什麼愛情回顧、上菜秀、嘉賓致詞…,那些都不夠看,艾琳娜的胃口早就被養刁了。文卿負責二十台哈雷重機的迎親車隊;雷公張羅演唱會等級的舞台燈火秀,搭配求婚片段精彩剪輯;大刁則協調唱匠級的Live Band進行男女主角深情對唱;怪獸被分配去安排媒體接洽,進行深度採訪。而我呢,則是設計驚喜不斷的抽獎活動與貼心優質的送客好禮,整個場子搞得像是在小巨蛋辦尾牙餐會一樣。

我們這幫兄弟從頭到尾都不斷的在暗地裡埋怨道:「這女人根本就不是在結婚嘛,壓根像是在找冤大頭來成就自己一生一次的虛榮大秀,妳以為嫁的是台灣首富嗎?姐姐!艾琳娜姐姐,要不要吊鋼絲加跳火圈啊!還是要邀請太陽馬戲團的人來表演呢!真是夠了喔。」

說句實在話,飯糰和艾琳娜一個是願打,一個是願挨;無論我們多麼努力的勸阻,飯團就是離不開她,最後大夥只好隨他而去,畢竟感情是沒有道理可言的。縱然艾琳娜也是百般阻擾飯團繼續和我們這群人為伍,但哥兒們的義氣似乎不是那麼容易就能被妖女所打垮的,飯團為了換取和我們在一塊鬼混的自由,只得不斷地透過滿足她來規避限制,只是在我們看來,這又是何苦呢?

然而,經過了那一場令人難忘的婚禮事件後,文卿、雷公、大刁和怪獸,各個是極度慶幸自己早已成親,不然所有前來參加過這場婚禮的未婚女性們,恐怕都會有樣學樣、有怨記仇,這也難怪飯團要用這樣的態度和標準來看待我的婚禮了。

「切~,不是每個人都和你的艾琳娜一樣好嗎?整死人不償命,把結婚搞成像國慶閱兵一樣,硬要靠個笨男人來滿足自己的虛榮大夢,結果有比較幸福嗎?還不就是財米油鹽醬醋茶!」文卿超級不屑的說道。

「喂~,我不是笨,是佛心來得好嗎?」

「是啊,施主,您確實是佛心啊,免得她去殘害別人、荼炭生靈喔!這也算是另一種收妖的方式啦。」怪獸冷冷的回應著,那苦味應該比黃蓮還要重吧。

即便這討論是一團混亂,但卻是我第一次感覺到,明明是自己的事但又好像和自己不太相干,這群死黨對於婚禮該如何辦,每個人都有一套自己的看法。最後婚禮總召的位置由文卿奪下,飯團則因為經驗豐富而榮登專案企劃,雷公依舊是負責場地佈置,大刁和怪獸則擔任公關聯繫,至於我和女主角嘛,則是出人就好。

自此而後到婚禮之前,我們每一次的聚會幾乎都是在討論我的婚禮進度,基本上我似乎沒有太多的干涉權,反正也沒有長輩在我背後出意見,因此就任憑這群義氣的兄弟們去胡搞發落了。

事實上,打從一開始,我和閃亮便對婚禮的形式有了某種共識,那就是簡單即可。因為我沒太多的經費可供花用,而她則是沒過多的心思願意交際,但這個共識鐵定得不到她家人的支持。於是當父母拗不過自己的掌上明珠時,倆老便會轉而開始向我這個未來的女婿施壓了,也因此當這群死黨主動跳出來扛的時候,我並沒有太多的反彈,反倒是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

至於閃亮嘛,她壓根就不想碰這種事,所以不是出差、就是開會,於是一切就這麼順理成章地按照麻吉們的計畫去走了。

然有趣的是,在這漫長的籌備過程裡,由於女主角完全沒提出任何的異見,結果反而讓她保有了一種特殊的神祕感。其實對閃亮來說,這就像是一種交換,只要那些攏長繁複的交涉過程不要去叨煩到她,那她便願意好好地配合婚禮當天的所有演出,任憑大夥安排典禮的各種橋段。未料這麼做的結果,反倒是贏得了弟兄們連番的稱讚和好感,實在是出乎正常人的想像之外啊。

「寞!這女人好,不亂給意見,更不爛定規矩,配合度這麼高,真是讓你給賺到啦。」大刁豎起拇指大聲的嚷著。

還真是老天保佑啊,竟能讓大家有如此不同的詮釋,敢情是閃亮上輩子有燒香吧!

或許,我應該要感謝的人是艾琳娜才對,因為她給了大夥一個極端的對比,以至於置身事外的閃亮,反而成了另類的優點。至於她的家人嘛,似乎也因為這群兄弟們的安撫和交際,逐漸開始對我產生了些許的好感,雖然依舊是不甚滿意,但至少不再有強烈的敵對與抗拒了。

猶記得婚禮那天,閃亮打扮的非常漂亮,也極度識趣的配合弟兄們所安排的程序,整場婚禮是超乎想像的順利,雖然這一切的規格遠超過我們婚前的共識,但她似乎沒有絲毫的不悅,甚至從她的眼神和表情中,我看到了一抹過去少有的羞澀和開懷。

走在紅壇上的她,很是開心,尤其是在穿過同學、同事和廠商座位區的時候,所有人那份欽羨的神色和祝福的話語,更令她臉上浮出了一抹驕傲的欣喜,縱然她沒說出口,更不可能會自己承認;但我知道,這場溫馨別致的婚禮,確實令她在眾人面前變得更加的閃亮。

霎那間我突然明白到,即使女人嘴巴上說不用,可面子這種東西是每個人都需要的,尤其是在這種一生一次的重要場合上,鋒頭絕對是必要且不嫌多的禮物吧。

婚姻本該僅有一次,但卻常常不只一次,誓言本該只說一回,可換過人後就得再說一回。一場華麗的婚宴,一件迷人的婚紗,一本醉人的寫真,再美,都只是個註記罷了,聰明的人是不會為了註記而讓自己精疲力竭;只可惜,戀愛中的男女多半都會腦殘,不然,便不會為了一棵樹而放棄整片的森林,可有時正是因為這股傻勁,那抹註記才得以令人永生難忘。或許,所謂人生中的當下美好,不僅是為了永恆的回憶,更是為著不留遺憾吧。

FACEBOOK留言

北川舞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