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這樣那樣又變好玩了。
好無聊啊,好無聊,咦,這樣那樣又變好玩了。這樣坐著好無聊,那如果坐著在地上滾來滾去呢?哈哈哈哈,好好笑,但只有好玩一下下。公園的沙地好無聊,如果沙地上有魔幻城堡,一定好好玩。我今天來偷穿爸爸的褲子,明天把襪子套在手上變手套!每天都有一點點不一樣。 對忙碌的大人而言,無聊是一種奢求;對孩子而言,卻是日常,他們會怎麼化無聊為有趣呢?大人或許也該學學!
電子書 NT$ 210
紙本書NT$300
尋找母樹:樹聯網的祕密
在宮崎駿的動畫世界裡,森林永遠是一處充滿靈氣的地方,或在電影《阿凡達》中,更有靈魂之樹的存在。樹木保有智慧,有其交流的祕密管道,具備傳承的力量,這些乍聽無稽的說法,卻被證明為真,也是為何我們總在森林中感受到生命和靈氣的原因。 這些智慧、交流以及傳達的力量,都以母樹為樞紐而開展。而到底這一切又是如何進行的?身為伐木家族的後代、身為科學家的作者,將帶我們走進這迷人又神祕的世界。
冰島犯罪小說國際暢銷奇蹟
發生在冰雪世界中的疑案,為這寒冷地帶平添一股淒涼。而被迫提早退休的女員警,卻在調查案件的過程中,逐漸召喚回自身的創傷。
隧道盡頭出現的亮光,是希望的顯現還是絕望?
兀自站在地鐵站的月台上,靜靜觀看人來人往;一陣隧道風,帶來一列又一列的人,有人上車,有人下車;非尖峰時段,月台上的人稀稀落落,各有各的情緒;接聽手機、嬰兒推車卡著盲人專用道、背包拉鍊未拉上,各有各的狀況??你想像月台便是人生舞台,而中年人所站著的月台上,有新有舊,你是這些新人和舊人不要的人。月台上的人如此冷漠,有種既視感,一如你這無意義的人在人世間所遇到的一切。於是,你蹤身一跳,驚起一陣波瀾——在你死去以後。
安西啊,你爬山是為了什麼?
爬山是為了什麼?為名望、權力而不停往上爬;為釋放心中積鬱而往上爬;或者不為什麼,只想往上爬到一處無人之境,安然地享受內心的寧靜?身為記者的悠木,在職場上,搶得頭條或許便是巔峰,但這是他一心的期待嗎?而當這一天到來——日航123客機墜毀在御巢鷹山——登山好友安西卻在約好一起攀登衝立岩的前一天倒臥街頭,向來看似獨善其身的悠木,從中又能有何感悟? 「安西啊,你爬山是為了什麼?」 「為了下山啊。」
原諒、和解,該怎麼說放就放
梅芙及丹尼兩姊弟在被趕出荷蘭大宅後,自此相依為命。及至長大成人,仍不時開車重返大宅前,一起回憶在此生活的點滴。荷蘭大宅,一處童話般的場景設定,卻是風暴的起點,是恨意發芽之處。兩人怎麼就是無法拋下過去,寧願噩夢?繞心頭? 而外人所不知的是,不停地回憶往事,於他們而言,絕非坐困愁城,而是為了繼續恨著,繼續恨著,才能感到到自己仍活著。原諒、和解,該怎麼說放就放?
剝開生活光鮮的表象,彰顯內裡實際的色彩
閱讀莎娣‧史密斯總有令人耳目一新的感覺,除了她擅長剝開生活光鮮的表象,彰顯內裡實際的顏色之外,語言表現讀來更像是經歷一段離奇的書寫旅程。 我們可能會在她的作品中,看到莎士比亞,看到維吉妮亞.吳爾芙,或是聽到樂團、歌手的吟唱。將這些寫作風格或歌曲,融入角色的生活中,交會出讀者真實生活的意象:多元、墮落、沉淪、再起、求生。從中,人們或許得以尋得自己的方向,朝某處前去。
推理迷不容錯過的瑞蒙.錢德勒
自廉價雜誌的連載中出道,瑞蒙.錢德勒擄獲眾多世界文學家的喜愛,包括人們所熟知的村上春樹,他甚至親自執筆為《漫長的告別》翻譯。 而在其有限的作品中,「菲力普.馬羅」探長系列最為人所知,他如同海明威筆下的硬漢,再怎麼艱困的環境,也要挺下去、不退縮。而當具有這般人格的人遇見人性中柔軟的那一面時,其所撞擊而出的火花,或許是錢德勒的作品令人手不釋卷的原因。如此冷硬,卻又如此軟弱,推理迷,不容錯過。
我們所知的死亡將不復存在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孟若曾在她的一篇短篇中提到,「我們所知的死亡將不復存在。」若以此形容薩豐的作品最是貼切。2020年6月,薩豐離世,在文學界及讀者之間引起驚濤般的追悼。作者已遠,然而,他所留下的文字將成為不朽,在薩豐的作品裡,人們難以定義死亡。 2006年,《風之影》首度呈現在台灣讀者面前,亦在書市吹起一陣薩豐旋風。只是時過境遷,或許你已對「遺忘書之墓」系列小說不再執迷,薩豐《氤氳之城》將帶你回到最初的感動,再次回到閱讀一部好看小說的快樂。
滅絕、催化出人性本惡的事,其實一再重演
看這本書,會不自覺想起大航海時代的種種。歐洲人抵達非洲、美洲、亞洲等原始部落,展開了文明催毀大地的這段歷史,連帶著,疾病也逐漸蔓延。其中的關鍵字無非是文明,以及為了追尋。    在《林中祕族》中,佩利納醫生也是為了追尋,來到一處祕境,並發現一種長生不老的祕密,他帶回文明世界後,引發各大藥廠前往這處祕境,也帶來了滅絕。當然還有更多數不清的文明和部落文化的衝突事件以及爭議。    透過這本由真實事件改編的小說,只想提問:人類何時才能停止不斷膨脹的野心,還有殺戮?
還沒安裝 HyRead 3 嗎?馬上免費安裝~
QR Code