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條款與隱私權政策更新

HyRead服務團隊相當重視您的使用權益與個人資料保護,並於2018年7月更新 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 ,敬請詳閱並點選同意以便繼續使用本服務。
若不同意,將返回至會員登入頁。

  • 加入LINE好友
  • gaze專區
  • 免費好康
  • 作家專欄
  • 精選文章
  • 精選書
  • 新書月報
  • 暢銷書短評
  • 九歌出版社
  • 天下雜誌出版品
  • 圓神書活網
  • 台灣角川
  • 天下文化
  • 晨星
  • 讀書共和國
  • 狗屋果樹出版社
  • 國立空中大學電子教材
  • 秀威出版
  • 新月出版集團
  • Highlights英語讀本
  • PCHome提貨券使用說明
  • PCHome儲值卡使用說明
  • EricData
  • HyRead Journal

北川舞的筆下世界 北川舞

二一邊緣的四十男女:Ch.12 羅曼史的殘影

  • 瀏覽數:446
  • 發表時間:2016-06-16

標籤: 北川舞的筆下世界

11

生活是一連串的日常循環,裡頭的成份是平淡多過於精彩;婚姻是一輩子忠貞的承諾,裡頭的元素是責任多過於幻想。當此二者合而為一時,就像是在不斷重複的尋常之中,加入了令人欲振乏力的無奈包袱,於是一切就開始變得茫茫且然然了。對於身處其中的某些人來說,便會開始懷念起單身時那些寥寥可數的精彩過往,並為了逃脫這令人窒息的反覆平淡,而開始逐步陷入無可自拔的自我幻想。

嚴格說起來,這不是脫離現實,也不是失心瘋狂,只是在責任、義務、無奈與平庸之中,尋找一絲絲熱情的火光,可那絕不是想要玩火,因為多半時刻早已沒有額外的勇氣去承擔。充其量,不過是想看看火光上那環因熱氣所曲折出的幻象。這就好比在一片名為現實的沙漠裡,人會渴望一睹海市蜃樓的虛幻,但卻自始至終沒想過要找出下一座真正的綠洲。因為這麼做是破壞了遊戲規則,會把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婚姻生活給徹底摧毀,雖然確實有些人甘冒這樣的風險,但越界後的人生,最終多半都是悔恨。

「亮,我以為妳是不婚族耶,沒想到竟然會結婚!為什麼?」

提出這問題的人,正是我高中時的死黨,小珍,人稱英英美代子,結婚已經十三年了,孩子也剛升上了國中。現在的她,每天在家不是玩手遊、發社群,便是看看羅曼史的小說。自從結婚之後,她便沒再上過一次班,不少朋友都很羨慕她的生活,因為平常除了家務和孩子外,幾乎就是下午茶、做臉和跳瑜珈。

她的臉書上永遠都只有三件事,孩子、美食和家庭旅遊。說老實話,看久了這類型的發文會讓人誤以為她很幸福,而且或多或少會心生欽羨之情,尤其是當你正在辛苦上班、哈腰鞠躬、淚眼愁眉的時候,那種感觸已經不是忌妒可以形容的了。只可惜,幸福的定義卻常是因人而異,尤其是身在人人羨慕的貴婦光環之中,那耀眼的晶亮多半是令人感到刺眼與不快的閃光。

或許,這一切的美好,只是她刻意堆砌出來的表象,因為對她來說,日常之中沒有工作可談、沒有老闆可罵、更沒有同事可議。所有生活的重心就是那個家,偏偏這個社會又不把家當成是一種偉大的成就,以至於美代子的貴婦生活,空有華麗的外表,卻無實質的滿足,因為家務事、小孩事、夫妻事,沒一件被歸類到成就之上,於是她得不到肯定,找不著位置,最後僅能透過貴婦的消費方式,來讓旁人感覺到自己的存在了。

