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條款與隱私權政策更新

HyRead服務團隊相當重視您的使用權益與個人資料保護,並於2018年7月更新 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 ,敬請詳閱並點選同意以便繼續使用本服務。
若不同意,將返回至會員登入頁。

  • 加入LINE好友
  • 免費好康
  • 作家專欄
  • 精選文章
  • 精選書
  • 讀書共和國
  • 台灣角川
  • 圓神書活網
  • 狗屋果樹出版社
  • 秀威出版
  • About HyRead
  • PCHome提貨券使用說明
  • PCHome儲值卡使用說明
  • EricData
  • HyRead Journal

翻譯、寫作、奇幻宅 戚建邦

男人的浪漫 四、紐約的浪漫

  • 瀏覽數:186
  • 發表時間:2018-05-24

標籤: 翻譯、寫作、奇幻宅

11

第二天下午,淑華終於進入紐約。史密斯探員陪著她做完各式文書紀錄,證明她與恐怖活動無關後,總算離開了中情局的辦事處,正式恢復了遊客的身分。


史密斯充當司機,開著CIA的公務車載淑華去飯店。「楊小姐,我們幫妳安排好了四季大飯店的房間,行李已經請機場送過去了…」卻見淑華搖頭說:「不用了。我在亞法隆酒店有訂房,可以麻煩你載我過去嗎?」看史密斯面有難色,又說:「你知道那家店吧?在帝國大廈附近…」


「我知道那家酒店。」史密斯說。「可是楊小姐,四季飯店是五星級的,亞法隆不過四星。妳如果是擔心價錢的話,我已經申請經費了,您可以在四季飯店住一個禮拜。」見淑華只是搖頭,他繼續說:「妳晚到了一個禮拜,亞法隆未必有房間呀?」


淑華一聽覺得有道理,邊想邊說:「可是我來美國就是要住亞法隆呀。我還想指定四一五號房呢…」


史密斯眉頭一皺,問道:「為什麼一定要住亞法隆的四一五號房?」淑華說:「那個…是私人原因…」史密斯放慢車速,轉頭看著她說:「我想知道這個私人原因,可以告訴我嗎?」


淑華在紐約並沒有朋友,只是憑著一股衝勁兒跑來。如今行程不如自己預期,她感覺有點茫然。眼前的傑克史密斯算是唯一認識的人,從某方面來講也算是救命恩人。心中有什麼話,似乎除了跟他也沒有別人可說。她想了想道:「傑克…我可以叫你傑克嗎?」史密斯點頭:「當然。我的朋友都叫我傑克。」淑華笑了笑:「那很好。『史密斯探員』老讓我聯想到一部電影。其實本來我在台灣快要結婚了,但是我的未婚夫卻在上個月來過紐約一趟後就決定逃婚。我不能諒解,所以想到紐約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亞法隆飯店就是他當時住的地方,四一五號房…嗯,你知道的。」


傑克若有所思地說:「男人逃婚總有個原因,至少有個藉口吧?他沒有跟妳說為什麼嗎?」淑華心想:「多半是通姦,還什麼為什麼?」嘴裡說:「他說了個原因,可是太扯了。我寧願相信他在紐約認識了別的女人。我說這些男人…」


傑克不等她說完男人怎樣就道:「這樣好了,我先送妳去四季飯店,然後我到亞法隆幫妳問一問有沒有房間,好不好?」淑華有點不好意思:「這…沒關係啦。我自己找時間再過去看看就可以,不用麻煩你了。」傑克笑著說:「不麻煩,反正我今天沒有其他勤務。楊小姐到我們國家來,總是要有個本地人接待一下的。」


到了四季飯店,辦理好住房事宜,也確定行李都運到之後,傑克出門前往亞法隆飯店。淑華在房裡將泡水手機裡的SIM卡取出,然後到樓下去找了一家電信業者,買了一台「超高畫素、可線上收看電視節目、具三十二道和絃鈴聲、七十二種情境調整、附贈2G記憶卡、內建一千個JAVA小遊戲並且引進最新奈米技術,防震防水更防火的照相手機」,又跟店員凹了一塊已經充好電的電池。滿足了累積一個禮拜怨氣之下的購買慾後,她開心的回房打電話給建治。


「喂?建治?你在哪裡?」「淑華啊?天還沒亮,我當然在床上啦。」「喔,我已經到紐約啦。我跟你說,這幾天真的是好詭異的經驗喔!」「喂,淑華,妳是打國際電話啊?」「對呀,用手機打的。」「那貴死啦!要聊天等見面再說嘛。」淑華臉色一沉,不悅道:「我差點被炸彈炸死、高空落下摔死、荒島歷險餓死,更別提有個色狼想要強姦我,還有一個守護寶藏的鬼魂要殺我!而你居然還在關心電話費太貴?」


