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LINE好友
  • 免費好康
  • 作家專欄
  • 精選文章
  • 精選書
  • 讀書共和國
  • 台灣角川
  • 圓神書活網
  • 狗屋果樹出版社
  • 秀威出版
  • About HyRead
  • PCHome提貨券使用說明
  • PCHome儲值卡使用說明
  • EricData
  • HyRead Journal

紙飛機的故事生活 申惠豐

夜的奏鳴曲(二)

  • 瀏覽數:539
  • 發表時間:2016-10-17

標籤: 紙飛機的故事生活

11

03

蓋寐本乎陰,神其主也,神安則寐,神不安則不寐。

見不著月光,只有路口佇立著一盞晞微的路燈,這是夜裡從我閣樓上的小窗望出去,所能僅見極為貧乏的風景,C走出我的世界後,我便像夜行動物般,畏光、獨處,不喜攪擾。我喜歡這種孤獨感,絕對寧靜,無聲無息,完整且全無擾動,此時,你會有一種錯覺,以為自己是這個世界裡唯一的生靈。

對著小窗,或許點上一根菸,像一種儀式,慢慢地驅逐那些附身於你的魑魅魍魎,還你靈魂原來的本真,有些救贖,只有在最真實的孤獨下才會降臨,

那些盡是無用之事,與他人無關的自溺。

夜裡,我常會記起一些我以為早已佚失的記憶,一些人,一些事、一些味道、一些情緒的片段。例如我常會想起,小時候跟著爺爺到中央市場內的「軍公教福利中心」購物的片段,福利中心像個大倉庫,只見許多人在那而拆紙箱,那時候還有五毛錢,極輕充滿塑膠感的硬幣,我的第一個塑膠玩具,也是爺爺帶我在附近的小書局買的,一艘可以變形紅色的宇宙戰艦,我還記得獨自一人坐在客廳裡專心地玩,夕陽從門外射入,整個客廳黃澄澄的一片,電視上正播著「葡萄王」某個飲料的廣告,畫面是美式足球比賽。

不知為何,整個氛圍,讓我感到很寂寞,儘管我那時的年齡,應該還不懂得寂寞才是。我也覺得怪,這麼久以來,這個缺乏脈絡,無比細碎的童年片段,一直記憶深刻,是那種閉上眼,就可重返的真實。為什麼?也許就是那個時刻啟蒙了我對「寂寞」的意識。

我始終認為,只有在寂寞的時刻,人才可能返歸真實。那些在日裡必須裝備的強悍,不得不偽裝的柔軟,強顏的歡笑,假意的進取,負重忍辱奢望在這毫不完美的世界中不致滅頂,歡愉是一種罪惡,你可以真誠的自毀,而生活要的是自毀你的真誠,我們以為自己活下來了,其實早已死去而不自知。只有寂寞,不需理智,毫無企求,在純粹的孤寂時刻,可以卸下你一切的裝扮,武裝、盔甲、人皮,裸身如新生之初,用不可告人的欲望、艷麗的幻象,脆弱的希望,恐懼、憤怒與無助的悲鳴,召喚回你不斷離身的靈魂。

偶爾我也會想起C,初認識時,她是個立志要當鋼琴家的短髮女孩,家裡管的極嚴,那時沒有手機,每次找她都得拜託其他女同學幫忙撥電話,就算是女孩,家裡也是問東問西不輕易把電話交給她,為了讓我方便找她,她瞞著家人偷偷申請了一支電話線到她房裡。我們總約在她家附近的7-11見面,大多在晚飯時間,她會藉口買一瓶鮮奶回家,我們則在隱密處兒女情長,五分鐘、十分鐘,短短的,但彷若你生命的全部。

某個夜裡,與一群幽魂好友,騎著摩托車從高雄戰到墾丁,我們在超商買了木炭與啤酒,在海邊的沙灘上升起了營火,夜裡的海,暗的嚇人,我們升起的營火,微弱的像快斷氣的火金姑,海風吹拂,閃閃滅滅,那星空,我想著該如何形容給C聽。我起身,摸黑走到馬路上,找了個電話亭,撥給了C,電話只響了兩三聲,C便接起了電話,聲音半夢半醒。

「有沒有聽到海浪聲?」我問。
「有,隱隱約約。」C聲音轉醒,驚喜地說。
「我在墾丁的海邊,正非常非常想念你。」那思念不假,宛若狂風暴雨。
C沒有回話,一陣沉默後,突然哭了起來。我只是靜靜地聽著,很久很久。
「我現在,也很想你啊!」C抽噎著說,然後又哭了起來。

一陣哨聲響起,急促憤怒,伴隨著一些咒罵聲,我轉頭,發現幽魂們的營火,多出了兩盞光線極亮的燈源,我那些正在拜火的幽魂夥伴們,被巡邏的海巡人員逮個正著。

「還好你正在想我。」C甜甜的啜泣著說。

還好,現在我還能想得起妳。

04

「睏眠債,尚歹還,吃老你就知!」,老醫師嘆斷了氣,就是不懂睡覺對我有什麼難,東告誡西告誡,說我身體的病症不睡好不了,幾年下來,卻越睡越少,老醫師的氣也越嘆越長:「左寸脈細,無力不調,心血不足,神魂失養,邪氣亢盛,症頭越來越嚴重了。」老醫師皺著眉,一邊抓藥一邊碎念  。
柴胡、黃芩、半夏、黨參、茯神、石菖蒲、龍齒、遠志,老醫師熟練的開闔藥櫃,用一種只有他知道的節奏。水煎,每日一劑,安神定志,益氣鎮驚。

看完診,拿完藥,走出診所大門前,老醫師把我喊住,拿了個平安符塞到我手裡,「這個符你放在身邊,乎你收驚,身體我可以幫你調養,心情就要靠家己。」說完老醫師揮揮手,要我慢走。

那個平安符,其實不平安,那天返家的公車上,發生了一場意外,小綠就是在那時闖入我生命中。那是C離開後的第三年。

FACEBOOK留言

申惠豐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