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LINE好友
  • LINE Pay上線囉!
  • 免費好康
  • 作家專欄
  • 精選文章
  • 精選書
  • 讀書共和國
  • 台灣角川
  • 圓神書活網
  • 秀威出版
  • 漢語世界出版社
  • 宏碩、行遍天下
  • About HyRead
  • PCHome提貨券使用說明
  • PCHome儲值卡使用說明
  • EricData
  • HyRead Journal

北川舞的筆下世界 北川舞

二一邊緣的四十男女:Ch.22 失去伴隨的卻是擁有

  • 瀏覽數:158
  • 發表時間:2016-11-15

標籤: 北川舞的筆下世界

11

這一天,我等了好久,久到連自己都快覺得累了。飛機上的我,不時忐忑難安,一會兒興奮,一會兒慌張,心裡知道今天過後自己便會不太一樣了,因為所有的努力都是為了這次的閃亮。此刻,套裝口袋裡那張昨晚熬夜寫下的感言謝詞,正在胸口裡起起伏伏的晃盪著,那一句句對著鏡子反覆演示的詞彙和表情,依舊留在了夢裡、藏在了心頭。


昨日下班前,茱蒂還特地跑進辦公室裡跟我道了聲恭喜,公司上下大概也都做好了心理準備吧!只不過回到家後,寂寞的反應卻是有點古怪,沒特別高興,也沒任何不開心,只是狐疑地問著我:「那你未來打算住在哪兒?上海還是台北?」


事實上,這是個我不太願意答覆與面對的問題,雖然我們在婚前早已約定好尊重彼此的人生順位:「我工作第一,他朋友優先。」可再怎麼說,結了婚似乎就是不該一年到頭都兩地分隔。早先的出差,每個月或多或少還會有待在家裡的時候,可這次若真的異動成功,那未來一年還能見上幾次面呢?無怪乎他的反應會是如此的冷淡了。


只是昨夜我倆都還不想碰觸這個話題,因為連自己都還沒想出最佳的解決方案前,冒然的討論恐怕只會平添煩惱罷了。就我來說,那是個夢寐以求的職涯發展,在一切都尚未塵埃落定前,最好是先擱著不動,等到所有事情都確定後,再和他一起想辦法吧。


不過,這是我個人心中的想法,至於他是怎麼想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然而寂寞的反應,卻像根針頭似的嵌在我心底,其實在我歡欣雀躍的同時,亦有股反動的聲音隱隱飄盪在腦海之中:「閃亮,這次妳會不會太過份了點。縱然妳的人生順位是工作第一,可這終究是一場婚姻,寂寞給的空間應該已經夠大了吧,可妳要的會不會太多了呢?多到可能會把這場婚姻給逼出問題來!明天在上海的那場全球會議,最終的結果會是你倆之間一條不可逾越的界限,抑或是能夠被再次膨脹的邊際?妳自己有把握會是哪種下場嗎?」


這一晚,我在書房裡反覆練習著隔日上台時的完美演出,而寂寞則是在臥房內思索著兩人的未來。夜半時分,我摸著黑、踩著慌,悄悄地爬上了床,躺下的同時心頭卻是雜亂無章,冷不防地一隻大手轉身環住了我,這是睡夢中下意識的自然反應,抑或是半夢半醒間有意識的自主行為,我不知道,甚至有點害怕去知道。但無論如何,那隻臂膀所傳遞出的暖熱令人迷惘,我伸手輕輕扣住了他的掌,情不自禁地往胸口裡埋去,我很確定自己是愛他的,只是也愛自己的事業,這和腳踏兩條船應該不太一樣吧?矛盾衝突的思緒在腦海裡揮之不散,煩亂中的我卻逐漸沉沉地睡去。


一早,趕著九點鐘的飛機要到上海,起身下床時,寂寞還靜靜地躺睡在我身後的床墊上,無聲無息。當下的我是盡可能的細瑣,深怕吵醒了尚在睡夢中的他。離去前的那一刻,一抹婚姻逃兵的感覺倏地盤據在我心頭。


