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條款與隱私權政策更新

HyRead服務團隊相當重視您的使用權益與個人資料保護,並於2018年7月更新 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 ,敬請詳閱並點選同意以便繼續使用本服務。
若不同意,將返回至會員登入頁。

  • 加入LINE好友
  • gaze預購專區
  • 免費好康
  • 作家專欄
  • 精選文章
  • 精選書
  • 新書月報
  • 暢銷書短評
  • 九歌出版社
  • 天下雜誌出版品
  • 圓神書活網
  • 台灣角川
  • 讀書共和國
  • 狗屋果樹出版社
  • 國立空中大學電子教材
  • 秀威出版
  • 新月出版集團
  • Highlights英語讀本
  • PCHome提貨券使用說明
  • PCHome儲值卡使用說明
  • EricData
  • HyRead Journal

北川舞的筆下世界 北川舞

二一邊緣的四十男女:Ch.10 有一種關係叫「婆媳」,有一種對待叫「偏心」

  • 瀏覽數:509
  • 發表時間:2016-05-05

標籤: 北川舞的筆下世界

11

生孩子是件大事,也是件喜事,對已婚的人來說,它可能是另一種甜蜜,另一輪戰事,抑或是另一場全新的開始。因為在婚姻的世界裡,一加一不等於二,二加一更不等於三,這兩道簡單的數學題,最終得到的卻都是無限值,不合理但卻是既存的事實。

「哇…好可愛喔!是男生還是女生。」

「是女生。寶貝,有好多漂亮的阿姨來看妳囉。」

蕾蕾躺坐在月子中心的高級床墊上,手中還抱著那隻尚未滿月的娃兒,不時興高采烈地逗弄著。這是她的第二胎,也是時隔五年後的再次勇敢,想當初她生第一個孩子時,由於無法順產、大量失血,即便最後是母子均安,但那過程卻是驚滔駭浪。她老公甚至一度以為多了個孩子,會不會失去一個妻子,幸好祖先有保佑,蕾蕾的命從鬼門關前撿了回來。當時,我們一群好友也是這樣圍坐在床邊看著她,只不過那次她很虛弱,我們很憂心,而這次她很開心,我們很放心。

猶記得第一胎在產後幾個星期,我們一夥人便移到了她娘家,探望的是正在坐月子的她。當時對我們這種單身的人來說,實在很難想像坐月子是種什麼樣的感覺,一整個月不能洗頭、吹風、搬重物,每天三餐得照豬養,麻油、雞酒加魚湯,看得真是會令人心驚膽顫,況且幾個星期前她還大量失血過,所以這月子做起來可是得加倍的仔細才行。

為了不造成婆婆的困擾,許多人坐月子都是回到娘家做,畢竟自己的媽媽比較好支使,心情不好時還可以鬧鬧脾氣、耍耍性子,到底是親身的爹娘以至於能百無禁忌。不然,倘若是媳婦在躺床喝湯,婆婆卻在一旁送餐炤忙,那這個怨可能就結得深了。到最後,不僅坐月子的人會心神不安,就連當婆婆的都會給氣到炸翻。所以捨得花錢的人,就會到坐月子中心,避開婆媳間的過招;而勤儉持家的呢,就會回娘家叨擾,留些空間給婆媳轉圜,這些高深的人際技巧,其實都是蕾蕾的媽媽告訴我們的。

「妳還真有勇氣耶!隔了五年還敢生呀。上次那樣不怕嗎?」

「唉…怕歸怕,卻還是不忍心看小峻一個人那麼孤單,況且他一直吵著想要有個伴,生個妹妹陪他玩也好。」蕾蕾臉上的神情很特別,慨然中帶上了點喜悅,喜悅中帶了點神傷;那該是我們都無法體會的一種境界吧。

「我就說老二可憐唄,永遠都是生出來陪老大玩的,天生的使命就是伴遊啦!」妮琪非常不以為然地嚷著,因為她就是老二。

「切…別在孩子面前亂說話,他們可是什麼都聽得懂的。寶貝乖,琪琪阿姨是開玩笑的,妳絕對不是來伴遊的喔。」蕾蕾認真地對著娃兒說道。

「蕾,妳這不是拿命在換嗎?」克拉拉搖了搖頭不解的問道。

「哈哈哈…或許吧?但卻是心甘情願地換。」蕾蕾微瞇的眼眸裡,綻放出一股柔媚的笑容,看了直叫人瞬間融化,這應該就是傳說中偉大的母愛吧。

「來來來…阿姨們要不要抱抱看啊!」蕾蕾捧起了孩子,想是要瞧瞧大夥的反應。

「吪…,我不行。」克拉拉急忙退避三舍,臉上那抹表情活像是見到鬼一樣猙獰,果真是非常直接的一個人。

「亮,妳來。結過婚後,接下來就是生孩子了,所以先見習一下是必要的喔。」蕾蕾乾脆直接點名。

「蛤…,不要啦!我怕不小心會弄哭了她,況且我沒打算要生耶。」我尷尬的婉拒著。

「對!千萬不要生,不然自由的世界就會離妳而去,曼妙的身材更會一去不返。」克拉拉在一旁嚴峻的告誡著。

「喂,別嚇唬她了,生孩子是女人這輩子最值得嘗試的一件事,等妳有了孩子後自然會懂。來,亮,快點過來!」蕾蕾幾乎是用半強迫的方式要我接受,無論我臉上表情有多麼的無奈,她依舊是把寶寶給送到了我面前來。

