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條款與隱私權政策更新

HyRead服務團隊相當重視您的使用權益與個人資料保護,並於2018年7月更新 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 ,敬請詳閱並點選同意以便繼續使用本服務。
若不同意,將返回至會員登入頁。

  • 加入LINE好友
  • 免費好康
  • 作家專欄
  • 精選文章
  • 精選書
  • 讀書共和國
  • 台灣角川
  • 圓神書活網
  • 狗屋果樹出版社
  • 秀威出版
  • About HyRead
  • PCHome提貨券使用說明
  • PCHome儲值卡使用說明
  • EricData
  • HyRead Journal

北川舞的筆下世界 北川舞

二一邊緣的四十男女:Ch.17 一切都是為了誰

  • 瀏覽數:325
  • 發表時間:2016-08-18

標籤: 北川舞的筆下世界

11

「寞,今天晚上可以到你家去借住一宿嗎?」

「當然可以呀,反正閃亮還在國外出差,不過只有沙發可以睡喔,你OK嗎?」

「行!地板我也照睡。」

星期一的夜晚,藍色憂鬱的蔓延,一間空盪的房子,一個逃家的男人,一場意外的相聚,大刁心事重重的跑過來我家取暖,在電話裡我不想多問,反正兄弟有難,我就照單全收。

「怎啦?禮拜一耶,是被老闆刮了,還是被同事害了,不然怎麼一臉大便的樣子。」

「唉~都不是呀,是我老婆和孩子啦。」

「蛤~,吵架了嗎?」

「是啊,吵得可兇了哩!從星期六吵到今天早上,吵到我實在是受不了了,一定得出來透透氣,不然再這麼待下去的話,人會瘋掉的。」

在我印象裡,大刁是個最疼小孩和老婆的人,他和飯糰不同,飯糰基本上對艾琳娜是逆來順受,像個永遠都斜著一邊的失衡天秤,可大刁和老婆卻屬於相互尊重的那一型。過去,無論走到哪兒,他們倆的手都是牽在一塊兒的,從沒聽她抱怨過老婆,也甚少見著他老婆對人發怒,所以很難想像會有什麼樣的事能讓他氣到要離家出走。

一問之下才知道,過去他們夫妻倆確實很少吵架,可自從四年前生了一個寶貝兒子後,兩人間的口角便開始變多了,尤其是隨著孩子慢慢地長大,這份衝突竟是愈演愈烈,甚至不時到了冷戰的地步。追根究底,不是因為不再相愛,而是由於對孩子教養方式與價值養成的觀點不同,以至於產生了大小不一的摩擦。

過去,兩人對於彼此的生活方式與習慣都能相互包容,而且也懂得適時退讓,畢竟都是成年人了,該有的情緒管理和相處原則多少都能自我調控一下,可孩子卻是不同,這娃兒是夫妻倆費盡千辛萬苦才搞出來的一條人命,既是寶貝,更是心肝。所以兩個人都希望從小就給他最好的,只是何謂「最好」卻是各有見解不同。尤其是對於習慣的養成和教育的方式,來自不同生活背景的夫妻,各有不同的堅持,對於眼前這個小小的希望種子,兩人都想打造出一個屬於自己理想中的超棒小孩,只是棒的定義隨人不同,媽媽在意的,未必是爸爸關心的,父親堅持的,卻可能是母親縱容的。所以彼此看不順眼,聽不進耳的狀況,自然便日久生多。

「你知道嗎,我老婆幫兒子安排了一堆才藝課程,可卻又沒要求他得好好學習,這種觀點我實在是沒辦法接受,雖然說年紀小不用給壓力,但既然錢都已經花了,怎麼就不讓他認真點學呢?為了這每個月的才藝費,我的零用錢都快被扣光了耶,結果上完了課還是什麼都不會,你說氣不氣人啊。」

大刁是個節儉的男人,可絕不是小氣,而是在意錢的用法。對他來說,小孩這個年紀不用什麼都學,只要挑個幾樣好好學不就得了;可在他老婆眼裡,現在學得一切不叫才藝,而是為了培養嗜好與發掘興趣用的,重點在於喜不喜歡,不必然需要學會些什麼,只要能夠快樂就好。兩個人怎麼看都對,可卻偏偏整合不了。

縱然多數時候兩人間的異見都只是輕微的差距罷了,還不至於鬧到針鋒相對,可當那道差距碰觸到的是原則、是底線時,踩著一次可以忍,踏個兩次可以談,三次尚可好好講,超過四次則是不可原諒了。

