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條款與隱私權政策更新

HyRead服務團隊相當重視您的使用權益與個人資料保護,並於2018年7月更新 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 ,敬請詳閱並點選同意以便繼續使用本服務。
若不同意,將返回至會員登入頁。

  • 加入LINE好友
  • 免費好康
  • 作家專欄
  • 精選文章
  • 精選書
  • 新書月報
  • 暢銷書短評
  • 九歌出版社
  • 讀書共和國
  • 天下雜誌出版品
  • 圓神書活網
  • 台灣角川
  • 狗屋果樹出版社
  • 國立空中大學電子教材
  • 秀威出版
  • 新月出版集團
  • PCHome提貨券使用說明
  • PCHome儲值卡使用說明
  • EricData
  • HyRead Journal

北川舞的筆下世界 北川舞

二一邊緣的四十男女:Ch.24 錄給二十年後的自己

  • 瀏覽數:505
  • 發表時間:2016-12-12

標籤: 北川舞的筆下世界

11

「好了嗎?這個角度看得清楚嗎?」


「嗯……,好像可以,應該不會錄太久吧?」


「不知道耶!那要看妳想對他︵她︶說些什麼啊?」


今天,寂寞和我決定要拍一段影片,留給二十年後的自己,同時也留給肚子裡的寶寶。昨天我們剛去醫院照過了超音波,有個小小的黑豆在那扇形的畫面中,規律地跳動著,那陣陣砰砰的聲音,穿透了機器傳到了耳窩,帶給自己無比的感動。雖然這個決定不過是半年前的事而已,但一切確實來得又快又急,讓人絲毫沒有心理準備。


「孩子」這個名詞從未出現在我前半段的人生規劃中,我也一直以為「夫妻關係」已經是我生命裡的最大公約數,以至於對「父母」這種角色,一直未曾想要學習過。可人生不正是一連串未知的集合嗎,偶爾不照著計畫走也是件挺棒的事,或許經過了這次的混亂後,我會愛上那種感覺也說不定。


對於現在所發生的一切,寂寞似乎比我還要來得興奮許多。不知怎著,見到如此開心的他,竟讓我也跟著莫名的高興了起來。


想想半年前的我們,還口口聲聲地說著不要孩子,未料才一個轉折,人生的境遇竟會變得如此迥然不同。或許當初堅持不要孩子的人只有一個,一個迷失在人生漩渦裡的女人而已,至於寂寞,則從頭到尾都只是在附和我罷了。可我卻是硬要拖著他一同下水,也許是因為這樣,自己心裡才會比較好過些吧!不然,倘若一個要,一個不要,那問題可就大了,所以先喊的先贏,尤其是講在結婚之前,彷彿這麼做就能取得婚後的共識一樣,但其實共識是邊走邊調整出來的。


越是嘴硬的人生,越是會遇到無數軟嘴的關頭;不為什麼,只為了讓你知道自己是有多麼地渺小,世界是有多麼地遼闊。很多事沒經歷過,不代表那只是傳說;很多人沒碰到過,不表示緣分不夠。有時候老天爺只是慢慢做、悄悄說,前面拖得久,後面就得趕著進度走。而做人最怕的就是以為當下便是所有,心想只要維持現狀,一切就不會被改變了,而人生就會因此操之在我,但那其實只是自己在欺騙自己罷了,抗拒改變的結果是要付出慘痛代價的。


此刻,我正盤腿坐在沙發上,望著數位相機後那個低頭窺探的男人,我怎麼也想像不到,繞過了一大圈後,最終遇到的還是這個郝吉墨。莫非當年以為的放下,其實只是擱著,而且是擱在了心頭最顯眼的位置,以至於過了那些年後,上天才又依著我深沉的想望,導引著他來到我的前頭,想想命運還真是好玩。


「好囉!可以開始錄了,待會兒前面這段我會在後製時把它給剪掉的,所以別急,等準備好了再說。」寂寞飛快地跑回到我身旁坐了下來。


面對著一顆小小的鏡頭,總是令人有點不太自在,甚至不時會懷疑機器到底是關著、還是開的。我下意識地抿了下嘴,轉頭瞧了他一眼,不知道該由他來起頭,抑或是讓我先說,於是兩人就這麼呆滯了一會兒,終於寂寞先開了口:「寶貝,這是把拔和馬麻錄給你的一段話,因為我們現在應該有點老了……」