至於我逃的是什麼?是這場婚姻嗎?不是,當然不是!因為身在其中的我過得很自在快樂,並且享受著對方所給予的空間與自由。那到底是在逃些什麼呢?是這場婚姻裡該有的責任和犧牲嗎?我心知肚明卻又不願給出個答案,霎時覺得自己非常自私、又很霸道,可為何寂寞卻是一句埋怨的話也沒說,難道他不怪我嗎?還是說,他真的有如此寬厚。


望著飛機上的微波餐點,我是一口也嚥不進去,此刻的心神,有點興奮卻也有些煩悶,這是什麼奇怪的兆頭啊?等會兒一下飛機,便得驅車趕到會場,中午的慶祝餐會是設在浦東的香格里拉大酒店,這是一間位在陸家嘴金融貿易區的五星級飯店,十分靠近我們集團新設立的亞洲區總部,當然更靠近為數眾多的頂級客戶群。此次餐會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公佈新任的亞洲區總裁,而我正是名單裡最熱門的人選,所有人也都認為我將會是這次人事改組下最大的贏家。畢竟在這個體系裡,我創造的業績名列前矛,我的工作時數無人能敵,就連我的人生順位都是工作第一,不是我,會是誰呢!


走進會場後,每個人都特地過來和我握上手,是拉攏也是祝賀,我的位置被安排在全球主席麥可白的左邊,那種氛圍真是美好,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彷彿這次的焦點都在我的身上。不過,他右邊卻坐了一個我不甚熟識的男人,那副詭譎的笑容讓人頭皮一陣發麻,這男人的長相與氣質是我超不欣賞的那種,雖然有著假意的謙虛,但其實卻是趾高氣昂,看得出自幼就是養尊處優慣了。


外商公司的人事佈達,通常不到最後一刻,是不會輕易公布的,因此當下所有人的工作便是只管盡情地吃,反正除了坐在第一排位置上的人以外,其餘人等都是觀眾,嚴格說來就是群看戲的。


在一陣酒足飯飽後,麥可拿起了湯匙輕敲著杯緣,是時候了,於是所有人即刻安靜了下來,等候著他的談話:「各位,今天是一個重要的日子,不僅集團的亞洲區總部即將開幕,同時亞洲區總裁也即將上任,感謝全球各地的專業經理人遠道而來,在此我先向各位致上最高的敬意,感謝你們一年來的努力。」麥克舉起了酒杯,啜了一口暗紅色的發酵葡萄汁液,然後繼續說道:
「我們都知道未來成長速度最快的市場會在這裡,所以亞洲區總裁的重要性不言可喻,董事會考量了許多的人選,每一位都非常的優秀,但有人收穫就難免有人失去,不過無論結果如何,我都希望大家能夠相互合作,共創集團的美好未來!」所有人識趣地給上另一輪鼓掌,期待著最終的結果。


「接下來,請各位鼓掌歡迎我們新任的亞洲區總裁,李建雲先生!」此話一出,全場譁然,我原本意欲起身的動作硬是給癱坐了下來,整個人更是呆坐在那兒,久久無法動彈。


「李建雲,他是英國牛津大學畢業的高材生,曾經擔任……」任憑麥可在一旁用力介紹著他的學經歷,可我卻是一句話都聽不進去。誰是李建雲啊?從哪兒冒出來的傢伙?什麼牛筋、牛肚?牛腱還差不多吧!


亞洲區總裁不就是我嗎!先前麥可也給了我強力的暗示,不是嗎?況且所有人也都認為應該是我,怎麼結果會是這樣子哩?我的臉色其慘無比,連麥可在介紹我的時候都笑不出來。這簡直就是一種侮辱,一種莫大的羞恥;這就好比所有人都以為妳會是第一女主角的時候,決選的結果竟然連個配角也構不上,這不是笑話是什麼!


