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條款與隱私權政策更新

HyRead服務團隊相當重視您的使用權益與個人資料保護,並於2018年7月更新 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 ,敬請詳閱並點選同意以便繼續使用本服務。
若不同意,將返回至會員登入頁。

  • 加入LINE好友
  • gaze預購專區
  • 免費好康
  • 作家專欄
  • 精選文章
  • 精選書
  • 新書月報
  • 暢銷書短評
  • 九歌出版社
  • 天下雜誌出版品
  • 圓神書活網
  • 台灣角川
  • 讀書共和國
  • 狗屋果樹出版社
  • 國立空中大學電子教材
  • 秀威出版
  • 新月出版集團
  • Highlights英語讀本
  • PCHome提貨券使用說明
  • PCHome儲值卡使用說明
  • EricData
  • HyRead Journal

北川舞的筆下世界 北川舞

二一邊緣的四十男女:Ch.21 退休是夢,創業是想

  • 瀏覽數:531
  • 發表時間:2016-10-17

標籤: 北川舞的筆下世界

11

螢幕上的群組聊天室裡,不斷傳來了大刁放送出的即時訊息:

「各位,我有個朋友在郊區開了間咖啡館,聽說很不錯喔!怎樣,這個週末一起去給他捧個場吧。」

 

雷公:「我比較想喝酒耶,因為喝咖啡不會茫。」

 

飯糰:「有沒有打折或招待啊?」

 

大刁:「分別去,還是開一輛車去?」

 

文卿:「我開公司的九人座一塊去吧。」

 

寂寞:「好,就這麼決定了!散會。」

 

現在不比從前,上班的時候能不用公司電腦談私人事情就儘量不要用,以免未來被當作績效考核時的參考項目,這件可怖的事實正是公司資管人員偷偷告訴我的秘密,無論你怎麼設定、費心刪除,全都沒用。因為凡聊過必留下證據,景氣不好時大夥都沒事,但景氣差的時候,那可就危險了!當上頭要裁人卻又找不著理由時,這些打混摸魚的紀錄,便成了得力的助手,所以我用即時通一定都只會在自己的手機上傳送,而且絕不連上公司的Wi-Fi。

 

方才這番通訊,在我寂寞快指的火速處理下,已經毫無痕跡的結束了,縱然他們是七嘴八舌,可我卻是乾淨俐落,結論完成後,就趕緊幹活去了。免得不小心被部門主管給偷瞄到,一次印記便永不得翻身啦。

 

事實上,我們多數人都只是去湊個熱鬧,替朋友充充場面罷了,只不過大刁有點不太一樣。因為他一直都有個開店的夢想,無論是主題餐廳、咖啡館、甚至是特色民宿,他全都躍躍欲試,但也僅限於躍躍而已,想了五年多,卻始終不敢輕易去嘗試。畢竟,人愈是接近四十,放不下的東西便會愈來愈多。

 

縱然對現在的工作多所抱怨,但橫豎也窩了快有十年之久,即便卡了個不上不下的位置,可不管怎麼看,卻都望不見未來有多遠大的機會,也因此自行創業這種議題,無時不刻都會在上班族的腦海裡打轉著。只是用想的容易,靠說的簡單,做起來卻是層層困難,既拋不開現有的一切,也害怕承擔惶惶的未來,以至於遲遲跨不出那一步去。

 

或許在大刁的心裡,有著太多的考量:「漫長的房貸、在學的孩子、勞保的年資、老婆的憂慮、旁人的疑惑、老本的啃食、收入的壓力、未來的恐懼……。」問題似乎很多,但可能全都不是關鍵,因為重點僅在兩個要素上而已:「一、其實他並不清楚自己到底想幹些什麼;二、就算他真的知道了,卻更怕去承擔那可能遭逢的失敗與苦果。」

 