我戰戰兢兢的輕托起那副柔軟的身軀,心裡七上八下的將貝比給環抱在臂膀之中,臉上的笑容僵硬到都快抽筋了:「呵呵呵~寶寶乖,千萬別哭喔,給阿姨留點面子好不好!」

話才一說完,冷不防地她那小腳便在包巾裡踢了一下,隔著毛毯我竟感受得到她緩緩的蠕動,這觸感好詭異、好柔軟喔,可卻又讓人有種說不出的愉悅藏在心頭。

「妳看,她笑了,這表示孩子是真心的喜歡妳喔!所有的新生兒都嗅得出媽媽的味道,也就是說閃亮應該已經準備好可以當媽媽的角色了。」蕾蕾的口氣裡滿是興奮地情緒,認真中帶上了點篤定,不由分說的便下出了這樣的結論來,嚇得我是進退兩難、尷尬不已。

「嗯…我也這麼覺得。不然老公讓給我,由我替妳生。」妮琪沒事在一旁補上了一槍,當真是沒事來亂的。

說實在話,我很想把孩子送回到蕾蕾的懷中,可她似乎一點都沒打算收回去的意思,因此我只好硬撐在那兒,小心翼翼的摟著,活像是個機器人般僵硬。

「蕾,妳老公怎麼敢花這條錢讓妳來坐月子中心呢?」克拉拉好奇的問著。

「因為我們半年前就搬出他爸媽家了,現在租房子在外面住,所以老人家管不到啦。況且第一胎實在是累壞了我媽,既要顧孩子又得照應我,所以我跟他說,這次一定不能再去麻煩我家人了。」

「妳婆婆還是那麼地偏心嗎?」我忍不住插上了一腳。

「這種事應該改不了的啦。畢竟我老公上頭有個哥哥,底下有個弟弟,地位贏不過長子,寵愛拚不過老么,也只能摸摸頭認清事實了啊。」

「泥看看,泥看看,有沒有,又是一個老二,活生生血淋淋的例證。所以她才會老大、老么都給房給車,可卻依舊沒想要幫幫你們,唉…同樣都是孩子,至少頭期款也替妳們湊個數吧?」妮琪真的是逮到機會申訴了,只不過邊說邊有萬千感慨似的。

「妳在作白日夢啊,錢是她的,又沒人規定一定要給誰,更何況我老公就是不得她歡心,我更是惹她討厭,所以不可能幫的啦。」蕾蕾一口篤定的說著。

「她沒事幹嘛討厭妳,我們幾個就屬妳最乖巧聽話了,倘若連妳也不滿意的話,那見到我們這幾個不就得放狗咬人啦。」克拉拉對這種事很不以為然。

「這種事通常沒來由的,住在婆家的那段期間,不管我怎麼做她都不會滿意,可大嫂弟妹久久回來一次,啥都不用做,卻還是得人疼惜。唉…只能說我們兩個無緣啦!」

「那妳老公怎麼說?」

「他能說什麼,就算說了也不會有用的,況且他應該比我還要難過吧!畢竟我只是被冷落了幾年,可他卻是從小就被偏心到現在,再怎麼無奈,我也比不過他呀。」

愛,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當妳沒得選擇的時候,通常就會專一;可當妳選擇很多的時候,每個人分到的卻又不會一致。總是有人多、有人少,甚至有人一絲都沒有。很多事沒有比較不會有感覺,無論多或少,當對象都只有一個人的時候,恩怨自然就沒那麼多;不過,一旦有了其他比較的對象後,一切則又全然不同了。

對父母來說,每個孩子他都愛,只是愛得多、愛得少不是由給的人去定義的,而是由受的人去比較出來的;可無奈的是,每顆收愛的心,對量的多寡和濃度的稀稠卻又從未一致過。畢竟在一個由親情和愛所構築的象限裡,沒有一個點是平衡的,在那當中沒有公平這件事,也沒有最大公約數這種值。唯一的差別僅在於,單點是沒有參考的相對數,可多點卻是能夠得出各種不同的比較值,以至於超過了二,便容易有分配的問題。

其實所有的愛都有盲點,就連親情也不例外。做父母的可能覺得老大給四分,老二給一分,老么給五分,加起來一共十分,這應該就是完整的愛了。至於原因為何,沒人知道,或許什麼都有可能,況且問得到的答案也都不足以解釋行為背後的原由。因為,可能連他們自己都不曉得心底的愛竟有所偏頗。所以囉,倘若連親生的都會這樣子了,那更何況是姻親來著呢。