「我這個人最在意原則了,做錯事當然得要糾正,尤其是同樣的錯,錯了三次還不知悔改,那將來該怎麼辦才好。每次我要管,老婆就不高興,總覺得我大驚小怪,而且我罵了那麼多次也不管用,就是因為孩子他媽總是在背後挺著,所以才會讓那小娃兒不甩自己的老爸。真是夠了,這樣要我怎麼教孩子呀。可憑什麼我教就不對,他媽媽教就全部都對呢?」大刁拼命的搖著頭,這件事給他帶來的困惑和怨嘆可見一般。

「很多事要我不管也行,可既然要按照她的方式去做,那總得把孩子給教好吧。結果哩,兒子不是任性耍賴,就是暴走打人,這種行為要捏著卵蛋硬吞下去怎麼可能!但每次我要出手教訓時,他娘就一臉的不悅,說什麼只能用講的,不能用打的。切…如果講得聽我就不用打了呀,當然就是因為講不聽才需要管教嘛。可只要一出手,我老婆就受不了,說什麼家中的主要教養者只能有一個,我成天在外工作平常沒空陪他,實在不該回來就東管西管的,這樣對孩子不好,更會造成標準的矛盾。媽的哩,她管就可以,我管就不行喔!難不成孩子的爹不是我。」大刁竟然氣到連這種話都能說得出口,只是我左看右瞧,那隻小刁和他都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因此要想不認恐怕也很困難吧。

一旁的我頻頻點頭,照這樣聽起來確實是嫂子不對,只不過我沒當過爸,實在是不懂教養的方法,更不知父母的辛酸,只知專家學者一天到晚都在說不能體罰,所以到底是大刁對,還是嫂子對,我根本無從判斷,也懶得判斷,橫豎乖乖聽講就對了。

「你知道看著孩子都不聽你的話,一做錯事就只會去找媽媽,那種感覺有多差嗎?我大刁的孩子怎麼可以這麼沒有規矩,這麼任性呢。這樣將來出社會後該怎麼辦才好!」

「他才四歲而已不是嗎?離出社會還很遠吧,放輕鬆點啦!」

「什麼才四歲而已,你不知道生活習慣是從小養成的嗎?有些專家還說三歲以前定終身哩,現在他都四歲啦,再不教就來不及了!」

天啊!原來事態竟有這麼嚴重,聽得我都跟著心慌了起來。這到底是時代太進步,還是我太落伍,三歲定終身這種事未免也太快了吧!這個專家到底是從哪裡看出來的,莫非和選小雞一樣,用燈管照屁股嗎?無怪乎我們這群怪叔叔現在會這麼蹩腳了,原來早在三歲的時候就已經決定了未來,所以要怪,也只能怪爹娘囉!切…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專家,沒事要說出這種嚇死人不償命的話來。

「結果搞到後來,我一管小孩,他媽就把他給拉到一旁,明著說是要用她的方法來教,骨子裡不就是完全不認同我嗎!這樣孩子會怎麼看待我這個爸爸呀?難怪我愈來愈管不動他了,搞到後來她們母子倆根本就連成一氣,好像我在這個家變成是多餘的一樣。日子久了,誰會不沮喪呢!在過去,我們夫妻倆是很少吵架的,就算有,也都一會兒就過了,可自從有了東東以後,衝突卻是愈來愈多,有些時候真不曉得生孩子是為了什麼來著。」

依大刁的個性,要他放著不管確實很難,更何況還是自己的兒子,會喪氣也是正常的。只是我尚且無法想像,原來管教理念上的差異,能夠讓兩顆原本相互包容的心瞬時冰凍呀。

在兩個人的世界裡加了一個孩子後,差異真有那麼大嗎?不就是個小小孩咩?怎麼大人會被小屁孩給牽著走呢!難怪文卿一直告誡我:「生孩子這種事絕對得要三思後行,夫妻之中只要有一個人不想,那就千萬別勉強,畢竟這不像是在辦家家酒,也不是玩手機上的寵物遊戲,而是個活生生的小人。他的存在,就像是橫梗在夫妻間的一個小三,有時候是爹的,有時候是娘的,但很難同時是爹娘的。」可想而知,有了孩子後,這個家肯定是要鬧翻天的。