建治語塞,說道:「這樣聽起來…好像我不對唷。」「當然是你不對啦!」「可是我已經訂好飛機,明天傍晚就可以到紐約啦。到時候就可以聽妳講個痛快囉!」淑華一聽心裡高興:「真的?你要來陪我喔?建治,你好好喔!」「還好啦,好朋友嘛。所以妳可以省下電話費,明天再跟我說。」「不要!我不吐不快啦,你給我聽!」說著也不管建治怎麼說,當場把這幾天的遭遇都講了出來。


如此長舌了一個小時,建治終於以必須趕搭飛機為理由掛上電話。淑華講得爽了,心中舒坦,於是決定要好好泡個澡以犒勞自己一個禮拜來的辛苦。十分鐘後放好了水,加了一堆免稅商店買來的泡泡浴、精油、玫瑰花辦之類的,脫光衣服正要下水享受一番,門鈴卻在這個時候響起。淑華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披上浴袍出來開門。
「誰呀?」「客房服務。」


淑華心中奇怪,打開門就說:「我沒有叫什麼客房服務…」卻看到門口一個滿臉酷樣的服務生二話不說地就推著餐桌進房。淑華忙道:「喂!我說我沒叫!你這是什麼服務態度…」


服務生反手把門關上,一看就知道來意不善地凝視著淑華。淑華被他看的很不自在,無奈法寶都放在浴室的皮包裡,所以不敢輕舉妄動。她這幾天經歷大風大浪,如今對於有人闖進房裡這種事雖然還是有點緊張,但至少不會感到有多驚訝。她說:「你是誰?想幹什麼?」


服務生冷冷地說:「小姐,我們就不要多說廢話了。巴爾在哪裡?」淑華一愣,心想怎麼可能有人知道自己見過巴爾?嘴裡卻說:「什麼巴爾?你在說什麼?」


服務生反手一巴掌就打上去,厲聲道:「不要裝蒜!巴爾究竟在哪裡?」


淑華沒料到他會說打就打,這一下跌到地上,鼻血都流出來了。她伸手抹了抹血,滿心不爽地瞪著服務生,說道:「喔?你是說巴爾?他就在浴室。」


服務生一聽這話大吃一驚,臉上的酷樣立刻被緊張的表情取代,自腰間拔出了手槍蹲低身體躲在餐車後面四處張望。淑華本來想騙他進浴室後再拿按摩棒來對付他,現在一看他嚇成這樣,認為機不可失,當即就往浴室奔去。不過服務生反應很快,在淑華還沒跑出兩步之前就已經對著浴室的門口開了三槍。淑華無奈,只好往反方向滾出,在床後面躲了起來。


「小姐,妳不要唬弄我,究竟巴爾在哪裡?」服務生槍口在浴室門跟淑華之間游移問道。淑華心想:「巴爾下地獄去啦!你幹麼不快去找?」嘴裡說:「巴爾就在浴室裡,進去就看到啦。」卻見服務生一把推開餐車對著大床走來,邊說道:「想騙我?巴爾如果在浴室裡,我早就死了,還能在這裡跟你耀武揚威?給我說!」


淑華見他步步逼近,心知若是不快點拿到按摩棒自己就慘了。思考情勢,她決定把床翻起來擋子彈然後趁機跑進浴室。就看她大叫一聲兩手抓起床板一舉,想不到那床太重了,憑她根本翻不動。服務生哈哈大笑,跳到床上去一槍指著淑華的腦袋說道:「妳這麼耍寶,我還真捨不得殺呢。最後再問妳一次,到底巴爾在哪裡?」


「碰!」地一聲,房門被人撞開,滾進了一個男人,正是傑克史密斯。服務生看來是專業的殺手,一聽身後有異,立刻翻身下床,抓起淑華擋在身前。


「把槍放下!」


「你不要亂來,不然我殺了她!」


淑華長嘆一口氣,苦笑地想:「我又變成人質了。這是什麼世界呀?」


服務生正當又要說話,傑克卻開了槍。這一槍好準頭,劃過淑華臉旁兩公分處打穿了服務生拿槍的手。服務生當真了得,受傷的同時一把將淑華推向傑克,左手一抄竟然在自己的槍還沒落地前又拿了回來。由於淑華正對自己飛來,傑克不敢再開槍。服務生趁著空檔打爆了床旁的玻璃窗,「咻」地一聲就跳窗而逃。


傑克奔到窗邊探頭往下看了一會兒,縮回頭來道:「讓他給跑了。」淑華從地上爬起,訝異地問:「跑了?這裡是八樓耶?」傑克不理會她,走進浴室乒呤乓啷的亂翻。淑華心裡有火,大聲問道:「你幹什麼?」