於是夢想就這麼被擱著,晃過了一年又是一年,那抹熱情只有在見到新聞中的成功案例,抑或聽見朋友間不假思索的衝動抉擇後,才又會被稍稍的刺激一下,可也僅有那一下而已,熱情根本無法持續到化為行動。也許他要的僅是種想像,一種宛若觀賞電影般的感覺,因為夢的作用是一種娛樂而非現實,跑去逐夢的人,多半是因為看不清夢境和現實間的那條界線,所以老天才會決定要狠狠刮他們一刮。

 

其實我也曾和他一樣有過開店的美夢,而且還是晃眼即過的那種,因為我所想的全都不是美好的一面,以至於很快便打消了這樣的念頭,甚至很少會再去想起。或許那是因為我知道自己當當SOHO 還可以,但卻完全不適合開店做老闆,以至於連夢都懶得再去做了。

 

那天,在我們踏進咖啡店、打過招呼、逛完店鋪後,一群人便和老闆坐下來聊天,當下大刁又再次訴說起他那百年孤寂的心情故事:

「真想開一家屬於自己的店耶。你們看,忙自己的事多有意義啊!再怎麼累至少都是在為自己的未來努力,替人打工還真是不值呀。」

 

「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開店其實遠比想像中的還要來得艱辛難熬!有時候,那種經營的壓力會讓人超級懷念上班打卡的日子,至少責任沒那麼大,領固定薪水總比有一餐沒一頓的好。」店老闆東尼感概地說出了自己現在的心聲。

 

「也對啦!但隨時都能在自己店裡和朋友們開懷談天的那種感覺,好自在、好滿足,尤其是不用看老闆臉色,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心情不好的時候甚至還可以在門口掛上個休息中的牌子,這種日子超有存在感的,不是嗎?」大刁的夢總是可以做得很美,很浪漫。

 

「哈哈哈,假如錢很多、存款花不完、或是生意好到躺著賺,那開一家店確實還挺好玩的,只可惜你所說的那種日子,我到現在都還沒碰過哩!不僅沒有存在感,每天還得四處追著錢跑,可卻老是追不上它流出去的速度。每天開店營業能打平就偷笑了,距離賺大錢似乎還很遙遠呢。方才你所說的那種美好日子,應該不是開店會有的歲月,反倒像是領了退休金後在過的生活吧!」東尼一臉苦笑地回應道,因為他所說的這些景況,似乎才是開店真實的面貌。

 

的確,很多人之所以會夢想開一家店,其實要的是那種悠然自在的氛圍,腦子裡勾勒出的,盡是隱然於世的畫面與感覺,至於有沒有顧客上門、水電瓦斯管理費交不交得的出來、生意太好沒時間休息、甚至是天災人禍可能損失慘重等,都不在考量之內,不是不知道這些事有可能會發生,而是跳過這些殘酷的問題後,那種夢做起來才會比較有美感。

 

或許很多人的開店夢並不是真的想要創業,只是想過一種近乎退休的生活罷了!由於是想像,所以不用去考量現實,因為一旦將現實給牽扯進來後,這個夢便很難有付諸實現的一天。於是乎,從幻境回歸到現實面的生活,便會開始很愛到處逛店、很愛不時聊店、很想試試開店,可從頭到尾卻一直都沒有自己的店,因為有夢最美,逐夢便碎。

 

有時候想想,其實還挺可悲的,因為某種程度代表著我們對現況不滿,卻又無力改變,對夢想幢憬,卻又不敢實踐。畢竟創業成功的人僅只少數而已,每個人當然都想過著悠閒自在的生活,但在現實環境的考量下卻是困難重重,能跨出去的不是被逼、就是極傻。

 

我一直都記得,文卿在決定創業時曾經對我說過一段話:「創業說穿了就是一股傻勁罷了,什麼詳細規劃、風險評估,那都是留給大企業燒錢用的藉口,一般死中產階級或『貧』民百姓,創業要得只有不怕死而已,想愈多就愈成不了事,擱愈久便愈跨不出去。」

 

事後想想,他可能是對的,人不傻怎麼敢在沒路的時候還依舊往前衝,怎麼能在存款歸零之後靠借貸過生活,所以愈是理智的人就愈不敢創業,因為不傻就不夠勇敢,愈傻命才能愈長。

