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LINE好友
  • 免費好康
  • 作家專欄
  • 精選文章
  • 精選書
  • 讀書共和國
  • 台灣角川
  • 圓神書活網
  • 狗屋果樹出版社
  • 秀威出版
  • About HyRead
  • PCHome提貨券使用說明
  • PCHome儲值卡使用說明
  • EricData
  • HyRead Journal

北川舞的筆下世界 北川舞

二一邊緣的四十男女:Ch.14 比較是種毒藥,面子是毒藥中的毒藥

  • 瀏覽數:455
  • 發表時間:2016-07-15

標籤: 北川舞的筆下世界

11

「亮,妳有空嗎?我現在心裡悶得慌,想找妳聊一聊,可以嗎?」

這天我人在韓國,突然接到了蕾蕾的國際電話,顯然她並不知道我人在國外,倘若知道了,鐵定就不會打這通電話,因為她可是克勤克儉的好老婆、體貼溫柔的好媽媽。

一聽到平常開朗的她突然變得如此沒有元氣,肯定情緒一定是跌落到了谷底,不然不會急著想找我聊聊,於是為了替她節省話費,同時給上即時的依靠,我們改用網路電話並搭配微信來進行溝通。

就這樣,我們整整聊了有兩個小時之久,期間雖然因為網路品質不佳而斷斷續續,可卻絲毫沒挫折到蕾蕾談天的興致,不過令我好奇的是,身為兩個孩子的媽,怎麼可能騰得出這麼長的時間來說話哩。原來是她回娘家去了,也因此孩子在外婆的看顧下,能讓她有機會徹底地抒發這些日子來的苦楚。

剛開始我以為又是她婆婆幹了些什麼挫折她的好事,未料這次竟是她老公光光惹出來的煩惱。原來不久之前,光光參加了一場大學同學會,這場聚會算是畢業後十五年來的唯一一次,因此很多人都是攜家帶眷的參加,所以光光當然也不例外,更何況蕾蕾的外貌如此出眾,帶去聚會肯定是面子十足,於是他便興高采烈地帶著老婆前去與會。

過去,蕾蕾常聽丈夫提起大學時期的種種事蹟,籃球校隊、吉他社社長、學會幹部、畢委會委員……,彷彿大學是他人生中最輝煌奪目的一段黃金歲月。一聊起那段日子,她老公的眼睛就會綻放出閃耀的光芒。當然,我們家蕾蕾也是不差,長得白淨漂亮、人見人愛,而且脾氣好、心地善良;想當年,亦是名列學校的十二金釵,尤其是她傻呼呼的個性,更是讓親善指數居高不下。

想當然,這次難得的同學會,光光肯定是超級興奮,畢竟一回想起那段風光的歲月,他整個人就精神了起來,尤其是還能見到久未謀面的老同學,更是令他好生期盼。終於,那天到了,為了這場聚會,蕾蕾還特地上美容院剪了一頭亮麗的髮型,穿上一套優雅的洋裝,而光光則是重新染了那頭略白的短髮,兩個人都希望能夠光彩見人。

剛開始一切確實都很美好,許久不見的同學們各個是噓寒問暖,把酒言歡。尤其是一聊到大學時期的種種行徑與事蹟,同學們就熱絡地開起了玩笑來。舉凡翹課、二一、泡馬子、聯誼、比賽,凡事能挖苦的就挖苦,能吐槽的便吐槽,橫豎那份回憶是特別且令人難忘的。

只是對眷屬來說,很多事都是第一次聽到,以至於無論是妻子、丈夫或孩子,不時都會對著自己的另一半張眼問道:「真的嗎?你們當年有這個樣子啊!真是看不出來耶。」

學生時期的秘密,多數人都從未對家人透露過,特別是有關感情的事,能不提當然就不提,可通常在這種無法意料與掌控的時刻,有些事就會不小心給洩了底。默契不夠的,神經大條的,不懂察言觀色的,甚或是故意來鬧的,最後這些五花八門的爆料,終將成為聚會結束後的衝突引爆點,而這也算是攜家帶眷參加同學會後最慘烈的副作用之一。

至於副作用之二嘛,通常不一定和眷屬有關,但其所引發的效應卻是更加地深遠和傷感,那便是一連串日常生活的對照與比較了。而這種事的起頭,多半是從彼此的工作或職業聊起,有些人會開始交換名片,尤其是金融保險、房屋仲介、商品傳銷……這類行業,因為工作屬性的關係,經常會習慣性地在聚會裡廣結善緣,然卻也因為他們過度的熱情,意外地攪動了那一池「比較」的春水。從行業、職位、收入、車子、房地產、旅遊觀光,一直到老婆身上提的包包和孩子們所念的學校,什麼都可以拿來比,雖然多數人都不太喜歡比較,可縱然避得掉那些刻意的比擬,卻不一定躲得了某些不經意的對照。