傑克從浴室裡走出來,手裡拿著巴爾的衛星電話,語氣不悅地問道:「這電話到底怎麼來的?」


淑華一看心就虛了,只是死不認錯:「我不是跟你說過是在荒島上撿到的?」


傑克「哼」了聲,聽的出來有點生氣地又說:「那根本不是個荒島,對不對?楊小姐,我剛剛在局裡一力的保妳,但是妳說話卻不盡不實。妳這樣做對的起我嗎?」


淑華嘟著嘴說:「你幹嘛發這麼大火?就算我有事情沒有跟你講,但這電話真的是撿到的。難道是我自己帶到荒島去的?說什麼不盡不實?那麼難聽。」


傑克一看她還嘴硬,怒道:「妳為什麼沒有跟我說妳的未婚夫是陳志明?」


淑華說:「奇怪了,我未婚夫叫什麼名字關你什麼事?陳志明就陳志明嘛,你聽過呀?」傑克說:「妳真的不知道還是假的不知道?」淑華:「當然是真的不知道啦。不知道什麼?」


傑克搖搖頭:「陳志明是你們台灣情報界第一流的人物,他是貴國自長江一號之後最厲害的諜報人員。他不但數度化解台海危機,並且也曾經好幾次來美國協助辦案,CIA裡每個人都對他非常尊敬。總而言之,他根本是我們這一行裡面的傳奇人物,是現實生活中的詹姆斯龐德。他查案子不會留下線索,你是絕對不可能在飯店裡找到什麼的。」


淑華哪裡知道自己未婚夫這麼有來頭?不過驚訝之下她卻只注重一句話:「你說他像一集換一個女人的詹姆斯龐德?我就知道他是個花心的色狼!」


「…」傑克愣了一愣,繼續說:「亞法隆酒店是台灣情報局在紐約的通訊中心。只要你們有人來都需要在那邊報到並且知會CIA。」淑華插嘴:「喔!難怪你不想讓我去住亞法隆!」傑克瞪她一眼,說道:「我是不想讓妳惹麻煩,誰知道妳真的跟台情局有關係。早知道這樣妳就不會那麼容易從CIA走出來。」淑華大聲道:「我跟什麼情報局一點關係都沒有!我只是來抓姦的!」


傑克考慮了一下,決定道:「我不知道能不能相信妳。不過以目前的證據看來,我必須假設妳這次來美國的動機不是妳說的那麼單純。再說現在已經有人來追殺妳了,妳要我怎麼想?跟我回局裡去吧。」


「現在?」淑華說。「我剛放了水…還沒洗澡呢…」傑克看她穿著浴袍,裡面顯然什麼也沒穿的樣子,說道:「這也是為妳好。妳在這裡不安全。去換件衣服跟我走。」


淑華心想跟著去局裡並無所謂,反正自己是清白的。但要是他們問的深了,荒島野男人的事情多半會抖出來。自己這個局外人才剛踏入美國境內就已經被迪阿布羅的人盯上了,要是湯姆的行蹤曝光只怕真的只有死路一條。她一時沒有主意,心煩意亂之下慢慢走進浴室要換衣服。傑克剛剛在浴室裡面翻亂了她的皮包,裡面的東西都堆在洗臉台上。淑華看到之後,突然心生一計。


「傑克,你進來一下,有好東西看!」


傑克走進浴室,看到淑華衣衫不整地站在浴缸旁邊,手裡拿了顆小跳蛋。傑克臉上一紅,說道:「楊小姐請自重。我公私分明,不會跟嫌疑犯亂來的。」淑華上前兩步,笑著說:「我只是給你看樣東西,又不是要跟你怎樣。」傑克看著跳蛋,吞了口口水,說道:「這是嚴重的性暗示,已經構成性騷擾了…」


「為我呈現男人的浪漫!」


傑克心神一蕩,臉色痴呆。幾秒後回過神來,淑華已經將跳蛋放回洗手台。傑克的眼神似乎看出有點什麼不對勁,但是又說不出什麼所以然來。在他再一次要催促淑華換衣服前,他的手錶發出奇怪的聲響。傑克打開手錶,看了看螢幕上顯示的訊息,皺了皺眉頭。蓋上錶蓋之後,他想了一想,說道:「我有急事必須立刻去處理。那…妳就先洗個澡,等我回來再說。記得把門鎖好,任何人敲門都不准開。」說完急急忙忙就離開了。


淑華二話不說,立刻把浴袍脫下,換上了一套夜行緊身衣【特地為了抓姦而買的】。弄完後把皮包裡必要的物品都收好,走到剛剛服務生打破的窗口,趁著夜色,保險套一揮就跳了出去。落地之後偷偷摸摸地躲在街角看著旅館大門。等傑克從裡面走出來之後,她立刻就跟了上去。


「既然傑克跟志明一樣都是情報人員,我倒要看看他們這種人心裡所謂的浪漫是長什麼樣子!」


淑華跟著幾分鐘,轉進了幾條陰暗的巷子,然後傑克就不見了。淑華在暗巷四下尋找,看不出什麼蛛絲馬跡,心想:「笨淑華,人家情報人員怎麼會這麼好讓妳跟蹤?說不定此時他正在哪裡看著妳偷笑呢。」又找了一找,自覺十分沒趣,便打算要回飯店繼續洗她的澡。這時回頭一看,可了不得了。原來現在陰暗巷道的另外一邊已經出現了四個看起來就很可怕的男人。