我生硬且尷尬的被迫和那個「賤雲」握手,以示歡迎。苦笑地撐在那兒皺著眉、癟著嘴,無話可說。眼前的這個人真是愈看愈猥瑣,到底是打哪兒冒出來的路人甲乙丙,我壓根都沒聽過,看看年紀頂多也才八○後而已,憑什麼坐上這個位置。趁他致詞的時候,麥可湊嘴到了我的耳側,緩緩細述道:「很抱歉,我向董事會提的人選是妳,可這個人卻是董事會安插推薦的。因為他在這邊的政商關係非常良好,集團必須要仰賴他家族的人脈和金流,因此最後的結果才會變成是這樣。但妳可千萬別受挫,這和能力完全無關,妳依舊是集團裡最重要、也最不可或缺的專業經理人,他充其量只是個殼子,一切還是得要靠妳才行。所以董事會對妳是另有補償,他們提撥了一筆可觀的認股權要給妳,而且還沒有閉鎖期喔。」


去他媽的專業經理人,名分沒有事情一大堆,這就是你們這群人渣口中的專業經理人,是嗎?明明早就知道是這種結果,為何還要故意給我那麼大的希望,讓我像個白癡似的呆坐在這兒面對所有人的驚愕。難道不能早點讓我知道,好讓人避開這所有的尷尬與訕笑嗎?這分明是在耍人嘛!什麼和能力無關、什麼最重要、什麼最不可或缺,重你媽個頭,缺你爸的大西瓜,你這個麥可白,麥靠唄了,老娘我完全不能接受。


當下的我根本已經處在了抓狂邊緣,什麼樣的話都可能講得出來,差只差在還沒罵出口而已,眼下為了面子、為了裡子,再氣都得強忍住心中的憤怒與不堪,不然當著全球經理人的面前出糗,這臉肯定會丟得更大。


餐會結束後,我當然是一秒都待不下去,立馬轉身朝著會場外的電梯飛奔,一路上每個和我交錯過眼神的人,都快速地閃過頭去,或許是由於不忍觸睹,也可能是因為不願傷人,但更應該是被我嚴厲的神色給嚇到四散走避。可無論如何,沒人拉住我,也沒人靠近我。正當我苦候著那台拖泥帶水的慢速電梯時,未料麥可竟倏地來到了身後,並且開口喊住了我:「閃亮,別急著走啊!我知道妳心底難過,但這種場合至少也該做做樣子,過去和新任總裁交流一下吧!不然以後怎麼合作呢,縱然這次沒輪到妳,可下次還是有機會的呀。」


「去你的下次,我拚死拚活、放棄所有,為的正是成就,結果你們這群圍著圓桌聊天的董事們,竟送給我這般嘲弄的回報!如果早就決定好了,為何不能提前知會我,非得要選在這種場合,讓我坐在前席傻傻地以為升官的人會是自己,莫非你們是故意要讓所有人笑話我嗎?」


「這……當然不是,妳也知道人事佈達通常都會撐到最後一刻,況且董事會更要求不能事前洩密的……」


「所以我就該被你晃點、被他們河蟹,是嗎?虧我這幾年帶給你們這麼好的業績和發展,真恨不得送你一個柯林頓。」


「河蟹……?柯林頓……?那是什麼意思啊……」


「不懂嗎?不懂就去谷哥一下吧!」


我甩都不甩就搭上了電梯直往房間奔去,而且毫不遲疑地立刻請茱蒂從台灣替我變更後面的行程,反正能有多早的班機,就訂多早的機位,橫豎今天是一定要回到台灣才行。如果繼續再待在這兒的話,我肯定會失控的。


方才的結果對我打擊甚大,一想到為了這次的機會,我竟還笨到想拿自己的婚姻來開玩笑,現在想想,簡直就是超級不值。正因為氣自己傻,恨自己笨,以至於方才連集團主席麥可白我都敢飆,什麼職場倫理、人際社交,天曉得被人黑了是什麼感覺?只是我心裡明白,過了今天,一切恐怕都很難再回到從前了。


明明該是歡欣鼓舞的一刻,怎毫無徵兆的便從天堂墮入了地獄,難道這就是所謂的人生嗎?是老天爺為了懲罰我只顧著工作、只為著成就,而放棄一切的嘲諷嗎?