這種比喻法還挺警世的,更讓我這個剛步入婚姻沒多久的人,心有戚戚。雖然我並不排斥孩子,但閃亮還不想要,所以別人的勸戒自然姑且信之,而別人的經驗就當作是在聽故事了。

「寞,你知道嗎?我從來都沒這麼懊惱過,前天我們吵得很兇,東東還在一旁繼續的鬧,於是我忍不住說道:若是再待在這個家裡,我肯定會瘋掉的。結果她竟然叫我出去冷靜一下,就算是要過個夜也行。天啊,這不擺明了在逼我離家出走嗎!老子二話不說,甩了門就走,結果卻不知道該往哪兒去才好,一想到房貸、車貸、學費和生活費,我就又不敢花太多錢,最後只能到小丑叔叔的漢堡店裡呆坐一天,直到深夜才偷偷回去。你知道嗎?那種感覺好孬,又好可悲喔,我竟然會沒地方去耶!」

「住一下汽車旅館或旅社應該也還好吧!」

「是啊,照理說是還好,可一想到只是睡個覺就得花上好幾仟塊,而且還是自己一個人睡,光這麼想便會讓人捨不得掏出錢來,更何況可能還得要睡上好幾個夜晚,到時候帳單一來,又是白花花的萬把塊,不得已只好打消這個念頭了。你說,我這樣是不是很悲哀呀。有時候想想,我努力上班,省吃儉用,這一切到底都是為了誰?明明是為了這個家,可最後卻像是個外人一樣,被她們母子倆給排擠在外,這真是情何以堪啊。幸好,今天一早忽然想到還有你可以靠,天知道當下我心裡是有多麼的開心,簡直就像是在沙漠裡見到了綠洲一樣。兄弟,謝謝你啦!」大刁的手緊緊地握上了我,彷彿我正是他的救命恩人一樣。

聽著他的故事,我突然感到一陣悲戚,更覺得可憐。一想到一個年近四十的大男人,獨自漫步在台北街頭,無處可去卻又有家歸不得,那幅畫面直叫人辛酸不已,霎時激起了我滿腔的憐憫:「兄弟,沒關係的。在閃亮沒回來前,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以後沒地方去的話,撥通電話來便行,我絕對罩你的。」

「寞…,你真夠義氣的…」大刁眼泛淚光的衝上前來抱住了我,此情此景真是令人不勝唏噓,好好一個男人怎會變成這副模樣,實在是太感慨了。

這晚,我們把酒話過往,聊起了年輕時大夥荒唐的景象,那年怪獸為了聯誼卯起來拼命打工,只為了換一台超屌的FZR,結果當天耍帥,慘摔犁田,害得後座的護校女生縫了三針。後來為了籌出那台車的修理費,我們大夥決議每人各出資一部份,換得的代價便是:「只要兄弟們有人需要與異性進行第一次的親密接觸,就可以提出申請做為當天約會的交通工具。」結果直到畢業那天,只有我和文卿從沒用過,其他幾個全都得到了投資回報,尤其是飯糰,簡直是跌破大家的眼鏡,共計申請過五次,而且約的都還是不同的異性,莫非那個年代的女生都喜歡三層肉,油嫩油嫩地比較好入口,是嗎?所以才會沒人愛吃排骨了,對吧?

那時的我,其實是因為忙著打工賺取學費,所以才沒時間約會,而文卿則是由於心有所屬,即便只是暗戀,卻說什麼都不願意背叛花花,因此依舊是守身如玉。不過,就我所知,他其實都是在暗夜裡給了自己的右手,嚴格說來,也算是不忠。

就這樣東扯西扯的,我們灌到了凌晨三點,隔天一早要起床上班的時候,才知道什麼叫做苦不堪言,那顆頭就像是戴了一整夜的安全帽般,又悶又痛,眼珠子彷彿像是被人用手指頭戳過一樣,爆脹難耐。如果可以的話,我還真想要請假,只是今年的特休全都因為結婚而用光了,因此只好拖著疲憊的身軀,騎上那台破舊的光陽,趕著去公司打卡了。當然,大刁也好不到哪兒去,出門前直嚷著他全身的零件都壞掉啦。這次的經驗,再度證明了熬夜拼酒果然還是得安排在週末才適合,因為藍色星期一不能拿來補眠用啊。

