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條款與隱私權政策更新

HyRead服務團隊相當重視您的使用權益與個人資料保護,並於2018年7月更新 服務條款隱私權政策 ,敬請詳閱並點選同意以便繼續使用本服務。
若不同意,將返回至會員登入頁。

  • 加入LINE好友
  • 免費好康
  • 作家專欄
  • 精選文章
  • 精選書
  • 新書月報
  • 暢銷書短評
  • 台灣角川
  • 讀書共和國
  • 圓神書活網
  • 狗屋果樹出版社
  • 國立空中大學電子教材
  • 秀威出版
  • About HyRead
  • PCHome提貨券使用說明
  • PCHome儲值卡使用說明
  • EricData
  • HyRead Journal

北川舞的筆下世界 北川舞

二一邊緣的四十男女:Ch.09 殺手的輓歌

  • 瀏覽數:443
  • 發表時間:2016-04-22

標籤: 北川舞的筆下世界

11

友誼是種很奇妙的東西,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緣份就這麼毫無來由的展開了!

多年前,在職場上遇到了一位協力廠商,熟識的人都習慣稱他為殺手,不是由於他凶神惡煞,而是因為他把妹的功力高段一流。說老實話,他長得並不是特別地帥,但整體感覺卻還算蠻有型的,不過外在因素並不是重點,他之所以能夠成為把妹高手,關鍵全在那異於常人的個性和舌燦蓮花的口才。

倘若你是男生,和他在一起時,總能聽到一籮筐新鮮刺激的趣聞,而且多半都圍繞著女人和性事在打轉,尤其每則故事的主角通常都是他自己,以至於聽起來很有一種特別的臨場感,加上他那誇張的言語和滑稽的肢體動作,簡直就像是在看舞台劇般扣人心弦。

而假如你是個女人,和他在一起時,則永遠都能聽到許多風趣的言談和狂亂的讚美,即便是再平凡的女性,他都可以從妳身上找出一籮筐的優點來,讓妳覺得自己有多麼的獨特,無怪乎女人一旦和他聊上天後,十之八九都會喜歡他。

基本上,他從不來硬的,也不喜歡用強的,因為光靠他那張嘴就足以把死的給說成是活的,所以多半時刻只要是他想搭訕的,總是能一舉成功,輕則拿到電話、e-mail,重則可以擊出滿場的全壘打。當然他有一套篩選目標的特定標準,一則是因為個人喜好,二則是避免踢到鐵板。

身為一位超級業務員,他的處事是既圓滑又舌燦蓮花,廣結善緣的個性總能給人一抹親切的感覺,不管是對客戶還是對獵物,他向來都是主動出擊,一旦鎖定目標後便會馬上行動。就這點來看,其實他還挺具備成功的要件,只可惜續航力不太夠,人來瘋後往往就會流失熱忱,彷彿三分鐘熱度一過,便得再去尋找下一個刺激的目標,好重新燃起那即將熄滅的火苗。

基本上,這種人是屬於典型的開創性格,可以衝鋒陷陣去打天下,但卻無法固守後方提供支援。或許,殺手之所以會如此嗜「性」,是因為需要不斷地保持那股衝勁,好讓自己能夠活得熱血、活得年輕。

說老實話,我從沒想過會和一個性生活如此活躍,且多樣化的人結為朋友,因為那似乎和自己的人生觀有著一定的岔口,但殺手好像就是有那麼點不同。尤其是三杯黃湯下肚後,每個人他都可以稱兄道弟,即便才剛聊沒幾句話而已,可你卻會覺得兩人互動起來,彷彿像是認識了一輩子那麼久,而這就是他厲害的地方。

在他的故事中,從來都不會感受到性別上的鄙視,或行為上的炫耀,每一場遭遇都像是一次綺麗刺激的冒險,連買春嫖妓都有著不同於常識的曲折風趣,當真是奇人一個,也因此我超喜歡聽他說話的,因為手舞足蹈又誇張有趣。

「寂寞,快!我現在需要一個可以真心談天的朋友,沒有胡言亂語或諂媚逢迎,只有真心誠意,所以就是你了,速到。」

這天,我才剛到家就又被他給Call了出去,這位老兄剛從深圳回來而已,一踏出關口便捎來了電話,於是我們約好在東區的一家庭園酒吧裡碰了頭。

「怎麼啦?不是回來休假的嗎?幹嘛一臉大便的樣子。」

「靠,我正遭逢此生中最大的危機,怎麼會有心情度假呢!」

「工作出了問題嗎?」

「切…我超級業務員耶,那點工作我根本不放在眼裡好嗎!」

「那…該不會是你中標了吧?」

「哇…操,烏鴉嘴,我每次都很小心的,不可能會中的啦!靠,你就不能猜點有意義和深度的事情嗎?莫非我在你眼裡就這麼點價值而已嗎?」

說老實話,我覺得自己猜得非常有意義啊,像他這種浪人,最大的風險莫過於是得病吧。

「你知道嗎?昨天晚上,我在夜店裡搭上了個妹,一切就如往常般美好,我們喝了不少酒、聊了許多事,最後在五星酒店裡促進了娛樂業的經濟發展,實踐了兩性間友好深入的互動行為。」