媳婦和婆婆通常都存在著先天上的對立關係,有時候多一個媳婦會少一個兒子,有時候添一個媳婦卻能多一個女兒。無論如何,媳婦介入的都是另一個女人的親子世界,原本平衡的家庭關係是不可能不受到影響的。畢竟,所有婆婆可以替孩子做的事,媳婦都能夠取而代之,或許有些婆婆也曾希望媳婦來替代。但有趣的是,多數母親似乎並不想被取代,而且對於自己孩子應當為媽媽做的事,更是會希望媳婦也能共同來承擔,可惜的是,通常媳婦都無法概括去承受。

對於這些枝枝枺枺,婆媳彼此可是從沒好好坐下來聊過分工細則,因為沒人這樣幹的,怕是會被人說成「太現實」,更怕被說成是「計較」;但也因此所有的事情多半都只能用想的、用猜的、用矇的。那些細瑣又煩人的事,猜對了既不會有獎勵,可猜錯了卻會有麻煩。這種關係日久難免會生怨,只是怨深怨少隨人定義罷了。社會化好的人,見了面還會噓寒問暖、笑臉迎人;社會化差的人,卻是能不見就不見,縱然見著了也會當作沒看見。而婆媳相處正是婚姻裡最惱人的問題之一,也是許多夫妻間衝突與分裂的開始。

生性樂觀的蕾蕾看得開,所以笑笑就過,可倘若是我們其他幾個,遇到這種情況應該早就掀桌狂譙了,所以夫妻多半都是配好的,依我的個性大概也只有寂寞可以搭了。想著想著,我懷中的寶寶忽然動來動去,頭更是一直朝著我的胸前側過來,臉上還露出了幾許欲哭還羞的可憐表情,慌得我是趕緊找她娘親求救去:「蕾蕾,寶寶怪怪的,好像快哭了耶!」

「我看看!」她趕緊從我手中接過了娃娃。

「哈哈…沒什麼啦!她只是餓了想找ㄋㄟㄋㄟ吃罷了,方才那是一種尋乳反應,沒事的。」

妳說得可輕鬆啊,我可是肩頸僵硬到都快抽筋了呢。眼前的這位媽媽,絲毫無任何顧忌,拉開胸口便開始餵起了母乳,看得我們幾個是目瞪口呆。

「妳一點都不迴避的嗎?」妮琪的眉頭堆得像座小丘似的。

「拜託,妳們三個都是女人耶,況且將來也都是會當媽的人,有什麼好顧忌的。」

「別把我給算進去,媽這個名詞不會出現在我人生的字典中。更何況這麼做胸部不就變形了嗎!改天要用的話該怎麼辦呢?」克拉拉滿臉驚懼的說著,彷彿趴在蕾蕾胸口的,是一隻恐怖的怪獸。

「變就變,孩子要喝母乳才不容易過敏,而且親哺能帶給她們安全感,這樣寶寶才會安心的長大呀。」

「拉拉,胸器不用遲早也是會變形的,拿來給孩子用不也挺好的嗎!就當是一種練習嘛。」妮琪意有所指地瞪了下克拉拉的深溝。

「去妳的變形,老娘我的胸器從不缺人用,只缺保養。甭小看了她們的角色,多少男人因為她們茶不思飯不想,所以請放尊重點。」拉拉的下巴抬得可高了勒,擺明了是在向琪琪示威。

「夠了沒,兩位阿姨,我們家寶寶才三週大而已,請別玷汙了她幼小的心靈。」蕾蕾滿臉無奈的瞧了我一眼,應該是拿她們倆沒皮條吧。

這一場探視似乎更加堅定了每個人心底不同的立場。在蕾蕾的觀念裡,結了婚就得要生孩子,能當媽媽是一件再美不過的事,所以沒什麼後不後悔的。可對拉拉來說,不婚不生是自由的準則,能夠單身就絕對不要往婚姻的池子裡跳。但就琪琪來看,結婚是渴求而不可遇,生子是八字沒一撇,想當人家媳婦卻遲遲沒人要娶。

至於我呢!婚是結了,可壓根沒打算要有孩子。拉拉在乎的一切並不在我的考量之中,而蕾蕾遊說的那些,尚且無法打動我的選擇。只是當下我的眼神,卻一直停留在那張吮乳的小臉之上,暖暖的,甜甜的,就好像爬山的時候迎面吹來了一陣微風般舒暢,我沒動搖,只是真的還不想。

 

兩個人的世界就是一場拔河,可裡頭拔的不是輸贏,不是死活,而是一段段進退兩難、愛怨糾結的生活細索。每一次拉扯,都是繃緊著關係,每一步進逼,其實都意味著退後;倘若這場拔河加入了後援的親友,那原本一收一放的交流,最終會演變成是在結仇。或許那條由婚姻串起的繩索,本來就不是拿來當作拔河,而是要用來一同跳索;一人掐著一頭,協力合作跳過,跳過那一次次的困難、一次次的轉折。

FACEBOOK留言

北川舞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