「嘿嘿嘿嘿…小姐,晚上沒事不要走到沒人的巷子來。妳媽沒教妳嗎?」


「你看她那個樣兒,八成是故意走進來想找一點樂子的。呵呵呵呵…」


淑華有保險套跟按摩棒在身邊,並不怕四個小混混,說道:「你們想幹麼?」


四個男人中又有淫笑發出,不過卻被另一個陰森的聲音制止。「小姐,不要怕,只要說出巴爾的下落,我們不會傷害妳的。」


淑華這才知道又被迪阿布羅的人盯上,而且也認出帶頭的人正是剛剛那個服務生。淑華冷冷一笑,心想:「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該是本女王算帳的時候了。」想著伸手進皮包要掏按摩棒。但是就在她按摩棒將出未出之際,淑華腦後上方約十公尺處傳來一陣正氣凜然的笑聲。


「哈哈哈哈哈…」那聲音笑道:「無恥匪徒!想動這位小姐,先問過我再說吧!」


淑華轉頭一看,只見後面建築防火梯二樓的陰影之中走出了一個男人。這個人的造型真是任何人一看都忘不了。就看他全身土黃色的緊身衣,完美的展現出一身肌肉線條;頭戴包頭面具,面具的眼睛圓圓大大的十分可愛,而嘴巴也像個臘腸嘴一般;手腳都有手套、皮靴,顏色也是土黃,只是稍淡;一張像床單一樣的披風批在肩上隨風飄逸,也說不上多帥氣。黑色的內褲外穿,上面還印了「B」字的閃亮皮帶扣。若以時尚的觀點來看,真的不是一個拙字可以形容。


四個壞蛋一看,登時一片混亂。「出…出現了…」「他是誰?」「紐約最新的守護者、正義的化身、邪惡的剋星、壞人聞之喪膽的『河豚超人』,簡稱河豚人【The Blowfish Man】!」「什麼?他就是上一期時人雜誌評鑑『史上最愚蠢造型的都會英雄』河豚人嗎?」「就是他!就是他!」「聽說他小時候被核子污染過的河豚刺到,然後就有超能力了!」「看起來不怎麼樣嘛?」「不是啦!他很厲害耶!」


河豚人自防火梯上跳下,落地時重重一站,轟然一聲,氣勢十足。嚇的眾壞蛋四個裡面倒有三個向後退了一步。唯一還站在原地的服務生拔出槍來說道:「這個小丑誰看到都會笑死,怕他做什麼?上!」眾壞蛋各自抄出傢伙,對著河豚人衝過去。


河豚人一出手,果然不同凡響。就看他左手一擋,一個壞蛋手中的鐵撬向後飛出,「噹」地一聲插入旁邊的垃圾桶;右腳一踹,某壞蛋的西瓜刀剩下刀柄;膝蓋一頂,另一個壞蛋的機車大鎖纏上了自己雙手。三個雜碎給繳了械後,河豚人展現了他之所以被稱為河豚人的特殊能力。就看他吸一口氣,身體突然膨脹數倍,並且滿滿突出大刺。眾雜碎各被刺一針,並且被好像氣球一般的河豚人給撞飛。落地之後河豚毒發,各自身體僵硬,動彈不得。


服務生一看情形不對,扣下板機連續射擊。河豚人就跟美國各式各樣的超人一樣,身體可以擋子彈。他兩手在面前亂揮之下,服務生一排子彈射到剩下一發。河豚人向他走去,邊走邊說:「以後不准你再來騷擾這位小姐…」天知道為什麼在暗巷之中會有人擺個油桶在旁邊。服務生看準時間,在河豚人經過的時候射出最後一顆子彈,油桶登時爆炸,火光四射,將河豚人捲入其中。


「這次算你厲害,下次不要讓我碰到!」服務生交代完場面話,抓起天上垂下的一條繩索,身體登時離地而起。原來是有直昇機來接他逃命,剎那間逃到剩下天邊的幾點光芒。


淑華看得傻了,嘴巴張大說不出話來。幾秒後火海中人影閃動,河豚人從火中走了出來。「小姐不要怕,我會把逃走的那個給逮起來的。」邊說邊從腰帶上拿出三顆雞蛋大小的怪裝置,在地上三個雜碎的胸口各放了一個。淑華不明究理,問道:「那是什麼?」河豚人回答:「河豚毒本身不致命,但會讓中毒的人全身癱瘓。如果不以人工方式幫他們呼吸的話是會缺氧而死的。」說完又道:「小姐,晚上的紐約街頭很危險,妳快回飯店去吧。」說著又開始吸氣,身體逐漸膨脹,化作氣球,不多久居然離地漂浮,要向直昇機追去。
淑華本來就懷疑,一聽河豚人叫自己回『飯店』,當場叫道:「傑克史密斯!帶我一起去!」