那天下完班後,大刁為了感念我的義氣,特地騎車跑去夜市買了一堆小吃回來,有魯味、香腸、臭豆腐、還有鹹酥雞,這種晚餐內容擺明了是想要再喝一攤,敢情是想趁著這次離家出走的空檔,好好地放縱一次。就在我們擺滿餐桌,準備開瓶沉淪的時刻,他的手機卻嘎然響起,大刁下意識地撇了眼螢幕後,躊躇了一下,最後決定不接這通電話。

「誰啊?不接嗎?」

「不太想接,是我老婆打來的啦。她今天也發了好幾個簡訊來,我都沒有回她。」

「要不,接一下嘛,說不定是家裡有什麼急事要找你。」

「我才懶得理她哩,根本沒把我放在眼裡,有事就自己解決啊!」

鈴聲斷掉後,大刁的臉也跟著沉了下來,我聽得出方才這一番話絕不是真心的,其實他心裡可掛念著母子倆,只不過這口怨氣還沒嚥下,所以撐著臉皮也得硬拗到底。未料沒隔一分鐘,他的手機又再度響起,來電號碼依舊是他的老婆琦琦,只見他一臉的猶豫與擔憂,身為麻吉的我,忍不住開口說道:「接吧!真要出了啥事,後悔可就來不及啦。」

只見他心不甘情不願的滑了下螢幕,板起臉來問道:「喂~,什麼事!」

「把拔~~,對不起啦!我們知道錯了,你回來好不好?東東好想你喔。」電話那頭傳來了嫂子哀憐的聲音。

「不是要我出來冷靜一下的嗎!就算過個夜也行啊,不是嗎?」大刁的嘴巴雖然硬挺,可口氣卻是逐步軟化了下來,原本繃著的那張臉也從賭氣變成了不忍。

「別再氣了啦,回來嘛,東東今天下課一到家就急著找你,結果撞到了桌角,頭腫了一個大包,哭了好久,吵著要爸爸。」

「蛤…那要不要緊,怎麼這麼不小心呢!不是說過了好多次,別橫衝直撞的嗎,唉…,你們也真是的,是要氣死我嗎。」聽到了這些話後,大刁的臉上露出了滿滿的不捨與焦慮,可依舊沒打算鬆口。

「把拔,拜託你回來嘛。東東,快過來,跟把拔說說話。」電話那頭,琦琦使出了最致命的殺手?。

「把拔,你趕快回來嘛,我好想你喔。」

「嗯…,那…頭還痛不痛,有沒有流血啊?」

「還痛…可是沒有流血。」

「你…,唉…,好啦好啦!把拔等一下就回去囉,你要聽話喔,知道嗎。」

掛掉電話後,大刁一臉的無奈和抱歉,看了看我的臉,又看了看這一桌的小菜,欲言又止的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做兄弟的當然瞧出了他的心事,於是順水推舟的說道:「回去吧!老婆孩子都在等著你哩,東東不是受了傷嗎?趕緊回去看看吧,這樣心頭也會比較安的啦。」

「寞,對不起了,放你一個人喝酒,實在是不夠意思,兄弟我抱歉了。」

「說這什麼鬼話,兄弟間沒在計較那些東西的,更何況家庭重要,你就趕緊回去吧。」

大刁頻頻點頭、滿是歉意,可腳步卻是一刻也沒停息過,我想這就是所謂的牽腸掛肚吧。縱然再怎麼衝突與爭辯,心之所繫的還是家人的一切,尤其是大刁這種顧家的真男人,無論心裡有多氣、嘴巴有多硬,一旦聽到家人有事,肯定還是會奮不顧身的。

 

人人都以為,愛就得不計代價,就該心無計較;家就得溫暖美好,就該沒有爭吵。可正是因為在乎,所以才有計較,正是想要美好,所以才會爭吵。倘若愛沒了計較,又怎知愛有多少,假如家沒經過爭吵,又怎知家牢不牢靠。這世上有一種愛,一定得吵過了才嚐得出味道,它喜歡躲在婚姻裡,藏在親情中,等你跌進去後,才能體會出它的意義,也才會明白到:「生澀的戀曲,原來不過是種材料,吵過的愛情,才會是熟成的佳餚。」

這就好比一盤沒有臭味的臭豆腐,雖然不臭,但卻失去了該有的味道,又恰如一顆沒有苦味的苦瓜,即便更好入口,但卻絲毫沒有降火的功效。

家,總是會有人,而人,難免會爭吵;一個家,倘若沒了嘻嘻鬧鬧,又何來回憶滿滿呢。

FACEBOOK留言

北川舞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