「超人,恭喜你升官了,改天到你公司拜訪一下。」

「小杜,剛剛看你開了一台奔馳,又換車了是不是,那台車應該值很多小朋友吧!」

「月月,聽說妳老公的公司要上櫃掛牌了,這下你們可賺翻了。」

當每個人都在問,大夥都在聊,眼下發展好的人,總免不了會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而這些稍有成就的同學,通常都不是當年學校裡的風雲人物,可現在卻似乎完全不同了。想當年那些帥氣的、神采的、漂亮的、鋒頭的、甚至是囂張的,如今在經過了一連串社會的洗禮後,或許有些依然帥氣漂亮,但卻可能鋒頭不再,不過更多的是全都換了一個樣,不是長相變了,就是體型改了,當然自信也就跟著不同了。

同學會中最有趣的地方在於,上半場總是在回顧,目的是要讓久未謀面的老朋友們可以閒話家常,藉由那些記憶中的過往片段,來喚回昔日的革命情感。接著中場休息則是為了填飽肚子,好讓腦袋瓜能夠補充足夠的血糖,以便意識自飄渺的回憶中給拉回到實境來,從而讓每個人可以在下半場面對殘酷的現在進行式。

「光光,你還記得啟民嗎?」

「當然記得啊!」

「說的也是,當年聯誼的時候你們還一起追過蕾蕾的,不過最後當然是你完勝啦,回想那時誰比得過你光光呀。不過,聽說他最近剛回國耶,本來說好今天也要出席的,結果到現在連個人影都還沒瞧見,該不會是不來了吧?據說他們公司是在矽谷做大數據分析的,現在很夯耶,而且他還是CEO喔!厲害吧。」

「喔……這樣啊……那確實很行。」光光回答的神情裡帶了點窘迫,那抹微笑是苦澀中夾雜著無奈,可故事當然沒這麼簡單就落幕的,方才話題裡的男主角「啟民」,通常就會在這種時候現身在餐廳之中。

「靠,才剛聊到你而已,怎麼說人人就到,快過來這兒坐吧,光光和蕾蕾都在這裡呢。」這個死小立,該不會是和啟民事前就串通好的唄,天底下那有這麼湊巧的事!

此等時刻,最怕的就是這種過度熱心的同學,明明有那麼多位子可以挪,為何偏偏要安插到老情敵的對面來呢!況且女主角還正好坐在旁邊,分明是故意來鬧的嘛。

「嘿……光光,好久不見了!哇……蕾蕾,妳依舊是這麼的美麗動人啊。」啟民一到場,那雙眼睛就離不開當年的夢中情人,所以這個座位他是毫不介意地坐了下來。

「這次怎麼會回國啊,預計要待多久?」

「這次可能會待很久,因為我們要在台北建數據中心,所以會設立公司營運,就算不長駐應該也得常跑台北吧。」

光光禮貌性地聊上了幾句,縱然兩人當年沒什麼恩怨,可畢竟曾一起追過身旁的老婆蕾蕾,即便自己從頭到尾都是完勝,但依舊是會把啟民當成半個情敵來看待。只不過就蕾蕾來說,其實從頭到尾眼中都只有光光一個,充其量啟民就只是個光光的同學罷了,即便明白對方的心意,但卻不太合自己的味口,只可惜在光光心裡,卻不見得是這麼想的。

「這樣啊!那以後大家不就可以常常聚會了嗎?光光他們公司聽說也對大數據有興趣呢,不是嗎?」有些人就是愛攪和,不關他的事也硬要沾個邊,當下小立同學似乎決定要黏在這兒不走了。

「那一塊不是我負責的,而且這種案子通常都是高層在決定的,所以我並不是很清楚。」對於小立同學的牽扯,光光只能尷尬地回應了。

「上個月你們集團的董事長有到矽谷來找過我,聊了一下還算蠻愉快的,只是應該沒這麼快就能合作。」啟民說得很輕鬆,但兩人的地位卻是立馬分出了高下。

「吪……這樣啊!」光光的頭上掠過了三隻烏鴉,那張臉更是當場笑不出來了。

這場對話持續了半個多小時,專門來亂的小立問得很愉快,別有用心的啟民說得很精采,可坐立難安的光光卻是聊得超苦悶。一旁的蕾蕾深知老公的心思,更顧念他的觀感,於是聊不到一半便藉機跑了開來,直到快要散會時,才又回到了座位。原本以為這場無形壓力的談話應該能就此落幕,未料在蕾蕾出現後,卻又點燃起新的戰火。