「什麼老了,我才三十八耶!」我憤怒地喊著。


「三十八?不是四十了嗎?」他急忙地說道。


「四你個頭啦,實歲才三十八啦,誰跟你算虛歲的,真是懶得理你。不過,重點不在老不老,而是把拔馬麻想留一段回憶給二十年後的你。因為對我們來說,你是一個很特別的出現,是一個不在我們計畫之中的驚喜。所以我們沒有把握是否能把自己給做到最好,也不知道未來三個人的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只知道有了你之後,一切都會變得很不一樣。我們會很愛你,但卻又不能太過寵你,必須得把你給教好,但卻又不能太過苛求,這樣你的人生才能健康、快樂、又出人頭地……」我認真地交待著。


「這樣會不會太嚴肅了點,他都還沒出生耶!妳就已經開始要和他談人生了。」寂寞的眉頭皺得很深,一整個不太認同的樣子。


「拜託喔,這是錄給他二十歲的時候看耶,別把他當成是小孩子在對待吧。」我提醒著。


「吪……對喔!」他恍然大悟。


「重來,重來……」我焦躁地嚷著。


「不用啦,我再剪接就好,繼續錄吧!」他一派鎮定地回應我。


「喔……,由於我們比較晚才生你,所以把拔和馬麻可能沒那麼多體力可以陪你到處遊玩,可是我們會盡力的。或許有些時候我們會罵你、管你、教訓你,但並不代表我們不愛你。也許青春期的叛逆會讓我們彼此有點疏離,甚至失望、冷戰與爭執,可千萬要記得,再怎麼吵都還是一家人,把拔馬麻永遠不能沒有你,你也要永遠永遠都愛著爸爸和媽媽喔。」我裝起柔美的聲音微笑著說道。


「不管你是女生還是男生,都是把拔和馬麻的心肝寶貝,所以無論遇到了什麼樣的困難或挫折,記得千萬別自我放棄、也不要逃避,沒有什麼是解決不了的問題,再怎麼樣都還有爸爸和媽媽可以商量,如果不敢和媽媽說,就找爸爸聊,別一個人把事給擱在心裡頭……」一旁的寂寞竟沒事補上了這句。


「喂……郝吉墨,別太過份喔,為什麼他會不敢和媽媽說。」我大怒地吼著。


「對不起,爸爸說錯了!爸爸的意思是說,人生會有很多的挑戰,也會有很多的誘惑,更會有很多的選擇。我們希望你能勇敢的接受那些挑戰,就算失敗了也無妨;畢竟沒有人可以永遠都成功,無論你選擇了什麼,只要盡了力,就別太在意結果。二十歲的人生滿佈著希望和活力,可以的話要到處去看看,錢不是萬能的,夠用就好,萬萬不要因為短暫的誘惑,而做出令自己後悔的決定來,生命中最重要的不是一時的風光,而是能堅持走到最後的理想。」寂寞根本沒打算解釋方才那句令我感冒的話,依舊自顧自地對著鏡頭說道。


「爸爸雖然說得對,但一定要記住,有努力才會有成功,人不能過得太安逸,不然會忘了何時該要努力,沒有努力過的生命是不會燦爛的。馬麻希望你別沉溺在線上遊戲或宅在家裡,世界那麼大,該去試試自己的能耐,知道嗎!之所以會想和你說這些話,是因為當你二十歲的時候,我們已經六十歲了,能陪著你一起做的事恐怕也不太多,所以你得學會依靠自己、相信自己、並且成就自己。」這次換我補充了。


「但也別太勉強自己,人生不是只有金錢和事業才算成就喔!」冷不防的寂寞趕緊補上了這句,似乎很怕孩子將來變得和她老媽一個樣,隱隱有種拐著彎罵人的感覺,聽在耳裡真是讓人挺鬱悶的。


