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入LINE好友
  • 作家專欄
  • 精選文章
  • 精選書
  • 免費好康
  • 秀威出版
  • 宏碩、行遍天下
  • 讀書共和國
  • 博愛有理,輕小說專區
  • About HyRead
  • PCHome提貨券使用說明
  • PCHome儲值卡使用說明
  • EricData
  • HyRead Journal

紙飛機的故事生活 申惠豐

迷惘,是我們說出口也不會有人同情的辛酸

  • 瀏覽數:1014
  • 發表時間:2016-05-01

標籤: 紙飛機的故事生活

11

打了通電話給L,其實沒甚麼要緊事,只是在歸家的途中,突然想起她。

研究所畢業後,我們幾個好朋友各奔前程,L往台北找發展,我則台中台南半工半讀。

幾年過去了,大家也好久未見,在這些時日中,幾個朋友從台北敗下陣來,返轉台中,不再堅持什麼,像被馴服的野獸,默默地找個地方待著,學著安分守己。

偶爾見面,大家都有默契不談現況,那些盡是狗屁倒灶的鳥事,說了掃興。

 

L是隱藏人物,儘管家在台中,但人都窩在台北那間與人合租的小公寓中,這些年幾乎不曾返還。

偶而來電,大部分是求援,只是天曉得,我們個個都是泥菩薩,誰都救不了誰。

 

電話那頭,L像念經似的不停不停的抱怨。

這些年與她通話的內容幾乎相同,那些生活的困境一直糾纏著她,為了換一餐飯,為了繳房租,她上餐廳端盤子,到路邊發傳單,一直投履歷,一直被騙,一直被開除。

她一直困惑著這無盡輪迴的不順遂,原因在哪裡?

 

夜半,L傳了通簡訊給我,說她又被開除了,「每個月找到新工作,不到半個月工作就不見了,你在電話裡說吃飽最重要,我也沒有甚麼高尚的理想,我也想努力的生活,但這個世界卻讓我很無言。」

我無力回應這個問題了,只回了一句:「請繼續努力的試著活下去吧!」

 

不知為何,我覺得我們都活在一個羞於啟齒自我理想的年代。

「你還會說你想當一個詩人嗎?」很久以前,我在電話裡問L,因為她說要我幫她的詩集寫序。

L沒有回答,沉默以對。我知道她不會回答,說放棄對她太殘忍,但現實讓她無可為之。

 

時間回到十多年前,那時我們都還是熱血的文藝青年,每週二在學校附近的小茶館開著讀書會,不知天高地厚的認為我們將來一定能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

「哪來的自信呢?」在一次夜飲中,我們幾個幽魂彼此吐槽。

「認真就輸了!」L在電話裡冷冷的說。

這些話,真令人心酸,當時我們誰都無比認真啊!

失敗了嗎?究竟是我們不夠努力,還是這現實辜負了我們曾經的那些努力。

 

我們都妥協了,也許沒那一份幸運,也許缺了那股不顧一切的勇氣。逃離了理想的折磨,投入了另一種折磨,「不堅持比較容易得到安息」,P這麼說。苦悶的是,我們都已經不年輕了,也該做些符合社會期待的事了,比如說上班、下班、加班、多賺點錢、可以的話,結婚、生個孩子,然後上班、下班、再加更多的班,花更多的時間煩惱自己的債務為何越來越高,花更多的時間抱怨年輕時做的種種選擇......。

 

啊!原來這就是所謂的遺憾!

 

現實比我們所定義的更複雜,我們在其中迷路,試圖在紛繁的眾多訊息中尋找出口,只是那些嘈嘈鬧鬧的聲音,引你走去的都是別人的路,最終,你還得回過頭去,尋覓當初走岔的那個路口,通常我們都動彈不得,該往回走,還是將錯就錯?

 

迷惘,是我們這一代人說出口也不會有人同情的辛酸。

 

叨叨絮絮,就一直這麼叨叨絮絮,說著自己的理想,彷彿世界到了某一天,就會重新開始。

FACEBOOK留言

申惠豐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