河豚人身在半空,嚇了一跳,叫道:「什麼傑克史密斯?我不認識呀!」突然覺得腳上一緊,低頭一看更是嚇得半死,原來有一條長得很像男性生殖器的鞭子緊緊纏在自己右腳。嚇完之後,他看到淑華抓著鞭子的另外一端正對自己急速接近。


「妳認錯人啦!我不是傑克史密斯啦!」河豚人邊飛邊叫。淑華這時已經將鞭子收緊,只是河豚人圓圓的身體渾身是刺,不敢趴上去,只好兩手分抓他兩腳這麼一起飛著。「你不承認也沒關係,反正你們這些美國超人都不會承認自己身份的。帶我一起去找壞蛋吧。」河豚人叫:「哪有妳這樣霸道的?」


「我說真的,同樣是超人,為什麼你飛起來要胖成顆氣球這麼難看,而蜘蛛人就飛得那麼帥氣呢?」「怪我呀?小時候刺我的是河豚不是蜘蛛,妳以為我喜歡?」「不要生氣嘛。先天的被什麼刺不是你能決定的,但是後天的超人裝扮可以補救呀。你這套服裝實在是太爛啦!」「妳…小姐…我是要去抓壞人,妳這樣會拖慢我的速度啦。」「你飛的慢還怪我?我告訴你,追的上直昇機就追,追不上就別丟人現眼啦!」「…」「不如我來幫你。」「怎麼幫?」


就聽「唰啪」一聲,河豚人的屁股被矽膠鞭抽了一鞭,只疼的他雙腳一抖,當即急起直追,對著壞蛋的直昇機衝去。如果淑華也去當都會英雄,大概會被人稱為「女王人【The SM Woman】」吧…


沒過多久,河豚人跟淑華與直昇機的距離已經接近到五十公尺以內。淑華問:「你們超人不是都有一些很酷的小道具?你不能直接把直昇機打下來嗎?」河豚人說:「底下是紐約市區,怎麼能直接打一架直昇機下去?而且善用小道具的是像蝙蝠俠那種本身不具有超能力的有錢人;像我或蜘蛛人這種窮人只要發揮自我能力就夠啦。」


直昇機的側門打開,服務生探出一個頭來叫道:「河豚人,報紙上都說你放下紐約市民生命不顧,跑去度假啦!怎麼現在又回來了?」河豚人「哼」地一聲,不打算理他。服務生兩腳跨出直昇機踏在欄杆上,回頭又從座位裡拿出兩把類似大鐮刀的東西套在手上,黑夜之中看起來就像隻大螳螂一般。「本來你我無怨無仇,我也不想動你。但既然你自己找上門來,那就別怪我不客氣啦!」


淑華說:「真受不了,壞蛋講話怎麼都這麼老套?」不過河豚人的聲音卻聽起來很嚴肅:「我就說這個殺手不是普通人,原來竟然是他…」淑華看看服務生又看看河豚人,有點好笑地說:「他是誰?你不會跟我說他是什麼『螳螂人』吧?」「錯!是『螳螂博士』。小心了!」


就看到直昇機上的螳螂博士兩腳一挺,身體有如弓箭離弦一般疾射而出,好似蝗蟲過境的勢道對著河豚人跟淑華撲來。淑華百忙之中定睛一看,只見那服務生不但戴上了鋒利異常的電動大鐮刀,身上還穿滿了看來十分高科技的青黃裝甲。腳步機械發達,似乎非常適合跳躍。頭上帶了安全帽,帽頂有兩根鬚鬚,也不是知道是真有什麼用處還是純粹為了模仿螳螂觸角。正當淑華考慮是要出言嘲笑還是讚嘆時,河豚人叫道:「小姐,請不要驚慌,我會接住妳的。」說完兩腳一晃,把淑華給向上蕩了出去。


這時螳螂博士撞上了河豚人,打算一鐮刀砍下河豚人的腦袋。不料河豚人一吐大氣,登時好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返回原狀。不再圓滾滾的河豚人身手立刻俐落了起來,一低頭就閃過了螳螂博士的大鐮刀。幾聲叫喊之後,這兩個怪物從天上急墬而下,一邊墬還一邊打架。淑華緊接著他們身後一同墬落,邊落還邊幫河豚人加油,頓時間熱鬧非凡。


打到離地面兩百公尺左右的時候,河豚人終於拔掉了螳螂博士的兩隻鐮刀,一迴腳將他踢去撞地。藉著一踢的力量阻了阻下墜的勢道,河豚人吸大氣變成氣球狀,飛過去接住淑華,然後一起輕輕巧巧地在螳螂博士身旁著陸。「螳螂博士摔死了嗎?」「沒有。他那一身裝甲可以保命。」