 

「嘿,不然我們大家一起來合股開店吧,如何!」大刁突然熱血沸騰地蹦出了這樣一句話來,搞得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往後龜縮了一步,一時間更是不知道該回些什麼才好。

 

「我這個主意不錯吧!這樣每個人都可以保有現在的工作,而且也不用一次就拿出一大筆錢來,創業風險更低,成功率不就更高了嗎!」等不到大家的即時回應,大刁只好繼續說了下去。

 

「每個人都繼續上班,那誰來經營啊?而且你決定好要做些什麼了嗎?」

 

「拜託,別把我給算進去喔,我可不想因為這種衝動而失去一群朋友。」

 

「我自己的公司已經做的夠累啦,沒別的心思再創其他副業了。」

 

「我對開店一點興趣都沒有,而且錢都被我老婆給管得死死的,出錢沒有,但需要出力的話,倒是可以義務去幫點忙。」

 

大夥終究是忍不住潑了他一盆冷水。畢竟,人多口雜,手更雜,連要做什麼都沒有概念的情況下,合股不等於像簽賭一樣嘛。幸好我們都沒被熱血給沖昏頭,因為每個人都知道當下的自己並不適合創業,倘若就這麼義氣的承諾了下來,那往後的日子可就不會再像現在一般輕鬆了。

 

許多人以為合資可以降低風險,但其實合夥生意比起獨資創業是更加困難,我雖然不懂創業,可至少還懂這個道理,只不過大夥當真是搞不懂大刁在想些什麼,既然那麼渴望創業,為何不放手大幹一場。假如真不願意承擔風險,那何不乾脆直接放棄夢想。

 

沒事搞個合股方案,根本是在考驗人性嘛,但或許大刁只是中了創業空想症的病毒,這種病毒的共同特點便是:「一旦沒有別人的參與,便永遠無法自己做出決定來。」

 

敢創業的人都很了不起,因為至少他們能把心裡所想的事給徹底落實,不過,願意乖乖待在工作岡位上的人也很不容易,要不然所有人都跑去創業的話,那誰來當員工啊!人生不可能沒有遺憾的,留個夢永遠都不去實現,或許是另一種讓自己保持希望的方法。

 

對於未來,我的想像不多,但疑惑卻不少。明明景氣那麼差,出生率這麼低,可為何房價還是如此地高昂?明明薪水沒多少,福利一直掉,但老闆卻永遠都在嫌工資高!明明股價不斷創新高,企業獲利依舊好,但裁員為何一直都沒少?於是乎,資本家為了提高利潤,努力地想用機器來替代掉人力,因為在那群人的眼裡,機器不怕操、不爭吵、更不會鬧加薪,所以自動化便成了未來世界的必然趨勢,更是資本玩家的終極救贖,至於人力嘛,那群不勝唏噓的勞動力,竟成了所有商品製造環節中最礙眼的成本。

 

科技創新原本是為了用來替代人們付出勞動的,但最終的結果卻可能是取代了人力。然而沒了工作的人們,不也表示就此失去了收入與消費力嗎?倘若未來大量的人力都被替代掉後,那最終機器所生產出來的眾多商品,要由誰來買單消費呢?當供給愈來愈多,有能力消費的人卻愈來愈少時,裁員不就更加嚴重了嗎?假如每個人都升級成管理者,那誰是勞動者呢?這些問題誰來替我解答呀!

 

工作最大的意義,不在賺錢糊口,而在讓生活更有目的,

組織最大的成就,不在盈餘利潤,而在讓員工感到幸福,

機器人對這世界的威脅,不在於主宰或統治,而是在於剝奪,

它所替代掉的不單是份工作,而是隱藏在其後的依靠與感受。

在這個以資本為主的世界裡,利益腐蝕著一切的關係與依存,

倘若你無法從中得利,那就會被淘汰,也因此人們爭先恐後、順勢逐流,

即便疲憊,卻依然堅持不退,不是為了成為贏家,而是不願變成個輸家。

FACEBOOK留言

北川舞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