看來寂寞和我依舊存在著根本上的差異,光是對孩子的期許就很不相同,霎時我開始有種不安的情愫擱在了心頭,那些前人曾經教誨過的種種爭議,該不會也將發生在我倆之間吧!有些事一開始發生,你彷彿就已經預見到未來可能出現的問題,只不過你也沒得後悔了,尤其是生孩子這件事。


「嘿,該輪到我們錄給自己了吧。」


「喔,這麼快啊!那是先錄給你,還是錄給我?」


「都可以!」寂寞嘴巴是這樣說,可眼睛卻是一直盯著我,意思是說剛剛是他起的頭,所以現在該要輪到我了。


「郝吉墨,雖然我不是很完美,不過也算值得你對我好了,所以無論如何都不准欺負我。即便我們對事情的看法不同,管教孩子的理念不一,可如果吵架的話,你得讓著我;就算我錯了,也不能罵得太兇,要留點面子給我。二十年後的我可能老了、胖了、醜了,但請別拿這些理由嫌棄我。」我愈說寂寞的眉頭便愈皺,那副模樣彷彿像是被人冤枉似的。


「還有,現在的我完全被打亂了,原本第一順位的工作辭了,原本不生孩子的堅持退了,原本按部就班的日子毀了。未來還會有那些變化我不知道,可既然我都調整了順位,身為丈夫的你也得要跟著改變才行,不能成天再和那群男人鬼混在一塊兒了,也不能任朋友隨叩即到了,爾後你人生的順位就是我和孩子,千萬別搞混喔。」


「妳這好像不是要錄給二十年後的自己看吧?應該是要說給現在的我來聽唄!」寂寞無力地看著我。


「隨便啦,反正不管是幾年你都得要這麼做。我還沒說完哩,別打斷我。倘若在這段日子裡,你都能做到呵護我、體貼我、尊重我的話,那麼當二十年後的今天,你又看到這段影片時,應該就會一直白頭到老了。縱然你也會老,但別怕,因為我也會照顧你的,你對我好,我一定會對你好的。可以的話記得帶我去旅行,畢竟我出差慣了,可能待不住家裡。說了這麼多,重點只有一個,那便是無論你做些什麼,記得永遠都要先想到孩子和我。」說完這段話後,我情不自禁的吊了下眼白,有那麼一點覺得自己任性,但誰又料得到原來當你把家庭的順位給拉到最高的時候,過去所有的想法和價值,竟然也會變得全都不一樣了!而且理性的層面似乎會自動退位給情感,以至於就算變得不太講道理,好像也是正常的。


「親愛的老婆,妳一直都是個很特別的人,雖然偶爾比較任性、霸道、兇悍了點,但依舊是個善良可愛的人。當初我們再次相遇的時候,老天應該就已經安排好我倆的未來了。即便妳的眼裡都是工作,但心裡卻一直有我;縱然妳家人強力反對,可妳始終堅持要我;就算別人覺得我條件很弱,而妳看到的卻是內在的我。倘若妳不是一個這麼有想法的人,應該就不會選擇我了,所以千萬別擔心,因為我就是愛這樣的妳,一如妳愛那樣的我。」


不知道怎麼著,我的臉頰竟從賭氣變成了微熱,同樣還是噘著那張嘴,可情緒卻是大不相同,這男人到底要說些什麼,我心裡既是慌張又是期待。


「妳知道的,過去的我在這世上幾乎是一個人過,所以對我來說,家就只是個睡覺的地方,沒什麼好留戀的。但自從有了妳之後,我開始對家有了期待,雖然妳不常待在家裡,可睡在有妳躺過的床上,聞著妳遺留下來的氣息,那感受就是不一樣了。妳常問我,不生孩子會不會介意,其實不會的,因為對一個沒家的人來說,妳的陪伴已經是一種奢求,只是沒料到妳給得更多。現在有了孩子後妳又問我,是不是真心想要有個孩子呢?可我只想對妳說,謝謝妳給了我一個屬於我們的家。」