河豚人拉掉螳螂博士的安全帽,詢問道:「告訴我,為什麼你會找這位小姐追查巴爾的下落?」螳螂博士哈哈一下,回答:「你休想從我的口中套出什麼話來!」河豚人威脅道:「每個人都有個崩潰點。你一定會招的,只是遲早的問題。」螳螂博士呸地一口說:「你是堂堂的正義英雄,難道想要對我嚴刑逼供嗎?這對你已經不太好的名聲會有負面影響喔。」「你…」


「河豚人,不要激動。」淑華拉著河豚人的肩膀說道。「讓我來試試。」說著拿出按摩棒,揮揮手放出皮鞭。


螳螂博士冷笑:「鞭打?這麼初階的拷問手法妳也用得出來?我全身穿著鈦合金奈米裝甲,妳根本打不痛我的!哈哈哈…」


河豚人說:「你已為我破解不了這件裝甲的密碼嗎?等我把它脫下來…」


卻聽到「唰啪!」一聲,螳螂博士當場跟著慘叫,原來他的鈦合金奈裝甲已經讓淑華一鞭抽成兩半,還在他胸口留下長長的一條血痕。「不要把奈米神話了。」淑華笑著說:「不要因為大家都說奈米好,你就跟著追逐流行。遇上我這條什麼都打得穿的鞭子…嘿嘿嘿嘿…奈米只是一個科學家口中的技術名詞罷了。」螳螂博士跟河豚人面面相噓,想不到這個被他們低估一個晚上的女人居然如此可怕。淑華甩著鞭子向前踏出一步,河豚人不由自主的向旁退出一步,留下螳螂博士一個人面對她。
螳螂博士看著地上那兩半片裝甲,神情恐慌地說:「妳不要過來!我告訴妳就是了!我們追的不是妳,而是巴爾的電話。妳使用了巴爾的電話,當然就知道他在哪裡了,是不是?」


河豚人訝異地對淑華問:「那支衛星電話是巴爾的?」見淑華點頭,又說:「妳知不知道巴爾是誰?妳知道這個線索有多重要?隱瞞這種事可是嚴重妨礙調查…」淑華搖頭道:「喂!注意你的身分。你現在是河豚人,不是CIA探員唷。」河豚人一驚,叫道:「喔,雪特!什…什麼探員?不知道妳在說什麼…」


兩人一個不注意,螳螂博士在地上翻了個身,隨即使用他的強力機械腿彈身逃跑。河豚人一看他一彈就是五層樓高,正要吸氣飛去抓人,卻聽到身旁「唰」了一聲,螳螂博士當即又被淑華的鞭子給拉了回來。「得罪了我還想跑?」淑華說。為了防範螳螂博士再度逃跑,又想到剛剛差點被他開槍打死,淑華手腕轉動,螳螂博士落地時頭上腳下,當場撞暈了過去。


淑華收起按摩棒,對河豚人問道:「這個蟑螂博士是什麼來頭?」河豚人:「是螳螂博士…」「隨便啦,什麼來頭?」


河豚人說:「他是個瘋狂科學家,自從五年前一次實驗失敗後就心性大變,幹起職業殺手這一行。他利用他的專業知識做出這一身行頭,那兩把大鐮刀不知道染過多少鮮血…」淑華很懷疑地看著河豚人說:「是不是真的呀?有沒有這麼老套?」河豚人攤攤手說:「我聽說的就是這樣囉。」淑華又問:「那他跟那個巴爾又有什麼關係?」


河豚人想了一想,問道:「妳聽說過迪阿布羅嗎?」淑華說:「最近有聽到這個名字。」河豚人道:「迪阿布羅控制中南美的毒品出口市場,乃是世界上勢力最龐大的毒梟。他的大弟弟梅菲斯特主管組織的安全事務,養了一批全世界最厲害的殺手。螳螂博士就是其中之一。事實上,自從三年前綽號「閹屌手」的湯姆安德生神秘失蹤之後,螳螂博士就成為他們組織中的頭號殺手…」


「誰?」淑華驚問。


「湯姆安德生?小姐聽說過他嗎?」河豚人說。


「喔…」淑華搖頭:「沒有聽過…只是覺得『閹屌手』這個綽號…好酷喔…」


河豚人一看就知道淑華有所隱瞞,不過顯然她已經表示不願明說,他也就沒有追問。「『閹屌手』這個綽號當然頗為不雅,不過也算名副其實。那個湯姆安德生行兇的手段十分兇殘,並且傳說他會使用巫毒術,不少男人都說他們是被隔空閹掉的,綽號名不虛傳。他的失蹤是一件好事,情報界都希望他永遠不要復出江湖。」


淑華愣愣地聽著,心情頗為失落。她實在很難接受湯姆安德生原來是這樣子的人。


「不管怎麼樣,迪阿布羅既然派出了螳螂博士來找你,表示他非常重視這件事,不會就這麼罷休的。街上傳說,巴爾吞了迪阿布羅很大一筆錢,所以迪阿布羅一定要把他找出來。小姐如果真的知道巴爾在哪裡,建議妳要嘛就告訴他們以避免麻煩;要不就告訴中情局或藥品管制局,然後請求保護。不然的話,就算妳的鞭子再厲害,只怕也…」