「你到底想要告訴我些什麼?」我用力地大聲嘶吼著,不過當然是無人回應,眼下除了我,一個不甘受挫的自我,傻傻地躺在這房裡,呆滯地望著天花板自憐外,其餘什麼都沒有。


而可笑的是,今早我還煩惱著未來的住所,憂心著老公的感受,結果現在啥都不再是問題了,想當然爾,現在的自己是一點都沒辦法快樂。因為本該要有的閃閃發亮,最終竟成了孤獨寂寞,這就好比是在觀賞煙火升空,所有人都期待著它會在天空炸開一瞬的驚豔,炫爛奪目、光彩四射,未料結果竟是個不會開花的空包彈。不只好糗,也好黑暗。


正當我陷入呆滯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助理茱蒂已經幫我把班機給改到了晚上八點。可天呀,距離現在卻還有七個多小時,這簡直就是一種折磨嘛。倘若要在這兒多待一分鐘,那種無地自容的感覺便又會更加地深刻,於是顧不得所有,拎起了行李,我便往大廳退房去了,就算是直接到機場去排候補機位也行,老娘就是要走,什麼都檔不住我。


只是人在倒楣的時刻,做什麼都會不順,一到機場果然是人滿為患,我連續換了兩家航空公司,終於排到了六點鐘的候補機位,未料航班竟然大大誤點,最後比茱蒂替我訂的那班飛機還要晚飛。我嘔,我真嘔!


此時,手機裡的微信滿佈著各式的短信,有問候、有安慰、有要求、當然也有狀況外的恭喜,而未接來電更是一直都響個不停,於是我索性就把話機給切換到飛航模式,決定讓自己與工作隔絕。在過去,我可是個連一通信息都無法放過的人,現在卻能放著上百則微信和幾十通電話不管,這不是瘋了是什麼!


枯坐在候機室裡的時候,我努力回想著這十幾年來,自己到底成就了些什麼,未料竟悲慘的發現什麼都沒有。除了和寂寞的婚姻外,我彷彿沒留下任何一抹值得珍藏的回憶,可今早,我卻還準備拿這僅存的成果來當貢品,好慶祝自己能踏上事業的巔峰。只不過臨到了最後,那個腳步卻是踩了個空,一跌就是萬丈深淵中。


搭上飛機後,我完全不知道接下來自己該做些什麼才好。這麼糗,全公司的人不都要笑話我嗎?堂堂一個總經理,明明就應該是亞洲區總裁,結果竟然什麼也不是,這樣不算失敗的話,什麼才算。我突然好想寂寞,恨不得馬上飛到他的懷中;可隨著飛機慢慢逼近台灣的上空,我卻又開始變得畏畏縮縮。拉好行李,踏出了機場後,我佇立在電動門口,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既想回家又不曉得該如何對他開口,因為不知道說了他會不會笑我,但我真的無處可走,不想進公司,也不想回娘家,更不想漫步在台北的街頭。而唯一能去又想去的地方,終究還是那個屬於我倆的小窩。於是深吸了口氣後,召來了輛計程車,二話不說直往家裡頭奔去,因為我已經沒辦法再去思考了,唯有見到寂寞我才能有所慰藉。就這樣一個小時後,我站在了自己家門口,當我推開大門走進客廳時,一張熟悉到不行的臉孔,掛上了一對驚惶失措的大眼,捧著一碗狂冒白煙的泡麵,呆呆地望向我:「妳……妳……怎麼回來了!不是應該在上海參加晚宴的嗎?」


見著他這副可憐的模樣,我突然覺得好不捨、好自責、但卻又好難過:「好寂寞!誰叫你吃泡麵的,連自己的健康都不會照顧嗎,這麼不懂得珍惜自己,是要懲罰我是嗎?裝這麼可憐簡直就是可惡。」


「蛤……我……只是一碗泡麵而已,有必要說得那麼嚴重嗎?」


「有……,就是有……哇──」我根本就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氣些什麼,或許只是為著自己曾做過的一切感到憤怒、感到愧疚。也可能是為著眼前這幅辛酸的畫面,而加深了心底的罪惡,於是透過胡鬧轉嫁到他的身上罷了,只不過話一說完,我就嚎啕大哭了起來。