這是殺手典型的開場白,一種像是包裹著層層糖衣的遊歷分享,每一個字都不會低俗,每一段描述都帶著淡淡的美感,但卻能很清楚地知道那代表著什麼意思。對於一夜風流這種事,他向來都是帶到酒店去解決的,決不可能將戰場拉回到自己的住處去,因為凡事都得設下一道防火牆。

「她是學藝術的,今年剛升大二,全身上下散發著一股獨特的氣質,一見到她,我就知道我們將在柔軟的床墊上揮灑出野獸派的狂放,用肢體的互動來實踐藝術的交流,然後再不斷地以抽…象派的概念,建構一次又一次的激情吶喊。」說這話時,他眼神裡閃動著一抹讚嘆的餘光,尤其是那個抽字。

「那…這樣不是很好嗎?」對於他的闡述,我實在是佩服的五體投地,明明就是辦事,怎能形容的如此華麗且耀眼呢!

「是啊,本來一切確實都很美好,雪白的畫布也即將渲染出一道道絢麗的油彩,可就在這激情關鍵的當下,她竟脫口而出一句要人命的話來,害我那堅挺的畫筆瞬時就這麼軟了下來。」殺手說這句話的時候,那表情活像是弟弟被人給踹了一腳般難受。

「什麼話呀?這麼厲害!」

「大叔,你好強!」

「靠…你開我玩笑啊!這算是哪門子的另類炫耀,她這不是在誇讚你嗎?」我心想殺手也未免太過機車了點,該不會又要趁機吹噓一番自己的能力有多棒吧。

「寂寞…,你真的不懂嗎?我根本就炫耀不起來,那整句話的重點不在「好強」,而是在開頭的稱謂。」

「蛤…?」

「靠,大叔,她叫我大叔耶!」

「不然呢?」拜託,這有什麼好驚訝的,一個四十歲的男人被稱作大叔是有什麼好說嘴的,更何況對方還是個二十來歲的小妮子,不叫你大叔要叫什麼。

「寞!我怎麼可能是大叔,看清楚,我這麼帥、這麼有型、這麼年輕,再怎麼說也應該被稱呼一聲哥哥,或者?仔吧!大叔?有沒有搞錯啊!現在的年輕人一點禮貌都不懂嗎?不是年紀比她大的都是叔字輩吧?」

我一臉茫然的看著他,實在是有點抓不到這話裡的含義,對我來說,當大叔沒有不好啊。

「你不了,真的不了?這就像是從瓊瑤片裡的男主角,瞬間墜落成AV片中的癡漢一樣,整個層次和美感都不見了。況且我怎麼可能是大叔,我每個禮拜上健身房,每兩天做一次臉,每個月添購兩套名牌潮服,再怎麼說都不可能會是大叔呀!對不對?」殺手一臉吃驚且無力的望向我。

這次我終於懂了,而且是恍然大悟的那種懂。原來殺手不能接受的是自己當下的身份,不能允許的是別人把他的層次拉到了中年這個等級來,因為他打從心底就不願接受這件事實,可這種事有必要如此嚴重地看待嗎?自己覺得年輕不就好了,何苦在意別人的眼光和說法呢?

但,答案並不是這樣的。至少對殺手而言,不是這麼回事。

他把自己刻意停留在年輕的階段,好恣意享受縱情的美果,而為了散發出青春的氣息,他持續的鍛鍊、用心的裝扮、盡情的玩樂,好讓自己與現實逐步脫節,所以「老」這件事不該發生在他的身上。對於中年,他極力的抗拒,打從心底不認同那個族群,即使身份證上的出生年月日,清楚的記載著這個事實,但他就是視而不見。

前些日子他為了掩飾M字禿,換了三家理髮店、五個設計師,更為著手臂上長出兩塊微小的老人斑而去進行全身美白,在我看來,那不過是兩顆小小的蒼蠅屎罷了,何苦大費周章哩。即便如此,可有些改變卻是不容易挽回的,例如老花眼,針對這個惱人的問題,他本想要去做晶體植入手術的,但礙於年輕時動過了近視雷射矯正,因此這回只得憤然作罷了!不過,他當然沒這麼容易就輕言放棄,舉凡葉黃素、穴道按摩,無一不試。

在我看來,「老」似乎正是他的死穴,但誰又逃得過老呢?

離開了學校,轉進職場後,時間彷彿就像是雲霄飛車般呼嘯而過,不知不覺的就這麼把人往四十的那道刻度給推了過去,都還來不及體驗完所謂的成家立業、五子登科,四十便這麼無情地橫在了前頭。

因此,來不及反應是正常的,不願意接受是自然的,只是殺手的抗拒未免也太過激烈了點,才叫了聲大叔而已就不行了嗎?雖然我很想追問後來他到底有沒有把事情給辦完,但見他怒氣中燒的模樣也只好作罷。

才剛要面對四十而已,他就已經是這副模樣,那跨過四十之後,他該要怎麼辦才好啊?這種問題對超級業務員來說,應該不會是阻礙,最後他總是可以編出一套很美的說詞。畢竟,再怎麼無法接受,終究還是得去承受。我猜想,屆時他應該會把四十雕塑成是黃金單身漢,讓年齡成為那張閱人無數證書上迷人的鋼印吧。

FACEBOOK留言

北川舞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