「我這一趟只是想結婚而已,怎麼會碰到這種事?」淑華煩惱地抓著頭髮說。沒過多久她發現頭髮被抓亂,趕快又拿出梳子來梳了梳,然後對河豚人說:「那個先不管了。那現在這隻大蟑螂怎麼處理?」河豚人說:「是大螳螂。我想先丟到警察局門口吧。」


河豚人抬了螳螂博士,腳下掛了淑華,飛回第一次出現的地方又背起三個還躺在地上不會動的雜碎,然後跑到最近的警察局去把他們丟在門口。在他帶著淑華飛離警察局的時候,門口的警員還鼓掌大叫:「河豚人!謝謝你!你是紐約的英雄!」


接下來河豚人說要送淑華回旅館,不過淑華不答應,硬是要跟在河豚人身邊。問她為什麼,她說:「我想要看看你的生活,藉以了解我未婚夫的世界。」河豚人拗不過她,也擺脫不了那條鞭子,只好帶著她一起去伸張正義。那天晚上,他們抓住了一個綁匪,解救了一個家庭;然後他們找出了一顆核彈並且將之解除,拯救了一個城市;接著他們阻止了一場政變,挽救了一個世界上最偉大卻常常碰到怪事的國家;跟著她們與兩名黑衣人聯手打退了一群外星人,化解了地球危機;最後她們毀了隱藏在月亮後面的死星,解決了銀河系的重大危難。


到了天快要亮的時候,河豚人跟淑華都累的氣喘噓噓。淑華跑進一家速食店裡買了兩杯咖啡以及漢堡煎蛋火腿莎拉,然後叫河豚人帶她飛到帝國大廈頂樓去看日出。河豚人說我帶著面具怎麼吃東西,淑華說「你別鬧了」然後就把他的面具拉下來,果然就是傑克史密斯。兩人在涼風之中於大樓頂野餐,伴隨著即將來到的日出,嚴然就是一幅約會景象…嗯…如果沒有河豚裝跟按摩棒的話…


「你的生活好刺激。」淑華吃著漢堡說道。不過傑克卻苦笑一下說:「有時候也很無力。」淑華問:「怎麼會無力呢?」傑克說:「我每天晚上這樣搞,忙到都沒什麼時間睡覺,這也算是盡心盡力了吧?可是我不過出差兩個禮拜不在紐約,妳看紐約時報上面怎麼寫我的?『傳聞河豚人這次度假是比爾蓋茲出的錢!城市英雄將要墮落為有錢人的保鑣!』嘿嘿…妳說,這樣是不是很沒力?」


淑華安慰道:「報紙上亂寫你就別太認真了,當英雄又不需要看民調,不要放在心上。」看傑克還是不太開心,又說:「這樣其實算好了。要在日本,一定有人穿上河豚人的服裝拍色情錄影帶,然後台灣的某周刊就會把它當作隨書附贈的光碟,大肆報導河豚人做愛實況全都錄…」傑克「哈哈」一笑,說道:「河豚人的A片從我出道一個月起就已經有了,網路上『河豚人系列』的下載率還很高呢。我自己看過兩片,製作品質不差…不過話說回來,這好像沒什麼值得說嘴的…」


淑華被他逗笑了,拍他肩膀說:「我還以為你很嚴肅呢,原來也會開玩笑。」傑克說:「還好啦。工作關係,我必須保持嚴肅。久而久之就習慣了。不過世界上有些人就是有種特別的氣質,可以將別人因生活所築起的嚴肅瓦解,變身成曾經那個比較愛笑的自己。我想楊小姐大概就是這樣的人吧。」


「我是?真的嗎?」淑華摸摸腦袋。「我記得我以前好像不是這樣的…雖然我有時候也很耍寶。我想可能是最近看了一些很…奇特荒謬的事情,所以我無形之中就變得比以前放得開了點。」淑華認知到自己心態的些微變化,沉默地想了一會兒,說道:「說真的,既然這麼吃力不討好,你為什麼還會想要當河豚人?」


「喔,這個問題問得太好了。」傑克說著搖搖頭。「如果妳是報社記者或者三姑六婆的話,我會說因為我小時候住在貧民區,見過太多是是非非、沒有公理的事情,於是我立志要除暴安良、打擊犯罪,為社會貢獻我一己的心力!」淑華說:「你真的講這麼老套的話不會有賣點的,報社當然就給你亂寫。再說,要除暴安良、打擊犯罪,你白天的CIA工作應該就夠了。」