「我不吃就是了,別哭啊!怎麼了嗎?」


當下我是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只能任憑淚水在臉頰上泛流,寂寞一把放下了泡麵,慌張失措地搭著我的肩頭問道:「怎麼了,寶貝,怎突然哭成這副模樣,是誰欺負妳了!」或許是因為從未見到過如此哭鬧失控的我,以至於他焦慮地問著,而我卻是愈哭愈慘,一整個控制不住地埋到了他的懷中。


「沒事了,不管怎樣都沒事了,就算天塌下來也還有我,不哭,乖!」他輕輕地安撫著我。


「我被他媽的晃點了,那群戴著面具的董事豬,竟把總裁的位置給了那個牛筋,我氣……。」


「蛤……怎麼聽起來好像很複雜,又好像很奇怪。」


「嗚……不奇怪,董事會都是個屁,我恨死牛筋了,待會兒帶我去吃半筋半肉,知道嗎?沒啃死他這頭牛我死都不甘心。」


「好,沒問題!那……是不是不住上海了……」


「不住了,永遠都不住了,我只想待在家裡,哪兒都不去了。」


「是嗎!真好……那真的沒事了。」


「你說什麼……」


「沒……沒事。」


就這麼哭過了一陣後,寂寞拿出紙巾,拭掉了我臉上的淚水,擤去了我鼻腔內的涕流,然後用手輕輕地撫著我的面容,霎時我覺得好平靜、好放鬆、好安心喔。彷彿肩頭上的那些壓力全都不見了,怎麼會這樣子呢?一個窩,多了一個人,就變得不一樣了嗎!莫非這就是家的魔力?而突然放鬆的我,卻是感到異常的饑渴,於是猛一抬頭,瞧見了那碗無辜的泡麵,忍不住失心瘋癲的捧起來狂吃爆喝。


「老婆……妳……妳不是說泡麵傷身不好嗎?怎麼吃成這副樣子……」


「我餓嘛……」


「那我帶妳去吃半筋半肉好嗎?」


「嗯!」


或許家不是一間房子裡養了一頭豬,而是一群豬吧。


就這樣,我改變了人生的方向。那天過後,我依舊照常上班,只是不再像以前那樣緊迫盯人,也不再暗無天地的日日加班與出差,僅僅想把工作處理完後,給自己放一個長長的假期,一個只管發呆、散步、隨心所欲的漫漫長假。


事實上,麥可白在上網查過了河蟹與柯林頓的意思後,也把我列入了黑名單之中,所以我在這個集團內,遲早是得捲鋪蓋走人的,但此次我卻異常的泰然,毫無畏懼。賣掉了那筆為數可觀的權證後,我和寂寞去度了好長一個假。


假期一結束,我就再也沒回去那兒上班了,不是不再工作,而是不再去過那種迷失自我的生活。

這世界庸庸碌碌,我擠著你,你推著我,
每個人都想早點走到下一個灘頭。
因為不往前走,彷彿就會被人群給淹沒,
不為什麼,只為了提早享受到那份沒有擁擠的自由與寬闊。
於是我們拼了命的走,硬是擠在那滿滿的人流,
可卻不時發現到,自己只是從一個漩渦跳進了另一個漩渦,
然後就在原地上繞著圈圈走。
或許身上的一切早被洪流給沖走,
也可能抓在手中的,最後不得不放手,
結果是走不到半途,早已經一無所有。
我們帶著疲憊,揣上失落,試圖找個人一起陪著走,
但漫漫長路,兩人的步伐卻不時會有錯落,
於是有人起了爭執、有人決定分手、當然也有人還是堅持要一起走。
就這樣,猛然一次的跌落,我們脫離了人流,
原以為自此將會失去幢憬的自由與寬闊,
未料,在這沒了人群擁擠的座落,
竟發現到那份嚮往已久的寬闊與自由。

 

FACEBOOK留言

北川舞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