「沒為什麼,就是時間到了、人對了,自然就結了,不是嗎?」我實在想不出太多美麗的詞彙,好用來形容寂寞和我的戀情。

「也對,不過至少妳做過自己,而且在人生最輝煌的歲月裡有過屬於自己的東西,早知道我也該要晚婚的。」

「幹嘛啊,小珍。妳知道有多少人在羨慕妳的生活嗎!結果當事者竟是如此的灰暗,如果連妳這種等級的貴婦都會感到苦悶的話,那其他人不就完蛋了。」

「妳知道嗎,所有的婚姻都只有在剛開始的時候動人,可一旦過了那為之甚短的歡樂時光後,緊接著而來的,將會是數都數不完的苦悶。即便孩子可以轉移一些生活的重心,但教養卻又是另一場痛苦的開始。」小珍的臉上掛滿了無奈和心傷。

「喔,所以我才沒打算生小孩呀。」

「很好,但可得小心男人用這個當藉口在外頭偷吃。不過,會偷吃的不管妳生幾個也還是會偷吃啦,所以關鍵在於妳過著什麼樣的日子。」如果不是因為她是我高中死黨,而且還很瞭解她個性的話,我大概也會認為這女人真的是人在福中不知福吧。

每次我們碰面時,她總是喜歡聽我講述一些職場上的事,或許對她而言,這可以算是一種另類的神遊。畢竟,家庭主婦窩在家裡久了,會對工作產生一種莫名的恐懼,可卻又渴望能擁有職場上的人際互動與成就,於是便會對自己狹小的社交圈感到失落。小珍不斷地告訴我,現在的生活很空虛,不曉得自己能幹些什麼,就算每天排滿了活動,還是會覺得沒什麼勁,因為人生似乎失去了目標和熱情。

「亮,有些時候我真不知道當初為何要嫁給這樣一個男人,其實他並不是我最想要的,只不過是在那個時候,心覺得累了,人想安定了,而剛好身邊又只剩下一個他,於是就這麼結了婚。多年過去後,我對他的感覺卻是一點一滴的淡掉了。他常加班,更常出差應酬,而我,卻是得一個人待在家裡等他,那種感覺好不平等,也好沮喪喔。可當他真正待在家裡的時候,我們又找不出共通的話題,聊不上幾句。其實我很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愛過他,也懷疑他是否依舊還愛著我,因為生活變得好平淡呀。」

依我的個性,對於這種自尋煩惱的議題實在是覺得無聊至極,可從她的眼神中,看得出這件事困擾她很久了。小珍告訴我,每個星期她都要看一本羅曼史的輕小說,幻想自己是裡面的女主角,而且每天都得要看韓劇,無論是斐勇俊、張根碩、宋承憲、金賢重、李敏浩、金秀賢一直到宋仲基,每一個男生都是她夢中的歐巴,雖然我根本搞不太清楚這幾個人到底是誰,歐巴又是幹什麼用的,但從她的表情裡,猜得出應該都長得爆帥的吧。

雖然我們曾經是那麼的熟悉、那麼地聊得開,可這些年來,我們之間的距離確實是愈來愈遠了。在她的世界裡,充斥著對婚姻生活的無奈與不滿,即便在外人眼中,她過得可是貴婦般的日子,可在她心裡頭,卻似活在一座苦悶的牢籠。由於生活沒有重心,又從老公身上找不出熱情,加上在孩子的世界裡得不到成就,結果就只好用偶像劇、用輕小說、用羅曼史來填滿空虛的自己。

「小珍,雖然妳不缺錢,但可以試著去找一份輕鬆的工作啊。或許這樣能讓自己的生活圈擴大一些,生活也會變得比較有重心呀,不是嗎?」

「妳說得倒輕鬆,首先,我老公就不會同意;再者,孩子三不五時就會有狀況發生,總不能上個班一天到晚都遲到早退吧!況且,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些什麼,誰會想要用一個沒有工作經驗的歐巴桑,我可不想去麥當勞打工,更不想去當洗碗工呀,所以最後還是只能維持現狀而已。」她說的無奈,我聽的無力,橫豎她是對現況不滿卻又不想改變現狀,所以就當我沒說。