「所以我說這個問題由妳來問答案會不一樣。」傑克微笑。「真正讓我決定成為河豚人的理由…其實是來自一部電影裡的一句台詞。」傑克咳嗽兩聲,清了清喉嚨後說出這句影響他一生的台詞:「『擁有越強大的力量就必須擔負越沉重的責任。』」這句話有聽過嗎?」


淑華揚揚眉:「蜘蛛人他叔叔說的呀?」


「沒有錯!」傑克的雙眼中彷彿燃燒起無比的鬥志。「我擁有河豚的力量,應該把它用作正確的事。上帝不是平白無故賜給我這種力量的。我不做,又有誰能做?或許蜘蛛人對妳來說只是一部娛樂效果極佳的商業電影,但是看在我的眼裡卻是史上第一的勵志片呢。」


淑華有點好笑:「我真不知道商業片也會有這麼大的道理。」傑克卻說:「其實好的商業片編劇都具有寫出文學作品的實力,只是為了生活不得不低頭呀。」淑華說:「所以你就受到蜘蛛人的影響成了河豚人?」傑克點頭:「是的。蜘蛛人第一集上映後的三個月,紐約就出現了河豚人這個英雄人物。不過…其實我想…要當拯救世界的英雄應該是每個男人都曾有過的夢想,只是大家長大之後很容易就忘記了。這應該是…被男人遺忘的一種浪漫吧。」


「應該不會有人真的是為了實現童年的夢想而立志當英雄的吧?」淑華說。「妳覺得我的志明也是跟妳一樣想法嗎?」傑克不解:「妳說哪一個想法?」淑華問:「你認為他是因為看不慣世界上不公平正義的事情所以才這麼投入他的工作,甚至不惜把我冷落嗎?還是他當英雄當上了癮,有我沒我都沒有關係?」


「嘿…這個因人而異吧。我只見過陳志明一面,沒有資格妳這個答案。」傑克說著轉頭看向已經冒出頭來的日出:「我只知道拯救世界是很寂寞的道路。如果有像妳這樣的女孩願意跟我在一起的話,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逃婚的。」


「喔?真的嗎?」淑華看著傑克問。「像我這樣的女孩?你才認識我幾天而已,就知道我是怎麼樣的女孩了嗎?」傑克似乎有點心慌,臉上一紅說道:「我…我只是打個比方,並沒有說要…妳知道的嘛…」


「唉…」淑華輕嘆一聲。「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樣的女孩。志明說我太過於女人,過於自我,滿腦子只想結婚,根本不願去了解他。現在想想…也許我一直都知道他比我認識的複雜許多,而我…就像他說的,只想要結婚,就算不了解他也無所謂吧…」


「男人是大條神經的動物,再怎麼複雜也複雜不到哪裡去。只要妳願意用心體會,他的心遲早會是妳的。」傑克說著收收早餐垃圾,拉著淑華站起。「走吧。現在回家還可以睡一個小時,不然上班就沒精神囉。」淑華聽他說要上班,問道:「你還要硬拉我去CIA盤問嗎?」


傑克想了想,說:「不用了。不過妳必須要小心照顧自己。迪阿布羅的人還會再找上妳的。」拎了淑華手上的垃圾走去丟在垃圾桶裡後,他回過頭來又說:「我昨天查到陳志明上個月是為了妳們總統的槍擊案而來。這種事情通常很麻煩,如果他查的夠深的話,現在多半遭到各路人馬追殺。我認為妳不需要懷疑他來這裡包二奶什麼的。如果妳真的關心他,暫時就不要跟著他的腳步走下去,以免引起更多的麻煩。」


淑華搖頭:「我現在心裡就只有這件事。我一定要了解他離開我的原因。」


「我了解。」傑克理解式的點點頭:「那麼…他離開紐約之後去了東京一趟,或許妳在那裡比較容易找到線索。」


淑華一聽救火大:「東京?他沒有跟我報備說有去東京呀?喔!一定有鬼!」


「妳不要這麼激動嘛。」傑克說:「我在東京有一個好朋友可以提供妳必要的保護。既然迪阿布羅還在盯妳,我希望妳到了東京立刻先去見我朋友。這是他的名片。」傑克身手進外穿的內褲裡拿出了一張名片遞給淑華。「到那邊說是我的朋友,他會知道怎麼做的。過幾天如果手上的案子忙到一個段落,我再去東京找妳。」


淑華頗為感動地說:「謝謝你…」傑克笑著搖頭說:「別客氣。其實妳在飛機上掉下去的畫面以及妳說就算做鬼也要回來糾纏我的表情一直都在我腦中揮之不去。我覺得我欠妳一條命。發現妳奇蹟式的沒死之後,我就發誓一定要找機會救妳一命才算扯平。」


「嘿嘿…」淑華笑。「我希望我永遠不會需要你來救命才好。」


兩人相對一笑,然後傑克戴上面具化身為河豚人送淑華回旅館,結束了紐約一個浪漫的夜晚。

FACEBOOK留言

戚建邦著作

臺北殺人魔

臺北殺人魔

電子書價:203元(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