「光,要不要一起去喝杯小酒啊,好久都沒聚了,我請客。」啟民興致沖沖地提議著,一旁的小立隨即敲上邊鼓,吆喝著眾人加入。

「不了,我們還得回家去接小孩呢。」蕾蕾趕緊插話道。

「都十幾年沒見了耶,況且我也難得回國,多聚一會兒嘛,小光。」啟民雖然是對著蕾蕾在說話,但壓力卻是拋給了光光。

「那你們去好了,我先回家囉,不過可別讓我老公喝太多酒喔。」蕾蕾非常識趣的給了老公自由,免得他在一堆男人面前不好做人。

「要我先送妳回家嗎?」說話的同時,啟民從口袋裡掏出了一把車鑰匙,那是一具保時捷造型的遙控器,當事人就這麼不經意地將它晃盪在眾人眼前。

「哇賽……保時捷喔!我也要搭。」小立在一旁興奮地嚷著。

「不用了,我搭捷運就好,台北的大眾運輸十分便利的。」蕾蕾一口回絕了這個提議,畢竟人家是同學會二輪上場,眷屬沒事去湊什麼熱鬧,更何況老公心裡還有那一層顧忌,所以當然是劃清界線才合宜。

就這樣,一群男同學們順勢換了個場合繼續應酬,而光光則是半推半就地和他們一同喝酒去了。

事實上,當下的他,心境是矛盾的,既想和同學們繼續暢談,卻又不願大家在一起時只關注啟民的成就,況且當年的自己是意氣風發地追到了蕾蕾,啟民則是黯然消沉地退出了戰場。而今,兩人間的差異依舊是場對比,只不過這次趾高氣昂的是啟民,悵然若失的卻是自己。

那場酒喝下來後,光光的心裡想必很不是滋味,從學歷、工作、職位、年薪、物質,一直到生活條件,沒有一件比得過當年的手下敗將,一股懊惱和丟臉的感覺充斥著腦海,即便沒人瞧不起他,但自己卻是極度地看不起自己。回到家後,他藉著酒意發了一頓脾氣,並且執意要買台車,一台進口的休旅車,這可把蕾蕾給氣壞了。

「我們現在又不缺車,幹嘛硬是要和人家比,況且那些錢是準備用來買房子的不是嗎?再忍個幾年我們就可以付頭期款了,何苦去買一台用不太到的東西呢?而且買了還得要租車位、繳稅金、花保養,一點都不划算啊!」

「妳不懂啦!台北市的房子這麼貴,存到來房價還不是又高了上去,這樣永遠都會沒完沒了的,還不如先買台車,至少我們出去玩很方便呀,而且多少不會被別人給比下去了嘛!」

「光,別胡鬧了,我們好不容易辛辛苦苦攢了這麼多年,何必因為一場同學會就放棄堅持呢!別人怎麼看是他家的事,幹嘛為了幾十年才碰一次面的人爭什麼面子啊。」

「妳不知道那種感覺有多差,想當年我可是風雲人物,系所之光,結果現在卻是什麼都比不上。為了拚一棟房,還得省吃儉用地看人臉色,連買一台車都得被老婆嘮嘮叨叨,我這不是窩囊嗎。」

「李明光,請你收回剛剛的話!我嫁的不是窩囊,是個負責任的好男人。沒車沒房的又不只你一個,別人光鮮亮麗的背後,你又怎麼知道他幸不幸福呢。」蕾蕾氣到都快哭出來了。

「幸福,當然幸福啊,有車、有房、有錢、還有閒,怎麼會不幸福哩!如果妳老公是啟民,妳現在就不用窩在這個租來的小房子裡了,不是嗎!」

這種蠢事最不該開口,因為那不過是自己想像出來的邪惡,既傷人又踐踏自己。可男人總是喜歡把自己胸中的怨氣和苦悶拿來懲罰自己,但未料其實傷害到的卻是家人。明明是氣自己,偏偏卻波及到旁人;妻子根本沒有嫌棄他,可自個兒硬是覺得對不起老婆,只不過彌補的方式不是道歉,而是用麻痺理智來惹怒女人,感覺上很像孩子在賭氣般的幼稚。

那天晚上,他們倆沒得出任何結論,也沒一絲共識,蕾蕾和孩子鎖在房內,光光則是一個人睡在客廳,一邊在氣頭上,另一邊在醉夢中。隔天兩個人依舊是沒說半句話,原以為酒醒了就會好的,沒想到光光仍然執意要買車,這下可把蕾蕾給氣炸了,因為在她心裡,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窩居是比什麼都還重要的事,所以她便負氣跑回娘家散心去了。

在電話裡我多數只能用聽的,給不了太多的意見,雖然我認同蕾蕾的想法,也贊成她的做法,可卻能理解她老公的心境,畢竟我也是一個愛面子的人,被比下去的感覺當真是很不好受,尤其對象還是當年的情敵。只是有些時候,當差距太遠、條件太高、怎麼比都會輸給人家的話,那或許最好的方式就是放過自己,而不是硬撐下去,因為縱然你從六十分拗到了九十分,可依舊還不是一百分呀。

 

人生終究逃不過比較,不管是人家拿你比,還是你拿人家比,一旦比了就會有人不開心,倘若再把面子加進去,那瘋狂只會變得無止境。所以沒事別和入家比,不然生活便會開始有計較;著了魔的自尊心,彷彿就像是嗑了過量的毒藥,愈比只會愈上癮。打腫的臉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個胖子,充其量就只是個鼻青臉腫的傻子罷了。

FACEBOOK留言

北川舞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