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LINE好友
  • 作家專欄
  • 精選文章
  • 精選書
  • 免費好康
  • 秀威出版
  • 漢語世界出版社
  • 宏碩、行遍天下
  • 讀書共和國
  • About HyRead
  • PCHome提貨券使用說明
  • PCHome儲值卡使用說明
  • EricData
  • HyRead Journal

紙飛機的故事生活 申惠豐

搶劫玩具城(上)

  • 瀏覽數:349
  • 發表時間:2017-03-22

標籤: 紙飛機的故事生活

11

我哼著歌,站在手扶梯上,心情極好。

站在我前面的小男孩,被我戴著的鋼鐵人頭盔吸引住了,頻頻轉頭看我,流露著羨慕的眼神。這也難怪,頭盔是限量的精裝版,做工細緻,金色的面部可以直接卸下,也可以帥氣的上掀,我一個月前就上網預購,三天前才拿到貨,要價不斐,雖然有點心疼,但為了今天,這錢我花的乾脆。

小男孩臉上掛著期待興奮的神情,小手緊緊牽著媽媽,來到玩具城,每個孩子都冷靜不下來,在他們的小腦袋裡,肯定轉著各種從卡通、廣告、網路影片看到的玩具廣告畫面,盤算著等會該如何讓父母親買單他們的慾望。

事實上大人們多願意滿足孩子的想望,只是大人們太天真,低估了那些玩具的售價。張力與衝突通常發生在那張貼在玩具上小小的標價貼紙,那些看似廉價、毫無娛樂性、教育性、實用性的玩具,價格都十分驚人,足以讓父母縮手,而孩子們才不管這些,無論大人們好說歹說,孩子們基本上都秉持著拒絕協商的強硬態度。

在選購玩具的過程中,總會有一段時間的僵持與談判,大人們若堅持不買單,小孩們就放大絕--在地上打滾,大聲哭鬧,一副向世界控訴大人們絕情無義的可憐模樣。這通常會為大人們帶來不小壓力,擔心引來旁人異樣眼光。在這販售小孩迷夢與歡樂的玩具城,空氣中總瀰漫著各種算計與緊張,說來諷刺,這應該是為孩子們帶來歡樂的地方,但你總是可以看到一堆在地上打滾哭鬧小孩,以及怒容滿面的大人。

這空間,是天堂也是地獄。

一上樓,小男孩隨即放開母親的手,興奮的朝玩具堆裡衝去,媽媽輕聲叮囑著孩子跑慢些,小心別跌倒。而我帶著鋼鐵人的頭盔,肩上背著一個大提袋,朝櫃台走去。

櫃台站著兩位女孩,穿著深紫色的玩具城制服,看到我帶著鋼鐵人頭盔走進,短髮的可愛女孩熱情的招呼:「你好,鋼鐵人先生,有什麼可以為你服務的?」

我把提袋放在櫃台上,拉開拉鍊,拿出一把散彈槍,上膛,朝店員頭上的攝影機開了一槍,火光與巨大的槍聲,瞬間凍結了短髮女孩的熱情,有點像告白失敗後的尷尬。而一旁的長髮女孩,則摀著耳朵蹲坐在櫃檯角落,邊發抖邊啜泣。

短髮女孩用顫抖的聲音說:「鋼鐵人先生,如果您要搶劫,很抱歉您真的來的早一些,我們還沒有開張,收銀機裡目前還沒有現金,或許你可以搶一些玩具,我們很願意配合。」

「那倒不用。」我打開櫃檯的廣播機,請在場的顧客前往新品玩具的展示櫃集合,鋼鐵人叔叔準備主持一個抽獎活動,參加者將有機會獲得最新的玩具福袋。

或許有人會質疑,我在櫃檯開了一槍,怎麼都沒有驚動半個玩具城裡的顧客?老實說,我自己也很納悶,在我預演的劇本裡,本該要有幾個有警覺性的顧客,跑來櫃台探個究竟,為此,我在腰間插了一把短槍,可以隨時拔出,制伏那些準備輕舉妄動的人。