「幹嘛說這些話啦……」我噘上嘴、鼻酸地嚷著,卻不小心紅上了眼眶。


「我知道妳嘴巴硬、臉皮薄,有些話說不出口,說得出口的又常常不是真心話,可妳不用擔心,因為妳和孩子是我在這世界上唯二的家人,你們不只是優先,還會是永遠的第一。或許以前的我很愛遊蕩,但那是因為沒有一個家能夠讓我眷戀;而今,有妳、還有他,我就不需要再往外頭跑了。倘若二十年後的妳,再看到這段影片時,牽著妳手的人依舊還會是我,因為,有了閃亮之後的人生就不會再感到寂寞了。」


「討厭……沒事一直講這些話是要幹嘛,明明說好了是要錄給二十年後的自己,你這是要錄給誰看的,根本是在作弊嘛……」天呀!我竟然哭了,而且還哭到不能自己。明明我就是一個不太容易掉淚的人,可為什麼當下會被這些話給搞到淚流不止,一定是懷孕的關係,沒錯。我握起了拳頭朝他身上揮去,但捶沒兩下竟又整個人窩到了他的胸口,到底是怎麼了,現在的這個閃亮怎麼就小女人了起來,一點都不像過去那個霸氣驕傲的我。尤其是當寂寞緊緊摟著我時,一股貼心的暖流直湧上了心頭,讓人再也撐不下去了。無怪乎有人會說:「愛是一種奇妙的東西,沒愛過不會知道它的厲害,愛過了會沉迷於它的酸甜苦澀。」


「老婆,妳怎麼變愛哭了。雖然哭起來還挺可愛的,但沒有哪裡不舒服吧?」他邊說邊輕輕地在我額頭上吻了一下,然後用手緩緩地撫摸著我的肚皮。


臭寂寞,明知故問,簡直是在耍我。


「你再這樣,以後孩子若是男生我就叫他好調皮、女生就叫她好三八。」


「好啊!我是沒什麼意見,這種名字既好記又特別,肯定能讓人印象深刻的。就像我爸媽替我取的名字一樣,永遠都能引人注目。」


「我是開玩笑的,你可千萬別當真啊!如果真給孩子取上這種名字,以後他肯定會恨我們一輩子的。」


「那不然男生就叫郝快樂,女生就叫郝貼心,怎麼樣?不錯吧!」


「切……懶得理你。」


這個當下,我知道未來已然有所不同,原本依靠鎂光燈才能閃亮的我,如今需要的是溫暖的太陽,那閃閃發亮的光芒不會再是令人刺眼的晶亮,而將會是和煦的柔光。


二十年後的我,應該也不會在乎別人稱呼自己為歐巴桑了,因為屆時會有個歐吉桑伴著我,還會有個年輕帥哥或辣妹陪著我。倘若四十是個中繼站,那未來還會有另一段燦爛的四十等著我和寂寞攜手去過。對我來說,現在是個起點,因為無論上半場過得怎樣,下半場都可以截然不同;而我,也選擇了新的挑戰,所以無論是誰,都該相信自己可以得到想像中的幸福,只要懂得重新定義人生,重新閱讀生命,一切都可以逆轉勝的。

 

我們都知道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但卻一直在用有限的眼光來思考一切;
我們都明白生命之美有圓有缺,可卻不斷地拒絕接受帶上缺陷的自己;
每個人都在找,找一個懂自己的人;
每段情都在尋,尋一段疼自己的愛;
每次的輪迴都在等,等一場屬於自己的幸福。
未料跌跌撞撞,恍恍惚惚,躲躲藏藏;
我們不斷錯過了風景,錯過了時間,更錯過了身旁的人們。
結果路走了一半,才發現兩手空空,雙眼茫茫,回頭再望盡是一片黑暗;
不是不堪回首,也不是毫無希望,而是無法釋然。
其實,即便路已去了一半,卻依舊還有一半,
所以請別再銷魂黯然,這生命的下半
場,要記得張眼觀看,用心體會,珍惜日常。

 

我是寂寞,一個你生命中最常遇見的朋友,
我是閃亮,一段你生命裡最想遇到的成就,
我們和你們一樣,在這條名為人生的道路上,跌跌撞撞、磕磕碰碰;
所有的故事都是為了紀念四十,懷念青春,彰顯歲月,
為自己寫在當下,陪你們放掉過往,和眾人迎向未來。

FACEBOOK留言

北川舞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