我一直在想,到底是什麼樣的境遇,能讓那個當年滿懷自信的女孩,變成了一個什麼都提不起勁的女人,除了幻想,無止盡的幻想之外,基本上她是什麼都不想要做。但問題的癥結到底在哪兒?一個人的轉變除了時間的醞釀外,總得要有某些誘發的因素吧!我想了很久,終於發現到,一切的問題都出在婚姻中的另一半。

小珍的老公,基本上給了她與這個家優渥的生活,但自己卻是逃之夭夭,逃進工作中,跳到應酬裡。在他看來,只要不出軌,只要給足了家用,其它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與他無關。要說他不負責任卻也不是,只要另一半提出要求,他還是可以幫忙帶小孩,可以當司機伴遊,但就是不會主動去承攬。尤其是一點家事都不會做,更不會安排兩人相處的休閒生活,所以只要待在家中,就是各自做各自的事。

「既然這樣,妳怎不乾脆替你們夫妻倆安排一次旅行呢?沒有孩子、沒有閒雜人等,就只有你們兩個,或許這樣能找回一些熱情呀。」

「可我實在放不下孩子,況且一想到只有我們兩個,還要相處那麼長一段時間,自己就會感到害怕,連要聊些什麼都不太清楚了,怎麼玩啊。與其這樣,不如乾脆我們姊妹倆一塊兒去玩吧!」

「蛤……」聽到這裡,基本上我已經無言了,小珍寧可和我出去玩,也不願和她老公獨處,這問題似乎有點大了。

「小珍,妳對這段婚姻感到很失望嗎?還是說妳想換人了呢?」

「拜託……別瞎猜了,我哪來的膽子去胡搞,況且那後果可是我所無法承擔的呀。現在不過是發發牢騷、碎碎念罷了,妳把我想到哪裡去了!」

這不禁令我想起了寂寞的麻吉:「雷公」。

基本上,小珍和雷公對婚姻的感覺是一樣的,而且都極度想要改變現狀,但不同的是,雷公有工作、有社交,所以也有了認識其他異性的機會,可小珍沒有,而這也是許多家庭主婦和她們老公之間最大的差異點。

倘若在婚姻中兩個人都各自有工作、有豐富的社交生活,那或許出軌的就不一定都是男人了。而家庭主婦基本上就是僅止於幻想,只敢私底下說說罷了,她們多數早已經失去了冒險的膽量,因為家佔據了她生活的全部,她們的勇氣可以用在殺價、用在替孩子爭取福利上,但卻無法用在替自己尋一段走私的愛情中。因此即便日子過得再無聊,熱情滅得再徹底,她都不會輕易模糊掉自己的依歸。畢竟對她來說,這個家是她捨棄了輝煌的歲月與自我的肯定所換來的所有,縱使沒人稱讚過這份成就,但也絕不能毀在自己的手中。

有時候我真替家庭主婦感到不值,所以我絕對不當婚姻中的守候者,更不會為了「家」而犧牲掉所有的社交與自我,因為當妳自願捨棄的同時,在這場婚姻中,便自然成為了弱勢者,不是嗎。

這世間沒有重疊的人,有的話,心就不該會有距離了。

這一世總會有需要扛的事,沒的話,人就不算是活著了。

妳說,在那條名為愛情的路上,妳時而求月老,時而問大仙,

不為什麼,只為找到一個懂妳、愛妳、肯依妳的人。

可這世上最懂妳的,是自己,最愛妳的,叫自我;

倘若找來了一個如妳一樣的人,懂了妳,愛了妳,

可卻依然永遠都無法滿足妳。

畢竟,妳做不到的,他幫不了,妳想要的,他永遠都做不到,因為他就是妳。

FACEBOOK留言

北川舞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