但,沒有半個人好奇這巨大的讓我耳鳴的槍響打哪來。我想起有一次我坐在電影院哩,螢幕上的劇情正精彩,突然間消防警鈴大作,儘管每個人面面相覷,但沒有半個人離開座位,當時我其實坐立難安,但也沒有勇氣離席,不是不怕火災,而是大家都僥倖想像這警鈴只是誤觸或演習,或者,大家害怕當第一個逃跑的人會像個蠢蛋。

每個人都會試圖給不尋常的事物一個合理的解釋,電影院的警鈴是如此,我想,玩具城裡的槍聲大概也是如此,沒有看到開火的槍,沒人會想到,玩具城裡正有個戴鋼鐵人頭盔的男人,拿著把散彈槍,轟掉了櫃檯的監視器。

現在有個抽獎活動,那就更不會引人懷疑,總之我發現,大多數的人其實很遲鈍,他們不會相信自己的直覺,反而常常懷疑自己的直覺,老實說,這是一個絕對違反生物法則的舉動,如果是在叢林裡,這種反應遲鈍的生物,肯定活不久,但人真的是奇怪的物種,面對可能的威脅,總是可以編個故事安慰自己。

我臉上浮著笑容,當然,被面具擋住了,沒有人看得見。這個計劃我籌備了一個月,槍是C提供的,這個奇怪的胖子說他曾經在拉美的某個叛軍游擊隊打過仗,在叢林裡住了四年,改槍技術一流,在我家街角的那家破爛酒館裡,他說他全然支持我消滅玩具城,「那個地方是資本主義最大的象徵,完全扭曲孩子的童年和價值觀,一個異化人心又讓人脫離現實的罪惡之地,消滅它吧,我提供武器!」死胖子的嘴很臭,混著啤酒、大蒜和起司,有種發霉的味道,跟他這個人一個樣。「我曾經也想佔領迪士尼樂園,可是你知道的,幹!那地方太大了,而且全世界都有!」C說完後哈哈笑,喝醉了吧,我想。

沒想到隔天一早,大貓就開著他的破卡車,把我帶到山上去,拿出兩把槍,要我試試,他非常認真的說:「這兩把槍是我人生的傑作,絕不卡彈,絕不炸膛,絕對打的死人,借給你,去革命吧!」神經病,我心裡想,但是還是把槍收下來,那間玩具店我是絕對不會放過它的,不是為了什麼革命理想,而是女兒因為它跟我冷戰至今。

女兒學校不知哪來的風潮,同學們人手一支「光之美少女」的魔法棒,幼稚園的小女孩,想要跟大家有一樣的玩具,很正常,女兒既然開口了,當父親的怎拒絕得了,一個月前,我帶著女兒去玩具城,卻被那根塑膠棒的價格嚇傻了,看著玩具,女兒滿心歡喜,而我滿面愁容。

「這太貴了!不划算,我們買樂高好嗎?比較耐玩。」

「不要!」女兒斬釘截鐵地說。

「那買書好嗎,這種玩具太膚淺了,對你的人生沒幫助!」

「不要!」 女兒斬釘截鐵地說。

「那我們去別的地方買,這裡賣的太貴了!」

「不要!」女兒面露不耐。

我也不想跟女兒對峙,但我皮夾裡的現金,只買得起半枝玩具。

最後女兒憤然的將手中的玩具丟在地上,用充滿譴責和淚水的憤惡眼神瞪著我,彷若指責我這個父親的無能,周遭的父母和孩子也都看著我,我聽到飄浮在空氣中的訕笑,自那一刻起,女兒彷若決心把我從她的生命中剔除,開始與我冷戰,毫無妥協跡象。

幹!該死的玩具城!

FACEBOOK留言

申惠豐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